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江白奇怪,難道他的桃花運坎坷很多?

雲七七又看了一眼身邊的葉燃,歎了口氣,好言相勸:“你的八字跟葉燃的差不多,我也從來不給葉燃算,不信你問他。”

江白隻好看向葉燃,眼神產生了疑惑的光澤。

葉燃不以為意的皺眉:“是啊,我老大從來不給我算,估計是覺得給身邊人算這種東西不太好吧,反正我也不想知道。”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有點感興趣自己的桃花命到底是什麼。

興沖沖地找了雲七七算了好幾次,可雲七七都是以拒絕迴應了他。

久而久之,葉燃也就不讓她幫忙算桃花了,畢竟他想了想,萬一算出來最後的正緣是夏姬怎麼辦?

要真是夏姬,那得有多嚇人,他可不想被抓去組織,一輩子給黑客帝國任勞任怨的乾活。

他承認自己天賦異稟。

江白摟著葉燃的肩膀:“走走走,我們去對下八字,你的生日是幾號?星座是什麼?屬什麼?”

葉燃不由自主默默跟著走了。

雲七七美眸帶有深意地望著葉燃和江白的背影,挑了挑眉稍,嘴角挑起!

哎,她就慢慢欣賞吧。

和夏姬閒聊了一會兒後,厲雲霈就帶著雲七七在甲板上拍攝了套寫真照,如此盛大的秀恩愛,讓所有人徹底認識到這位“雲小姐”。

豪華郵輪團建之旅告一段落。

雲七七也因為在郵輪上拍攝寫真時,戴了一條價值三十億的祖母綠寶石項鍊上了熱搜,一時引起轟動,甚至震驚到了內娛圈。

全網因此癲狂。

厲雲霈發微博轉發熱搜:不及她萬分之一美。

網友再次癲狂!

實至名歸,這纔是豪門呐!

雲七七握住沙發上厲老太太的手,不禁有些吸氣:“奶奶,這條項鍊居然這麼貴重?”

“奶奶都說了,戴上這條項鍊他們不敢小覷你。”厲老太太笑容滿麵,寵溺地盯著她道,“這是曾經我作為厲家兒媳婦婆婆送我的定情禮,當時你爺爺也誇我,戴上很美……”

想到自己的丈夫,厲老太太臉頰升起一坨粉暈,開心的像小公主一樣。

雲七七笑了笑,果然任何人被愛都可以重新成為小孩子,永遠不分年齡段!

厲氏集團,88層。

總裁辦公室。

江白推門而入,彙報日常工作行程:“厲總,厲氏集團合作方華嘉影視公司最近說正在拍攝一部影視劇,叫做《傾城天下》,想要問問您旗下的影視企業要不要一起投資合作?”

厲雲霈高調炫妻後,單手撐著下巴,低頭正翻閱檔案簽署,矜貴的俊容忽然沉了一絲,手指握著鋼筆猛然停頓。

“影視劇?主演是誰?”厲雲霈對這個劇名有點耳熟,隨口問道。

“主演……我看看哈。”江白看了一眼手上的名單,語氣很平常地道,“哦,男一號叫杜梓丞,男二號林嘉一,是古裝劇,現在觀眾對古裝劇的期待值挺高的,尤其是有杜大明星,呼聲一片。”

說到這裡,江白也想起來什麼。

厲雲霈抬手示意:“拿來我看看。”

江白將這份影視劇的具體策劃書拿給厲雲霈過了一遍,厲雲霈看完後,若有所思。

要是雲七七在這個林嘉一身上耗費太多關注和時間,得不償失,倒不如他幫她一把。

這樣他家七七就有多多的時間陪自己,他可真是聰明。

厲雲霈眉眼涼薄冷酷,嚴肅吩咐道:“你告訴這劇導演,從現在開始,我要力捧林嘉一,在這場電視劇播出結束後,我要看見林嘉一成為頂流男星。”

他堂堂厲總,想捧紅一個人,太容易了!

林嘉一的夙願,不就是想紅?那他助他一臂之力好了。

這樣雲七七也很快就能完成這個委托了。

江白忍不住張大了嘴巴,仔細一想就知道他們厲總為什麼這麼做。

“好!”

一個小時後。

《傾城天下》的古裝拍攝現場,正進行一場吊威亞,實現高空比劍的場景。

這一場戲講的是男一號和男二號為了女主受傷而打起來。

戰火硝煙瀰漫,濃濃的死亡氣息撲鼻而來。

洛白是高冷皇子,一襲仙氣白衣手持長劍,幾下過招就挑斷了對麵楚夜溪腰間上的白色玉佩。

在楚夜溪彎腰去撿玉佩的時候,肩膀被洛白狠狠的刺穿過去——

葉傾城在硝煙中奔跑,驚愕地喊了聲:“夜溪,對不起……我愛洛白,你放過他吧,往前走,彆回頭。”

此刻,楚夜溪抬起那張亦邪亦正的臉,苦澀地笑出聲,一滴清淚劃過麵龐。

“阿傾,我都聽你的。”他的手中牢牢攥著她送他的玉佩。

徐導演眼睛一亮,這滴淚簡直絕了,那種蘊藏著為愛人低頭甘願輸給對手的小細節。

急忙拿著對講機:“推進推進,給他鏡頭!”

連周圍工作人員都看的忍不住抹淚,也有人最後小聲提醒徐導演:“導演,時間給的太長了,要不要給男一號一點?”

徐導演這纔回過神,“鏡頭轉過去。”

此刻,杜梓丞扮演的洛白露出不屑一顧的笑容,高高在上。

“卡——!”

徐導演很是不滿,揉了揉太陽穴,這場戲就輸在杜梓丞這裡了。

杜梓丞聽見“卡”,也立馬下班一條蟲,從白袍中掏出一個手持小風扇。

他大搖大擺地朝著休息區走去,很快坐到椅子上玩手機。

而這邊林嘉一扮演的邪魅腹黑王爺楚夜溪,正因為遲遲冇有齣戲,大口喘著氣,努力清醒。

肩膀上也一陣刺痛,讓他難以挪動身體。

女一號葉傾城的扮演者裴小柔立馬過去攙扶他:“怎麼回事?是不是道具出問題了?”

林嘉一想起身,也撕心裂肺的痛叫了聲,額頭上流下熱汗:“疼,好疼!”

徐導演也心下一驚,從椅子上起身走過去。

同時大喊:“道具組老師!”

林嘉一肩膀的黑色布料被撥下來,他左肩上的肌膚成片發紅了起來,一大坨淤血聚集,呈現青紅色。

道具劍雖然是假的,但為了達到逼真效果,這種模擬劍一旦用力也會造成一定傷害。

現場的醫療團隊為林嘉一處理著。

徐導演看的心疼:“嘉一,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