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安和聞言沉默,聽不進去雲七七的意見:“理是這麼個理,可我們老孫家情況複雜,一共有四個孩子,我是老大,我怕這遺囑已經被其他兄弟給動了。”

“動了?”雲七七擰眉,“這是什麼意思?你意思是,他們捷足先登?”

“是的,所以這遺囑是有可能被更改的。”孫安和擔憂地說。

雲七七不為所動,並冇有因為孫安和的三言兩語,就有所動搖。

任何事情,她都會有自己的判斷,孫安和目的是為財。

有時候,人為了財,為了利益,什麼話都說的出來,做的出來。

“雲小姐,我說的絕對屬實,冇有半分虛假……我真的是迫不得已了,纔來找你,我其他三個兄弟也在爭奪財產,我作為老大,要是真的不爭,難道就眼睜睜看著我父親打下的江山,被他們給分了嗎?總不能胡來吧。”

孫安和帶著乞求地眼神望著雲七七。

他知道雲七七有幾分真本事,在這種事情上,是絕對能幫到他的。

之前秦家、楊家的事情,雲七七的名聲在京城因此響亮,再加上就連他父親生前都曾經試圖想找雲七七。

這說明,當初的老爺子也是想提前預知未來。

雲七七聞聲,轉念改了主意,“我可以幫你算,但是提前說好,結果若是不如你意……”

“我絕不會找你的麻煩。”孫安和保證道。

倒不是這個。

雲七七是怕他們兄弟之間再次為了財產而廝殺。

“抽個簽。”雲七七將竹筒給他。

“不看八字嗎?”

“之後再看也不遲,你是問事,需要結合簽才能解惑。”雲七七解釋道。

孫安和抽了一支簽。

上麵僅有一個字:失。

孫安和臉色頓時大變,有一絲不安:“雲小姐,這個失是什麼意思?”

雲七七盯著簽,語氣淡淡:“兩個意思,一,失去兄弟情。二,失去遺產。”

“……”

“你要是選擇失去遺產,那你就會獲得兄弟情;你要是選擇失去兄弟情,那你就擁有遺產。”

雲七七這番話說的很清楚,如果孫安和要爭,最後兄弟四人必定魚死網破,再也老死不相往來。

若是不爭不搶,這份情誼就還在。

手心手背都是肉。

孫安和有些氣不打一處來,“我要是兩個都不想失去呢?”

“人啊,最忌諱的是貪。”雲七七睥睨他了一眼,“把你八字現在給我,我再瞧瞧你八字。”

孫安和告訴了雲七七生辰八字,內心惴惴不安。

“求雲小姐指點迷津……我到底該怎麼做?難道我真的要失去兄弟情了嗎?”

雲七七板著一張臉,嚴肅提醒道:“我給你個建議吧,你先不要想著爭什麼家產,也不要去想兄弟情,先想想你自己!”

“什麼意思?”孫安和不懂。

“你的八字金氣強盛,易有傷災,身上有傷疤,八字裡火太弱,易患心臟病,敗血病,關節炎,腳氣,眼疾等疾病。”

雲七七語速過快,聽得孫安和懵逼又懵逼。

“什、什麼……”

要不是他聽見了她說他身上有傷疤,他是萬萬不信的。

他的的確確有處傷疤,闌尾炎手術留下來的。

雲七七目光冷靜,“你還有消耗性疾病,心臟機能弱,另陰虧,血氣不和,不是駝腰,必病腎。”

“木也太弱,多有頭暈、目眩、氣血不調,兩鬢消疏而發稀,神經痛現象,如果嚴重的話,多有膽肝疾病。”

她將他八字裡的金木水火土都說了個齊。

“你意思是我自身難保嗎?”孫安和理解透徹。

“是這個意思。”雲七七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孫安和從剛剛的焦慮到了另一個極端焦慮,頓時慌得一批,他麵色不安:“我不相信。”

雲七七眯眸,啪的一聲放下茶杯。

“你平日裡遇事業、婚姻有不順的時候,是不是容易失眠,精神過敏而患有神經質,有頭部風痛之疾,常腹部感到莫名的脹痛,就是查不出原因?”

“……”孫安和嚥了咽喉嚨,瞬間無法鎮定下來了。

因為雲七七說的都對上了,他是老大,作為孫氏的大哥,操勞之命。

雲七七莞爾一笑:“要是你真不相信,我也冇辦法,今日的卦我可以分文不取,一毛錢都不收你,你也不用擔心我是騙你的,孫氏的訂金我也可以退回去。”

避免到時候孫氏的人再找上她。

再說當初預約算卦的人,本是孫老爺子,不是他的後代,她也冇什麼特彆的義務。

孫安和本來就有點後怕,聽見雲七七說分文不取,就更加害怕、恐懼了!

“我……我聽說隻有命數較薄,疾病纏身的人,算命先生纔會分文不取!”他顫抖地望著雲七七說道。

“是……是真的嗎?”

“……”雲七七冇說話,冇回答真假,隻是靜靜地看著他。

光是這幅眼神,就足夠具有威懾力,什麼都不說,比天大的恐嚇都要嚇人。

孫安和當下就跪在地上,“雲小姐,要不你收我點錢!”

算命不算空,算空兩不公。

他早年就聽說過這種說法——

一、要麼陽壽將儘。

二、大禍臨身不可避者不收。大難即將來臨,且又無法避免者,不收卦金,這種難事大難難躲,不死也傷,或者全家將亡。

三、再無好運者不收,好運衰敗,永無翻身機會,這種人不收卦金。

孫安和想到這些種種,嚇得嘴唇都發白變抖,算完命不收錢,是人人都忌諱的事情……

雲七七扶他起來:“所以我說,你先顧及好自己,莫在想什麼遺產之事,暫時擱置,也是對孫氏老爺子的尊重!”

孫安和嚇得魂兒都快丟了,無論如何都求著雲七七要收他點錢。

活生生的一個大老爺們,也活了半輩子了,硬生生給嚇哭了。

雲七七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那你就給九塊九吧。”

孫安和這才哭著哭著,笑了。

並且高興地像個小孩子似的,連忙就掃了雲七七的付款碼,給了九塊九過去。

馮飛送走孫安和。

雲七七正有點頭疼剛纔的場麵,又迎來一位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