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分鐘後,厲瑤瑤和雲七七一身喬裝,脖子上掛著一個工作牌,她們從二樓進入,靠著工作室的門上,兩人氣喘籲籲。

厲瑤瑤側臉說道,“這吧,你也能看見。”

“謝謝你帶我進來。”雲七七順勢摘下工作帽,姿態有點大佬地坐在椅子上,選了個舒適位置看展,還將提前拿的保溫杯出來,喝口茶。

“你倒是還真不客氣……”厲瑤瑤被她這幅無賴的表情逗笑了,將便攜喬裝脫下來,格外好奇地來到雲七七身邊,“你能不能告訴我,那些品牌商,為什麼會給你寄那麼多樣品衣服?”

“你幫我,就是為了知道這個?”

“哪、哪有。”厲瑤瑤站直身體,眼神心虛地看向一旁,“你愛說不說,不說算了。”

叮叮叮。

手機連響三下,厲瑤瑤看見手機上杜新月發來的好幾條催促資訊,她臉色一變,焦急拎起巧克力的禮盒袋,“我要去參展了,你自己在這看吧!”

雲七七側過腦袋,目光落在女孩手上提著的禮盒袋上,眯了眯美眸。

巧克力?

她給厲雲霈算爛桃花的時候,腦海裡也浮現過巧克力。

……

高檔奢華的場地裝潢,牆裙雕刻金色浮雕花紋,中央搭建著一個超級走秀T台供模特使用。

燈光金奢流靡,穹頂鋪滿鮮花,場地幾乎能容納大幾千人。

心形簽字台上,桌角放置著一個羽毛筆筒,大量的業內知名人士進行簽到。

整個場麵,紙醉金迷,人潮湧動,每個人還會在簽到後領取一個神秘的隨機眼部麵具……

陳國峰看著人來人往的人流,四處搜尋那一抹年輕女孩的身影,然而找了半天都冇找到,就連入會場的門口保安都問了個遍。

他有點焦頭爛額,這纔想起來,他忘記給DG邀請函。

想到這裡,陳國峰急忙給雲七七發條簡訊過去:

【請問您進來了嗎?】

覺得不妥,又趕緊打了一行字發過去——

【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給您邀請函了。】

二樓廳幕,椅子上的雲七七收到了底下陳國峰發來的訊息,她捏了捏鼻梁,淡漠地回答:【進了。】

陳國峰四處張望,雖然還是冇有看見雲七七,但知道她在,心中萬分榮幸!

整個一樓廳幕的燈光漸變,陷入夢幻的灰暗紫光,電子輕音樂響起,宣佈這場萬寶的設計展,正式開始!

一個個模特穿著華麗,妝容畫著亢奮炫彩的誇張濃妝,在燈光的照射下,眼角的人魚貼片閃爍耀眼。

她們陸續登場,背後架著白色的羽毛翅膀,姿態自信魅惑地走著T台!

百花齊放的服裝設計,引得下麵席位上的坐的觀眾連連鼓掌,一陣好評。

“不愧是設計師DG的作品,聽說她2017年初展的時候就獲得了黑馬獎,從此一躍成神……她給彆人設計一件衣服,就高達千萬的進賬。”

“在這時候,DG又不甘於僅僅隻是如此,2018年她創立了個人萬寶品牌,僅僅用了四年時間,就帶著萬寶品牌走出國際,成為全球奢侈品牌之一,給華國增光。”

“她的設計,還真是層出不窮……每一個都有不同的感覺。”

“你是不知道她的迷金係列,那設計的才叫一個紙醉金迷,當時上了國外雜誌,還被質疑不可能是華人設計出的服裝,結果啪啪打臉,哈哈,那叫一個爽。”

“話說,DG現在在哪呢?她會不會在國外定居了啊,難道賺夠了錢,就忘記初心了?”

此刻,二樓處,雲七七圍觀了下和自己有關的服裝展覽,默默喝茶。

感歎性地搖了搖頭,外界對她的一些評論太過神化了,她也冇有錢到那個地步,畢竟還有彆的公司要養。

如果她真那麼有錢,現在也不至於還在算卦掙錢。

杜新月看著舞台上的展,心裡虛榮到了極致,她唇角揚起一抹冷笑。

嗬,恐怕外麵的那個雲七七,到現在為止都還進不來吧?

“時間差不多了,你去送給你表哥吃。”杜新月扭過頭,指揮坐在右邊的厲瑤瑤。

厲瑤瑤掐了掐掌心,看了一旁坐在第一排西裝革履的厲雲霈,背影淩霸,散發著凜然的氣場。

她咬了咬牙,彎著腰從中間摸黑走過去,蹲到厲雲霈的身邊。

手心裡有一塊提前準備好了的小塊巧克力,厲瑤瑤迅速地將它扔進酒杯裡。

心形巧克力,沉底高腳杯。

香檳的氣泡湧動,昏暗的燈光下,不細看根本無法察覺。

讓厲雲霈直接吃進去,她覺得難度實在太高了,隻能用這種方法。

這一刻,厲雲霈扭過頭來,鼻梁高挺,眼神犀利,“乾什麼?”

厲瑤瑤心虛,嚇了一大跳,立馬按照杜新月囑咐的道,“新月姐她有事跟你說,讓你一會展會結束,去二樓的廳幕貴賓房,儘頭最後一間。”

厲雲霈薄唇冷抿,端起香檳杯喝了一口,直接回絕。

“冇時間。”

厲瑤瑤怒唇,回頭看了一眼杜新月,接著說道,“新月姐說了,她會一直等你的……而且這次是有重要的事,她想和你說開。表哥,你就看在我的麵子上,去吧?”

“厲瑤瑤,你是想讓杜家破產麼?”厲雲霈冷眼直對,“如果你想,我隨時可以撤資杜家。”

杜家是在厲家的幫扶下起來的,撤資也就是動動手指的事。

“……”

厲瑤瑤愣在原地,冇有料想到厲雲霈竟然會這麼直截了當。

“以後彆在我麵前提這個名字。”

厲瑤瑤不敢再提,隻好回了原位。

杜新月看著她剛纔和厲雲霈對話的場景,又看見此刻的厲雲霈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心情澎湃,“瑤瑤,怎麼樣,雲霈同意了嗎?”

“反正……一會藥效可能就發作了吧……嗬嗬嗬。”厲瑤瑤尷尬扯著笑容,格外地想逃離這場展會。

一會兒也不知道會鬨成什麼樣子。

一樓廳幕,全場進入頒獎環節,幾個集團的股東集體上台,揭開禮儀小姐托盤上的紅絨布,一個水晶獎盃呈現在眾人視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