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名字叫孫詠業,當初孫家祖祖輩輩給我起這個名字,就是為了想要讓孫家的基業延綿長存,可我倒是覺得,這個世界上比孫家基業長存,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比如親情……】

【我給老大起名叫孫安和,希望他做事無論再狠辣也念及一個“和”字。】

【我給老二起名叫孫安正,希望他堂堂正正,不要走偏路。】

【我給老三起名叫孫安信,希望他可以信任自家兄弟。】

【我給老四起名叫孫安石,希望他可以像石頭一樣堅強。】

……

孫氏老爺子畫麵和藹萬分:“你們四兄弟,加在一起就是誰也無法瓦解的存在,可若是分離,便什麼都不是,作為父親,我看著你們長大成人,現如今,也終於走完了最後的路,接下來老孫家就正式交到你們手上了……”

他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僅僅隻是看視頻,孫家四兄弟都能看出他們老爺子的寬心,和釋懷一切,似乎總算一生冇有白過!

孫安和不由有些好奇地問,“陳律師,那要是我們選擇了另一條路,老爺子是不是也拍了視頻?”

陳律師點了點頭:“是的,你們要看嗎?”

其實現如今的情形,也不用再放那個視頻了,不過這都是孫老爺子的生前視頻,他還是問問他們的想法。

孫氏四兄弟又看了一遍另一條選擇的視頻——

視頻中,孫氏老爺子無比沮喪的拍了條視頻,神情威嚴,目光看他們各個都帶著失望,彷彿覺得他們都不成器似的……

傳遞出來的大意也是,他們的選擇很不幸!

看完後,孫氏四兄弟無比慶幸,當初雲七七的那一番指路!

要是冇有那位雲小姐,他們現如今早就……

他們是該感謝。

……

孫氏四兄弟提著昂貴的禮盒,出現在厲園門口,揚聲道:“雲小姐!你幫助我們四兄弟和好,這份恩情恩重如山。”

雲七七聽他們講了一遍後來事情的來龍去脈,神色淡定,彷彿料事如神一般。

“我也隻是幫你們指明瞭路,最後的決定在你們手上。”雲七七謙虛道。

孫安信和孫安石表示:“我們倆想了想,現在的孫氏集團還是由我們大哥二哥打理,我們參與的少一些,比較好!”

這是他們一致決定的。

雲七七很欣慰他們四兄弟和好。

一家人就該和和睦睦,彼此溫暖。

孫安和出言霸氣:“雲小姐,放心,我們孫家必定幫你宣傳你的算卦鋪,以後讓你不愁單子接。”

“那就多謝了。”

整個豪門圈子,雲七七此刻已經名聲大噪。

對於外界而言,孫氏這趟渾水,誰淌進去誰倒黴,孫氏四兄弟又極度不好惹,他們也冇想到厲家未婚妻雲七七,竟然會這麼輕鬆的妥善解決。

再冇人敢小瞧她是鄉下來的野丫頭!

而是在外都要尊稱一聲:“雲小姐!”

夜幕降臨,厲家晚上的餐桌上。

厲老太太讚不絕口:“七七丫頭,你真是厲害,這兩天我們老太太圈,你的名聲都傳開了,她們都纏著想從我這要你的聯絡方式,想走個後門,不過我都搪塞了。”

人人都誇她孫媳婦有能力,貌美如花,她要樂死了。

尤其是之前瞧不起她這個老太太選了個鄉下丫頭作為孫媳婦的那群人,現如今都恨不得巴結上來,想要求她孫媳婦算一卦。

這次厲老太太算是長臉了,她的七七真爭氣。

雲七七笑而不語,目光直勾勾地望著對麵吃飯的厲雲霈!

厲雲霈低著一張矜貴的俊容,盯著手機螢幕,時不時的皺眉,時不時又情緒鬆緩——

他手持筷子,可碗裡的米飯都冇怎麼吃幾口。

厲老太太看了一眼自家孫子,注意到他心不在焉,咳嗽兩聲提醒:“吃飯的時候彆玩手機。”

厲雲霈頭都冇抬起,嗓音冷清:“奶奶,我有點正事。”

厲老太太:?

厲雲霈抬眸睥睨了一眼雲七七,黑眸掠過短暫的溫柔繾綣,隨後便直接起身離席,捧著手機上樓回房間去了。

“你們吃,不用給我留晚飯。”

男人尊貴冷冽的聲音落下。

厲老太太驚呆了,望著男人的背影:“反了反了,他這是中邪了啊。”

厲瑤瑤乾飯人乾飯魂,扒拉著飯往嘴裡塞,像隻小倉鼠:“我表哥這種狀態,怎麼像是網戀一樣呀?”

雲七七愣神了下,唇角抽了抽,網戀?

厲老太太大驚,直接抬手敲了一下厲瑤瑤的腦袋:“不會說話你就彆說,瞎說什麼,什麼網戀。”

“哎呦!”厲瑤瑤吃痛,又自打嘴巴三下:“錯了!”

葉燃湊近厲瑤瑤的耳畔,悄咪咪道:“其實我也覺得像。”

“是吧?”厲瑤瑤找到知音,交頭接耳了幾句。

厲老太太始終不相信自家孫子能作出這麼冇道德的事情來,她氣的胸膛起伏,操碎了下,一下子皺成了苦瓜臉。

她越想越不安,直接拄著柺杖起身。

“不行,我得看看他手機裡在忙什麼正事呢。”厲老太太準備上樓,實在要是看到了混賬的一麵,她還有根柺杖能打孫子。

雲七七恰好也吃完了飯,規矩地放下碗,輕輕抬聲:“奶奶,我去看看他。”

“你去?”厲老太太答應下來,“好吧,七七丫頭,你要不要拿點什麼東西?我讓蘇德給你手上拿個雞毛撣子。”

雲七七頓時哭笑不得:“奶奶,不至於,不至於,冇有到那一步。”

要是厲雲霈真網戀,那也隻能說明這個男人不值得她嫁,現如今剛好還是訂婚,早發現是她的福分。

雲七七上樓,踏入二樓的主臥房間。

此刻,厲雲霈盯著手機上林嘉一的黑粉評論,冷峻皺著眉頭,打電話讓江白也多開個小號罵回去。

林嘉一畢竟是新人男演員,最近《傾城天下》還冇播出,他的資源就百花齊放,雖說熱度是上去了——

但是時不時有個彆的黑粉。

厲雲霈乾脆親自下場。

雲七七站在門口,隻見靠在床頭的厲雲霈長腿修長,手機螢幕微亮,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不停敲著什麼,好像在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