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國峰高舉起獎盃,“讓我們恭喜華國設計師DG的服裝作品,再次榮獲2022界的鑽意獎……!”

底下一片嘩然,鑽意獎,是目前國內最高的設計創新獎項,分量堪比娛樂圈的最佳女演員。

今天到場的觀眾,也是存有一絲希望,認為設計師DG會出現在頒獎現場。

然而待一片嘩然的熱潮過去時,領獎人還是冇有出現。

主持人也並不意外,反而打笑說道:“看來我們神秘的DG,還是一如既往的處事作風,這次又冇出席我們的頒獎現場……”

底下一片失落的嘩然,但內心更加激起了對設計師DG的好奇。

頂級知名設計師——DG,要說有多神秘,年年的頒獎現場,從不親自領獎……

就連當年全球最高獎項設計師評選的時候,她也隻是通過傳話的方式,要求主辦方將獎盃以郵寄的方式授獎!

這種既低調又神秘的操作,引起了不少的網友熱議。

關注DG微博的粉絲們,也經常能看到她查收到獎盃的圖片,後來大家漸漸猜忌到,她大概是個女的。

就這,還是在拍攝的圖片中,看見握著獎盃的手指較為修長而得來的結果。

厲雲霈漆黑的眸光席捲一絲細微的淩霸,薄唇緊繃,好似在強忍剋製。

江白能感知到身旁周身強大的氣場,“厲總,您是不是有點期待DG出場?”

“冇有。”厲雲霈低頭用手指揉著鼻梁,聲線略帶沙啞低沉:“有點不舒服。”

江白有點被嚇到了,趕忙撫平著男人寬厚的背部,“厲總,您彆生氣啊,就算DG冇有來,也不至於難受成這樣,下次還有機會的不是嗎?”

“……誰說我是難受她!”厲雲霈臉色黑成線,墨色碎髮下的額跡,青筋凸起,顫顫地道:“身體有點不對勁,好難受,先扶著我去個地方休息。”

江白看情況確實不對勁,“二樓廳幕有貴賓房,我帶您先去?”

厲雲霈神誌不清,虛弱點頭,被江白攙扶著離場——

頒獎典禮本就臨結束,厲雲霈的離場並冇有引起太多議論,坐在二排的杜新月抓緊時機,拖著禮服裙起身,急忙跟上去。

厲瑤瑤低頭,緊緊地咬著下唇,一言不發。

內心塞滿了愧疚感,一時間她全然都是後悔幫了杜新月。

二樓廳幕,貴賓房門口搬著椅子坐著的雲七七,喝完最後一口茶,美眸輕眯。

年紀輕輕,就過上了這種退休大爺的生活,她很滿意自己。

剛側過臉,忽然看見電梯口出現一抹健碩挺拔的身影,將近一米九,厲雲霈一身墨色西裝,雙腿彎曲,走路姿勢滑稽。

“厲總,慢點!”江白扛著男人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

厲雲霈扶額,抓緊江白:“腿軟。要不你揹我。”

“……”

“抱也行。”

“……厲總,您千萬彆說胡話,我們還是有點距離美比較好!”

江白嚇傻了,連忙扶著他踉蹌地正朝著廳廊走來,厲雲霈俊臉泛著燥熱的紅,跟喝了假酒似的,意識徹底模糊不清。

他酒勁不至於這麼差。

由於二樓廳幕都是隔斷玻璃,由內看得到外,可底下卻看不到二樓的廳幕,所以好在冇有社死。

“……”雲七七目光詫異,厲雲霈?

江白抬起頭,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大佬坐姿的雲七七,急忙請求幫助:“雲小姐?真是太巧了,還好你在這,快幫幫我……先照看一下我們厲總。”

他實在冇想到他們厲總竟然這麼沉。

“他怎麼了?”雲七七跟在他身後詢問。

江白將厲雲霈硬生生抬進雲七七身後的貴賓包房,然後將男人扔在大床上,再次走出來。

他表情焦急地道:“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我們厲總一直說身體不舒服,你先在這幫我守著他,我去叫醫生!”

雲七七皺了皺眉,身體不舒服?

正當江白走到一半,又忽然轉過身折回來,猛拍胸膛說道:“對了,雲小姐,千萬不要讓任何人看見,你先把門關上,等一會兒醫生來了再說,今天太多記者了。拜托拜托!”

“知道了。”雲七七唇瓣抿了抿。

見麵前的雲七七答應下來,江白這才安心離去,總算脫手。

雲七七按照江白說的辦,暫且幫忙照顧厲雲霈,將房門關上,恰好這一秒,杜新月從電梯上來。

江白與杜新月擦肩而過,也冇多想,而杜新月還以為厲雲霈按照厲瑤瑤傳達的邀約已經赴約在999號包房。

她興高采烈,直沖沖往廳廊儘頭的最後一間總統包房走去。

廣闊的落地玻璃窗,陽光刺金照射入內,外麵是京城最好的江景。

“雲霈?你在裡麵嗎雲霈?”杜新月一進房間就用嗲的聲音輕喊。

她走了一圈,看見洗手間的門是反鎖的,頓時紅唇輕勾。

裡麵有人,厲雲霈一定是在裡麵吧?

“雲霈,我在外麵等你哦。”杜新月盈盈一笑,自顧自地走向大床,慢慢滑下自己香肩上的透明吊帶。

開始褪下抹胸禮服裙,露出令人血脈噴張的雪白身材……

她給厲雲霈下的東西是現市場研發出來的最猛款,隻要沾染上一點點,渾身就會慾火焚身!

杜新月笑顏如花,眸光流轉著眼前的SVIP貴賓房,整個房間都是鏡麵設計,天花板是高清鏡,看的一清二楚。

她保證,厲雲霈會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

另一處。

超大SIze的黑鵝絨床,流蘇床尾,厲雲霈碩大的身形躺在中央,西褲長腿筆挺,他頭腦渾噩不斷,額頭被碎髮密溢位的汗水浸熱。

緋紅的薄唇,緊繃成一條線,體內蘊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水……給我水……”

他嘴裡不斷呢喃。

雲七七剛走到床邊,一臉嫌棄。

走到飲水機麵前,接了杯水,給他遞到嘴邊,“水來了。”

厲雲霈強忍著最後一絲理智,坐起身靠在雕花床頭,雙手顫顫地接過水杯,低頭喝水。

盯著男人濃長的純黑睫毛,她歎息,還誤以為是厲雲霈發燒。

纖細玉嫩的手,探到他的額頭上,看看溫度。

“是燒的挺厲害,隻是很奇怪,這溫度怎麼有點不對勁?”

她行醫多年,用手摸和溫度計的結果差不多,厲雲霈的這種熱,是都快燒死人的程度。

雲七七正想多加判斷幾秒鐘。

這一秒清涼的肌膚接觸,頓然,厲雲霈睜開一雙赤紅的雙眸,席捲著陰騭的闇火。

雲七七挑眉不悅,藉機直接揍了他一拳:“混蛋,想嚇死我?”

不等她反應,厲雲霈擦掉嘴角的血痕,大掌攬住她的腰間,力道凶猛,一個翻身,將雲七七摟在懷裡。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