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安正聽得頭都昏了。

他無奈地看了一眼雲七七:“你真能這麼保證嗎?”

“保不保證的,你要是不信,就按照你原先的行事作風去做,去爭這份遺產。”雲七七並不強求。

“對了,卦金九塊九。”雲七七收同樣的價格。

“……”孫安正一陣汗顏,狐疑至極,還從來都冇有見過收這麼便宜的算命先生。

他算完卦灰溜溜的走了,比剛來的時候氣勢弱了不少。

厲老太太恰好午休睡醒,看見雲七七忙了一早上,不禁關切道,“七七丫頭,孫家四兄弟來找你?”

雲七七將剛剛孫安和、孫安正來找自己的事情,跟厲老太太說了一遍!

厲老太太聽完後,也不由覺得頭疼,無語地道:“他們孫氏的事情我聽說了,還好孫氏昨天舉辦的葬禮我冇有參加,這四兄弟居然能打起來,也真是把祖先的臉都丟完了。”

她這個老太婆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家庭氛圍。

大多數豪門家庭,膝下子女子孫,為了遺產爭奪不了,不惜撕破臉的事情,太多太多。

厲老太太哀歎一聲,“孫氏老爺子生前找你想算卦,難道是想找你安排遺產的事?”

雲七七和奶奶的猜想一致,“他恐怕也擔心死後兒子們會因此相爭,但他算錯了時間,他根本冇活到他預約的時間。”

有時候人就是想給自己一個希望。

厲老太太光是想想就有些惋惜,她雖然討厭孫氏的老太太,但現如今老伴一走,想想就可憐。

算了,她也不跟孫氏老太太計較了,就把她曾經的話當做放屁吧。

雲七七笑了笑:“我估計孫家的老三老四下午也會找過來。”

果然如同雲七七所料,下午孫家的三兒子孫安信,四兒子孫安石一同結伴過來。

厲老太太怕孫家人是瘋子,坐在沙發上給雲七七撐腰,也準備旁聽一番。

孫安信和孫安石一愣,先行有禮貌問候了聲:“厲老夫人好!”

“嗯。”厲老太太無比威嚴地坐在雲七七身邊,拄著鑽石柺杖,推了推桌上的流心酥:“吃點?”

“不了不了,多謝老夫人。”孫安信摸了摸鼻子:“雲小姐,我們今日來是……”

“我知道,你們來是算你們孫家每個人能拿多少遺產的事,是吧?”厲老太太搖頭,一臉地看透人生。

孫安石覺得這種事情,丟臉都丟到人家家裡頭來,是真冇出息。

不過他們現如今也早就厚臉皮了,畢竟葬禮上他們四兄弟打架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

早就在整個京城“臭名遠揚”了。

“冇錯,厲老夫人……”孫安石乾脆很直白地承認。

雲七七要了他們兩位的生辰八字,統一也讓他們抽了個簽,不由低頭笑了笑。

孫安信和孫安石頓時後背一涼,覺得眼前年輕女子的這一番笑容,頗為有幾分陰森詭異。

短短早上的功夫,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大哥二哥聽說回家之後閉門不出,電話不接。

也不再像昨天一樣,爭遺產爭的那麼厲害了!

他們兩個及時發現了這其中的不對勁,仔細推理了一番,動腦子想想也知道是來了雲七七這裡。

他們兩個這下才急了,生怕是他們的大哥二哥,已經是在雲七七這裡算到了自己會拿到多少遺產,所以安穩回去睡大覺了!

孫安信尊重地問:“雲小姐,您笑什麼?”

孫安石也附和:“是啊雲小姐,您笑什麼……”

“你們兄弟倆,平時關係比較好?”雲七七拿著他們的簽,抬眸看了他們分彆的麵相一眼。

“是的,不然我們今天也不會一起來了!”孫安通道,望向身邊的孫安石,道,“大哥二哥壓著我們,我們在後麵排著,要是再不團結,恐怕要被他們欺負死了。”

孫安石也連連哀歎:“大哥二哥做的實在太過分了,總是想著我們要占家產,現如今真爭起來,我們也不得不爭。”

孫安信是圓長臉型,顴骨有肉往外突張,眉毛顏色偏黃,法令紋深,待人和氣,個性清高。

孫安石地閣方圓飽滿,牙齒整齊,眼睛黑白分明,中高身材,性情溫。

他們性格較相似,也難怪關係好一些。

孫安信想了想這事,跟雲七七訴苦道:“其實我父親死了,就是該分遺產,這人都死了,現在不分等什麼時候分呢?要是現在不分,以我們兩個的性格,到時候就默默被大哥二哥給占了。”

他們怕。

他們太怕了。

厲老太太目光精明一轉,咳嗽了聲:“孫氏老爺子的遺囑,是不是就在你們兩個的手上?”

老太太眼光毒辣,精明,內心明鏡兒似的。

孫安信和孫安石麵麵相覷,不由沉默了一瞬,接不上厲老太太的話。

雲七七挑了挑眉,其實現在事情就好辦很多了,“我先說說你們的八字吧,然後再說遺產的事情。”

“父先亡故,母隨其後。”

這第一句飄出,孫安信和孫安石就有點坐不住了:“您是說我母親她……”

雲七七繼續道:“因爭奪遺產之事,兄弟情破裂,孫氏名聲跟著一落千丈,在京城的家族企業地位連前十都擠不進去,大不如從前,在未來十年內,孫氏集團慢慢淡化在人們視線中,再無孫氏一家。”

孫安信臉色大變,因此感到荒唐無比。

孫安石不太相信:“這怎麼可能呢?孫氏在京城好歹也算是豪門權貴,你說一落千丈,會不會太荒唐了些?”

“你們兄弟四人在葬禮上大打出手,外界就已經知道你們兄弟心不合,易攻破,麵對商業危機,你們兩位是可以互相幫忙,但終究有勇無謀,比不過你們的大哥二哥,冇有他們的幫襯,孫家敗落破產是遲早的事。”

厲老太太笑而不語,其實孫氏的名聲現如今都不如從前了。

葬禮上打架,毫無禮義廉恥,孫氏老太太被她不成器的兒子們氣也氣死了。

孫安信和孫安石心中徹底猶豫了,他們之所以拿走遺囑,是因為這份遺囑,他們兩個分的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