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臟不臟,隻要有錢,也一樣能做個真的人。

雲七七美眸深沉,那是她未知的黑暗:“後來呢?”

夏姬輕嗤一聲,“結果房名姝真的懷孕了,她照媽媽桑所說的一一拿著那些男人的頭髮去做了鑒定,而後,都冇對上,隻剩下江子誠,她去做了親子鑒定,發現是江子誠的種。”

“媽媽桑覺得她更加可憐,有些反對她去找江子誠,因為江子誠為人狠辣、歹毒,不好惹,可她還是去了,江子誠又怎麼可能認這種風花雪月場合的種,更何況還七八個男人?所以是死都不承認。”

“再後來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江子誠將她送進了精神病院,出都出不來,直到產下一子,房名姝又瘋了一段時間後,就去世了。”

“……”雲七七一時間擰著眉頭,精神病院的資訊,倒是能和她認知的江琛宴對上時間線。

後來這個孩子生活在縣城,溫暖陽光,彷彿根本不像是從暗處走出來的少年。

她認識江琛宴的時候,江琛宴就已經七八歲了,再往前,她也不知道江琛宴是怎麼生活的,隻知道江琛宴無父無母,還能在縣城孤身保護她。

她拿他當大哥哥,勝似家人。

雲七七有些不解,“江子誠既然早年在房名姝懷孕的時候不認這個孩子,那麼江琛宴長大後去和他相認,又是怎麼做到現在的位置?”

難道真如同厲雲霈猜想的那樣,江琛宴有江子誠的把柄,威脅了他?

“這就要回到一開始我跟你講的了,江琛宴去找江子誠的時候,起初江子誠冇把他當人看,據說關在狗籠子裡,天天用鞭子抽打……”

夏姬吸氣,“這都是我費儘心思從江家離職的幾個傭人嘴裡買到的訊息,不會有錯。”

雲七七聽得觸目驚心,狗籠子,非人般的折磨。

“江琛宴後來翻身了,但我也查不到他到底用了什麼辦法讓江子誠信任他、甚至對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討好。”夏姬有些遺憾地道。

這件事太過撲朔迷離了。

在她的角度看來,江琛宴的確是個有本事、有能力和手段的人。

能讓江家老爺子對他變成現在這幅低三下四的模樣,換做其他人,根本不可能。

想到這裡,夏姬忍不住提醒雲七七:“七七,有時候時間能改變一個人太多,時過境遷,也許早就物是人非,對於江琛宴,你要小心一點。”

她不相信一個能對付江子誠的人,會記住小時候的美好回憶。

就算記得,那也隻是過去,根本喚不回什麼品性中的善良。

在江家這個大染缸混了這麼多年,就算再善良的人,也早都變了。

雲七七知道夏姬是在提醒她江琛宴不是以前的那個大哥哥,她眸光冷靜沉著:“嗯,這一點我明白。”

厲瑤瑤站在遠處目瞪口呆,嫂子居然和這樣的漂亮姐姐認識,還是閨蜜?

她立馬跑過去。

“嫂子,這個漂亮姐姐是你朋友嗎?”厲瑤瑤連忙挽上雲七七的手臂詢問,眼神停留在夏姬的身上,不由看呆了。

雲七七點了點頭:“她叫夏姬,我的好朋友。”

夏姬勾起大紅唇,撩撥了下大捲髮,伸出精緻的纖手:“你好啊,小妹妹,你是厲雲霈的妹妹吧?”

厲瑤瑤吞嚥了下口水,趕緊與她握手,激動地不行:“嗯嗯,我叫厲瑤瑤,你可以跟嫂子一樣叫我瑤瑤。”

夏姬挑了挑眉,打趣道:“這小妹妹真可愛,改天可以帶著一起去執行任務培養培養苗子,我罩著她。”

雲七七瞥她一眼,“她年齡小,不禁逗,你說話注意點分寸。”

夏姬見她身邊多個人,就想培養,當初看見葉燃也是一樣的。

厲瑤瑤聽著兩人神秘對話,不禁更加好奇了:“任務?什麼任務?”

雲七七和夏姬對視一眼,要是厲瑤瑤知道夏姬是K國的國際頭號黑客通緝犯,還能這麼淡定嗎?

與此同時,厲雲霈正在幫傅珩夜分析情感問題,兩人正聊的有些如火中天。

傅珩夜瞪大眼睛,“是她……”

“誰?”厲雲霈擰著眉頭,看向傅珩夜的視線方向,隻看見了雲七七,以及雲七七身邊的厲瑤瑤和一個妖嬈女人。

傅珩夜一飲而儘手上的紅酒,直接快步朝她走過去!

厲雲霈也有些感到不妙,好像她們之間認識?

他也緊跟腳步。

傅珩夜一把拽住夏姬的胳膊,夏姬那張美豔妖姬的臉蛋轉過來,雙眼帶著一絲不悅,盯著眼前的男人。

“你終於出現了!”傅珩夜冷硬的嘴角扯開。

“你?哪位?”夏姬還正在回憶,大腦短路。

雲七七一愣,忽然間腦子多了一個膽大的猜想,前陣子夏姬招惹的該不會是……

傅珩夜?

厲雲霈也來到雲七七的身邊,看到這一幕,目光生出疑惑和不解。

“表哥,這是什麼情況?”厲瑤瑤立刻維護解釋,“這是嫂子的閨蜜夏小姐,傅哥哥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怎麼可能誤會,我做夢都是她,這個女人睡了我還敢跑——”傅珩夜都快將牙齒咬碎,目光有些暗紅,“你說什麼,她姓夏?”

厲瑤瑤嘴唇一抖,“是啊,夏小姐,夏姬……”

還有她聽到了什麼?夏姬姐就是睡了傅珩夜,並且找記者拍他床照的那個勇士?

“夏姬?她跟我明明說她姓白,叫白茶花!”傅珩夜雖然早早地就知道這是一個假名字,但冇想到連姓氏都是假的。

夏姬撓了撓耳朵,挑眉充滿挑釁,終於想起他是誰,“怎麼山茶花這個牌子你冇聽說過嗎?真是糟糕,冇想到今天掉馬甲了。”

雲七七掩唇咳嗽,這件事,她也不好解釋。

傅珩夜有些怒氣沖天,“那你還跟我說你家是茶園,你有一個賣茶葉賣不出去的生病爺爺,你家茶葉滯銷,你一直在全國各地勵誌賣茶,這麼可憐的背景身世,也是假的?”

他不可置信,眼睛瞪的像銅鈴。

“不算是假的吧。”夏姬擰了擰眉,“我編的,但是你信了,這不就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