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人聽見這一番話,倒是有幾分看樂子,聰明人都知道傅雪衫的朋友在陰陽怪氣。

厲雲霈舉著香檳,一記冷酷狠戾地眼神瞥過去,落在席子怡和邵夢露身上。

他冷硬嘴角扯開:“你妹妹的朋友?”

傅珩夜一愣,有些不好意思,“雲霈,彆當真,看在我的麵子上給點警告,有雪衫在,估計她們也不敢太造次。”

席子怡和邵夢露瞬間心跳加快,厲少剛剛看她們了?

傅雪衫見勢,也趕忙上前敷衍地阻止,挑火道,“好了,你們在亂說些什麼,還不至於呢,再說他們隻是訂婚,未來的日子還長。”

最後這一句話,她是說給自己聽。

之前她以為杜新月是她的威脅,可後來的杜新月呢?再好的青梅竹馬也能破裂,更何況所謂的娃娃親。

傅珩夜看見傅雪衫上前阻止,內心也暫時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席子怡和邵夢露似乎更加來勁了:“說得對呀,厲少對她的新鮮感還不一定到什麼時候,絕大數包辦婚姻都不幸福。”

“厲少也有可能是礙於家族麵子,做做樣子而已……”邵夢露用香檳擋著唇,諷刺笑道:“動腦子想想都知道,怎麼可能是真的?前陣子還傳出厲杜兩家聯姻,結果不還是黃了?”

傅雪衫冷笑一聲,心滿意足。

厲瑤瑤一身純白的雪紡裙,站在郵輪欄杆邊上,聽見這一番話氣炸了——

“葉燃,她們有病吧?杜家能跟我嫂子比嗎?再說什麼叫做傳出厲杜兩家聯姻,那都是杜家自己傳出來的。”厲瑤瑤咬牙切齒,怒罵道:“當時我跟杜新月走得最近,咋的,她們比我還懂?”

葉燃斜瞥一眼厲瑤瑤,表情呆愣,冇想到一個小小的高中生丫頭竟然有這麼強大的爆發力。

“那個你彆太激動,我老大她會收拾……”

話還冇說完,厲瑤瑤直接邁開腳步,中途拿了服務生托盤上的一杯紅酒,氣沖沖地走上前。

葉燃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草(一種植物)!完了!”

“嘩!”

厲瑤瑤舉著紅酒,直接二話不說潑在了席子怡和邵夢露的身上,準確無誤,冇有傷及旁人。

“啊——”

席子怡和邵夢露發出尖叫,看著自己昂貴的禮服被潑了紅酒,氣急敗壞地抬起頭:“你乾什麼啊!”

傅雪衫臉上也飛濺到了些許紅酒液體,她速度極快地抽了紙巾給她們,驚慌地道:“先擦擦。”

厲瑤瑤冷哼一聲:“潑的就是你們,叫你們亂說話,你說我嫂子是小三,三了誰?傅雪衫嗎?傅小姐什麼時候是我表哥的女朋友了?”

席子怡和邵夢露啞口無言,一陣凝噎。

見周圍人都看過來,邵夢露硬著頭皮,“那又怎麼樣?”

“哦,你就是那個拚命想要擠進京城名媛圈的厲家二小姐,原來這麼冇素質?”席子怡認出厲瑤瑤。

厲瑤瑤纔不介意彆人這麼說,叉腰一笑:“我就是冇素質,但是跟厲家沒關係,是我個人行為,你來咬我呀!”

“……”席子怡要被厲瑤瑤給氣死。

雲七七朝著厲瑤瑤走過來,將她霸氣護在自己的身後!

厲瑤瑤有些擔心:“嫂子……”

“冇事!”雲七七美眸輕瞥過去,見狀不由笑了:“瑤瑤,我們要以德服人,現在社會的確是倡導婚姻自由,可先賢,古人,老一輩曾教導我們要一諾千金,能做到也算傳承中華傳統美德,這叫一言九鼎。”

“若是老祖宗的話都可以忘,是不是連腳底下踩的這片天地,都忘了?”

“你內涵我?”席子怡雙眼震驚,冇有想到眼前的野丫頭如此伶牙俐齒。

邵夢露也氣死:“那你搶彆人的心頭之愛算什麼本事?”

“搶?”雲七七冷漠以對:“我搶了傅二小姐的嗎?我今天才知道傅小姐原來暗戀我的未婚夫?”

厲雲霈絕不容許任何人欺負雲七七,目光一片幽暗,當眾撇清道:“我和傅二小姐冇有任何關係,在遇到我未婚妻之前,也從未作出任何讓傅二小姐誤會的親密行為,這一點她的哥哥傅珩夜可以作證。”

傅珩夜急忙走過來打圓場:“是,我可以作證。”

傅雪衫長指甲嵌入掌心,內心像是被徹底撕碎了。

厲雲霈冷冷盯著傅雪衫,再次道:“若是在場還有人不知道,那我再說一遍,我厲雲霈公開認定的未婚妻,隻有雲七七一個人!”

眾人將信將疑,一時間也分辨不清,畢竟剛剛聽席子怡和邵夢露的話,覺得還挺有幾分道理。

現如今隻是訂婚,未來變數還不一定。再說這位雲小姐的背景,似乎並不是什麼名門家族。

厲家難道真的會娶一個冇什麼來曆背景的女人進門?

雲七七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她已經選擇和厲雲霈在一起,配不配她知道。

她正要拉著厲瑤瑤離開,忽然,胳膊被人猛然一拽——

雲七七落入一個男性胸膛中,她剛剛昂起那雙水汪汪的烏黑眼眸,下一秒,厲雲霈便捧起她的雙頰,薄唇深深地攫住她的粉唇。

當眾吻了她!

“哇——”現場一片唏噓。

雲七七粉拳抵在了厲雲霈的身前,她雙眼朦朧,小鹿亂撞地望著他。

他……他能不能控製點啊!

傅雪衫看到這一幕,嘴角都氣得有些歪,見在場人以異樣的眼光看自己,頓時下不來台。

彷彿小醜是她自己。

她強行挽尊,撐笑道:“我和厲少隻是朋友,大家彆想歪了!”

厲雲霈和雲七七的一吻結束,將懷中女子強勢地摟在懷中,目光夾雜著一絲淩霸,冰冷不悅地盯著傅雪衫。

“珩夜,以後管好你的妹妹。”他淡漠提醒。

在場人也對傅雪衫心知肚明,要是她對厲少冇什麼心思,剛纔早阻止自己的小姐妹了,看來是個心機女呀。

傅珩夜緊皺眉頭,也同樣嚴肅盯著傅雪衫:“鬨夠了就給雲小姐道歉。”

他從來冇有想過自家妹妹有這樣的心思在身上,是他之前對她的管理太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