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乖巧點頭:“是,我都聽奶奶的。”

不讓他外麵叫,他私底下叫……私底下不讓他叫,他心裡偷偷叫!

葉燃和厲瑤瑤也下了樓,江白從外麵趕來,他們也即將出席這場郵輪盛宴。

厲瑤瑤害怕到了郵輪上會暈船,提前吃紅豆餅壓壓肚子,嘴裡含含糊糊地道:“嫂子,你今天真漂亮!等會肯定會驚豔全場的!”

“小吃貨。”雲七七寵溺地點了點她的鼻尖,露出笑顏。

厲老太太又吩咐管家蘇德:“蘇管家,去將我那套祖母綠寶石首飾拿下來。”

雲七七膚如雪凝,祖母綠的寶石項鍊戴在天鵝脖頸上,更為奕奕動人,猶如上世紀宮廷的公主。

厲老太太心滿意足:“這是我厲家祖傳下來的,戴上冇人敢小覷你,你們去吧。”

海風瀰漫。

巨型的“公主號”郵輪,在蔚藍的海麵上前駛,尖尖的船頭龐大又壯觀,翻湧白色的泡沫。

厲雲霈陪著雲七七站在輪船的最頂端,欣賞了會海景。

“你現在還怕嗎?”雲七七想問問他真實再度看見的感受,有她在身邊,他會不會少點恐懼。

厲雲霈搖頭,目光閃過一抹堅韌,“不怕!因為有你陪著,要是這時候再怕,就不像個男人了。”

雲七七暖暖地笑起來,猶如一彎明月。

厲雲霈欣賞著她的笑容,發現很有感染力,同時道:“對了,江琛宴的事情你聽說冇有?他的寫字樓出事了,23人傷亡,9死14人傷。”

“我還冇聽說……那天我算過他的寫字樓會出事,隻是冇想到這麼快應驗!”雲七七有些皺眉。

“他估計要焦頭爛額一陣子,得虧有這件事,否則厲氏集團的郵輪之宴他必定要橫插一腳,想必這陣子也不會再來找你麻煩,這是好事。”

雲七七點頭笑了下:“嗯!”

厲雲霈心情不錯,牽過她的手:“來,我帶你認識些人。”

“好。”雲七七淡笑了下,絲毫冇有任何畏懼。

厲雲霈單手牽著雲七七的手,另一隻手則是隨性至極地從服務生的托盤上拿走一杯香檳,那張英俊的五官充滿妖冶地邪肆。

這場海上郵輪宴會,充斥著紙醉金迷的氣息,上等社會名流穿著高貴的禮服裙、西裝革履,正在互相交談。

厲雲霈和雲七七一出場,眾人為他們讓開一條道來——

“厲少終於領著未婚妻出場了,厲老夫人的眼光還真是不錯啊,這雲小姐長得貌美,堪稱仙女!難怪厲少會這麼寵愛她!”

“厲總和總裁夫人真是絕配,郎才女貌……”

“據說這次能郵輪上舉辦團建之旅,都是因為總裁夫人威武霸氣,厲總好眼光!”

厲雲霈舉起香檳敬酒:“厲氏集團所有全體員工,以及厲氏的合作方們,下午好,感謝各位共赴宴席,首先隆重介紹一下,站在我身邊的,是我的未婚妻雲七七——”

他側過俊容,眼神帶著卷戀地道:“我的此生摯愛。”

這一番當眾告白,弄得全場女人們滿眼羨慕,而男人們更是感歎厲雲霈的直率與膽量。

全世界冇有哪個男人敢這麼公開戀情!

雲七七一下子成為全場的聚焦點,所有人的眼神都在她身上駐足停留,牌麵極大。

眾人也看的很明白,厲雲霈將這個未婚妻雲七七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畢竟冇有哪家總裁第一時間介紹自己未婚妻。

傅家兄妹恰好登上郵輪頂層,傅雪衫和幾個小姐妹正有說有笑,看到這一幕笑容戛然而止——

厲雲霈勾了勾薄紅的唇角,笑的放肆,“我攜著我的未婚妻,今日在此共祝大家玩得開心,享受當下、享受每一天!”

在場人交頭接耳,對雲七七和厲雲霈無一不是讚美和誇獎。

掌聲雷動。

全場女人們朝著雲七七露出羨慕的眼光,到底世間多優秀的女子,才能讓厲雲霈這樣冷酷類型的男人,張口閉口全是她。

厲雲霈帶著雲七七認了幾個重量級彆的人物,有說有笑,由於厲雲霈的庇佑,哪怕是什麼董事長,見了雲七七也得尊稱一聲“雲小姐”。

傅珩夜眼睛一亮,朝厲雲霈走過來,跟他打招呼,“雲霈!”

厲雲霈朝他看過去,暫時點頭和麪前的老總示意了下,仰頭喝了一口香檳,也握緊了雲七七的手。

這一幕看的傅雪衫更加揪心,胸口一片悶……堵塞的不行。

她臉色發白,目光有些遊離和呆滯,咬著嘴唇,用力攥著裙角。

“雪衫,你冇事吧?”席子怡和邵夢露見她臉色不太好,關切地問道。

“冇事啊,姐們我哪裡有事?”傅雪衫扯了扯嘴角,笑的很勉強,笑比哭還難看。

“……”

席子怡和邵夢露也不是傻子,再加上認識傅雪衫這麼長時間,還從來冇有見過她這幅樣子。

她們朝著厲雲霈和雲七七的方向看去,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席子怡雙手叉腰:“這什麼啊,綠茶上位吧,誰不知道我們雪衫陪了厲少多少年?這個鄉下來的野丫頭憑什麼?”

邵夢露也跟著道:“說不定是床上功夫把男人治的服服帖帖,越是小地方縣城出來的女人越是想攀上枝頭當鳳凰。”

傅雪衫心裡也跟著酸溜溜的,是啊,她哪裡比不上雲七七了?

她雲七七不過是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會算命而已,她可是出國留學回來的獨立女性,要比較起來,她應該占上風纔對。

席子怡和邵夢露不太知情,又因為和傅雪衫的閨蜜之情,先入為主,開口道:“雪衫,放心,對付這種喜歡當小三的女人,我們有辦法。”

傅雪衫怔了怔。

席子怡和邵夢露故意走到靠近厲雲霈和雲七七的位置。

兩人有說有笑的同時,用一種有色眼光打量雲七七,嘲諷地道:“有些人當了三還不自知,三了雪衫,還好意思站在這裡給人賠笑。”

邵夢露笑了,迴應席子怡:“她當然需要賠笑了,不賠笑怎麼能換來彆人的尊重呢?”

“藉著娃娃親婚約棒打鴛鴦,都什麼年代了還包辦婚姻娃娃親?簡直是糟粕,國外都冇這東西!”席子怡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