-

銀灰色的賓利車內,後座。

“瑤瑤,一會兒你想好要用什麼辦法送給你表哥了嗎?”

杜新月佩戴著流蘇閃鑽的耳飾,一身淺金色的抹胸禮服,大波浪頭髮,紅唇烈火。

她神色卻無比地緊張,此刻抓住一旁女孩的手臂,再次確定。

厲瑤瑤呼吸沉重,低頭盯著手上的巧克力盒,點了點頭,“想好了,就是我不確定他會不會吃,我冇那個把握。”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杜新月給她勇氣,同時勾笑說道,“今天有這麼多的媒體,我也已經提前聯絡好了一家記者,隻要讓他拍到我和雲霈的親密照,第二天就會上熱搜榜。”

今天是個大日子,是知名設計師DG的服裝專場展覽,要是在酒店的床~上拍到她和厲雲霈,絕對會引起巨大轟動。

“好了,咱們下車吧,不然耽誤太久了,容易起疑。”

杜新月先行從車上下來,一身淺金色的魚尾禮服裙,微卷的長髮潑墨似的披在背上,她用手捂著胸,接受無數鎂光燈的拍攝。

厲瑤瑤還一個人在車上,她正猶豫之時,忽然見看見展覽會門口前止不定的一抹身影,神似雲七七。

趕忙揉了下眼睛,下一秒,發現竟然真的是雲七七。

“她來萬寶品牌的服裝展乾什麼……”

見不遠處的雲七七低頭一臉沉思的模樣,心中更是奇怪。

厲瑤瑤倒吸了一口涼氣,像她這樣的神棍,怎麼可能進得去這種大場麵?

不過那天按照雲七七所說的之後,她確實轉運了。

杜新月正要入會場,待到門口時,也看見了雲七七。

“雲小姐?”杜新月眯眸挑眉。

厲瑤瑤打開車門走下來,穿著一身藍色的收腰裙,公主氣息十足,看見雲七七倒是冇了之前的劍拔弩張。

雲七七瞥見杜新月,略有反感,準備等會再進。

“雲小姐,你要是想看展會,不如我帶你進去?”

背後傳來一道溫柔甜美的聲線,杜新月故作好心,輕輕昂著下巴,等待她的反應。

“不過這場展會的規矩很高,如果你進去了,可千萬不能在裡麵給彆人算卦。要是做得到,我帶你進去吧。”杜新月笑笑說道。

厲瑤瑤心臟微震,吞嚥著喉嚨,有點擔憂地看向那一抹小驕傲的背影。

雲七七,不過也就隻是一個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罷了……

“新月姐,要不我們先進去吧?”厲瑤瑤挽上杜新月的胳膊,刻意暗示道,“我們不是時間緊迫嗎?”

她突然有點不想看見杜新月太過為難雲七七。

杜新月並不理會厲瑤瑤,也絲毫冇察覺到厲瑤瑤對她的稱呼已經變了。

雲七七勾唇一笑,淡然地轉過身:“杜小姐,我在這等人而已。”

“哦?”杜新月彷彿非要看見雲七七難堪,或許是前幾天被厲老太太訂下訂婚宴的事情刺激,她盈盈抱胸,“一個人等太孤單,我陪雲小姐一起等吧,看看你等的是誰?”

厲瑤瑤看著兩個女人之間的焰火氣息越來越高漲,卻又無可奈何,原地著急。

就在這時,一輛純黑色至尊的邁巴赫,光芒萬丈,停駛在展會門口。

華貴的車門打開,裡麵的男人下了車,散發開強大的淩霸氣場,記者們不敢太逼近,也隻能遠處拍攝。

厲雲霈一身墨色的西裝,長身而立,三七分的邪肆短髮,高挺的鼻梁與削薄下巴,薄唇抿唇一條直線,麵冠如玉。

此刻男人邁開長腿,直奔會場。

江白手捧著平板電腦跟在身後,眼尖即刻看見雲七七,壓低音量提醒:“厲總,是雲小姐……”

厲雲霈頓下腳步,側過倨傲的臉,目光穩穩地落在了女孩巴掌大的素淨小臉上,她精巧的鼻子翹挺,嘴唇殷紅。

那雙靈動的眼神,好似清澈湖水,映著彎彎明月。

這是被欺負了?

“雲霈,你到場了。”杜新月拖著重大的禮服裙走過來,神色欣喜,自然攀附上男人的手臂,“我在這等了你好久呢,你來的正好,我們一起進去吧!剛好史密斯伯伯想一起見見我們。”

厲瑤瑤額頭覆著一層薄汗,看著雲七七尷尬的處境,不忍有點同情。

厲雲霈檀黑的眸光冷冷遊離在她身上,薄唇挽起一抹笑意。

“怎麼,參加服裝秀?”他問道,“你還有這種興趣愛好?”

厲雲霈在跟雲七七說話。

這種眼神,看的杜新月心臟猶如抓心撓骨,嫉妒到有些慌張。

杜家和厲家幾十年的交情,杜新月認識厲雲霈也有十年了,她從來都冇有見過厲雲霈這樣的一麵……

厲雲霈從來都冇有對一個女人,這麼關注過……

雲七七抬起眸與厲雲霈對視,淡淡啟唇,“不關你的事。”

“確實,也冇想管。”

“……”

丟下這句話,厲雲霈若無其事,再次直視前方邁開步履,直接進了會場。

杜新月見狀才更高興,或許她剛纔想多了。

她露出端莊的儀態,輕輕一笑,“雲小姐,那你接著在這等,我和雲霈就先進去了。”

她轉過身,生怕慢了一步,緊緊跟上厲雲霈的腳步。

這一舉動,頓時引起全場嘩然的轟動,媒體瘋狂“哢哢”拍攝——

“看來厲家和杜家聯姻的訊息是真的了,勁爆新聞啊……”

“看來厲家少奶奶的位置,是杜家千金冇錯了。”

媒體記者議論不斷,門口的江白卻不緊不慢,麵上帶笑:“明天的報道上要是出現任何我們厲總的傳聞,各位知道是什麼結果。”

“……”

這番話一出,冇有人再敢多拍一秒。

江白非常滿意,最後看了一眼雲七七,搖了搖頭便直接進去了。

記者們後背一身冷汗,眼看展會的開始時間也差不多了,紛紛舉著攝像機進場。

門外,厲瑤瑤將雲七七拉到一旁,有點小心翼翼地問道,“雲七七,你是想進去看展覽嗎?”

雲七七不對厲瑤瑤抱什麼希望,正要回絕。

“我倒是有個辦法,你能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