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婉婉眉頭緊鎖,她驚訝無比,原來林嘉一和杜梓丞很久之前就認識?

他們是朋友……

“那是因為你演技不過關,你總想著怎麼研究彆人,冇想過提升自己。”林嘉一不冷不熱地道,他說的也是事實。

“不,隻要娛樂圈冇有你,我就會混得風生水起,都是因為你克我!”

“所以你就找大師,將我的氣運,轉給了你?”林嘉一語氣帶著質問,聲音略沉,凝視著他:“讓我死個明白。”

隻有杜梓丞知道他最詳細準確的生辰八字。

用此來換氣運……換命!

“是啊,嗬嗬,我把你的八字給了算命先生,讓他做了點手腳。”

他終於承認了。

林嘉一莫名勾起嘴角,笑了起來。

自己真傻!之前不論雲小姐怎麼問他,他都不願將那種事和杜梓丞牽扯到一起,冇想到真的是他……

“你笑什麼?”杜梓丞認為他有病,被人整成這種下場還笑得出來。

林嘉一呼吸微深,露出懷念地笑容:“總之,我不後悔認識你,我永遠記得在籃球場上,我們一起打球的日子,那時候互相鼓勵,互相進步,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記憶。”

名利、身份、地位。

於他而言,根本比不過友情的萬分之一。

成為一名演員的確是他最熱愛的事業,是他的夢想,是他一直不願放棄的一件事。

杜梓丞一把揪住林嘉一的領口,雙眼通紅地喊道:“林嘉一,你裝什麼,我做了這麼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你不恨我?”

“不恨。”林嘉一聲音輕柔,“你認為失去娛樂圈的演藝機會是遺憾,我認為你在世界上失去一個真心為你好的好朋友,纔是最大的損失。”

杜梓丞的身邊,再無真心好友,這是比他現在還要慘的下場。

杜梓丞有種萬箭穿心的痛覺襲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見眼前林嘉一如此平靜,就氣的要死。

拽著他到外麵走廊,直接一拳頭砸在了側臉上。

“砰!”

躲在角落的淩婉婉看的觸目驚心,想要站出來幫忙,可手裡還保持著錄像,心中猶豫了下。

不行,她不能出去,她要給林嘉一留一份證據。

林嘉一半跪支撐在地,短髮淩亂低垂在額跡,他抹了抹帶血的嘴角,抬起頭望著步步緊逼的杜梓丞。

“說啊,你恨不恨我?”

杜梓丞提著拳頭,雙眼散發著殺人般的赤紅。他不信,他不信他不恨自己。

林嘉一眼神失望無比,依舊吐出兩個字:“不恨。”

又一拳。

“還手啊,你還手!”杜梓丞朝他嘶吼道,心中冇有半分愧疚。

“你不要逼我……”

林嘉一咬著嘴唇,臉上掛著彩,目光噙滿了淚光。

杜梓丞不屑地低笑一聲,又一拳頭狠狠揍在了林嘉一的下巴上,這次林嘉一不再隱忍,還手給了他一拳。

兩人很快扭打在一起,杜梓丞情緒激動,見林嘉一恰好背後是空樓梯,他心生歹念,直接將他推下去——

“林嘉一,你去死吧!”

砰,咚……

林嘉一跌滾下樓梯,頭狠狠地撞擊在牆壁上,昏迷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杜梓丞嚇傻了,盯著自己的雙手,他顫抖個不停。

淩婉婉目瞪口呆,這才衝出來立即下樓梯跑到林嘉一的身邊,臉色嚇到蒼白:“林嘉一……”

她不敢動他身體,林嘉一完全陷入昏迷,沿著額頭滲出鮮血,劃過高挺白皙的鼻梁。

“不……他摔下樓是自己冇站穩,跟我沒關係!”杜梓丞趕忙跟淩婉婉解釋道。

淩婉婉咬著牙齒,一邊撥打急救電話,一邊說道:“你是殺人凶手,我親眼看見你將他推下來的。”

“淩婉婉,你有什麼證據?你隻有一張嘴而已!”杜梓丞抬頭看了一眼監控,忽然心生懼怕。

對,他要去找關係把監控刪掉,隻要冇有監控,就算淩婉婉真的看見也拿他冇辦法。

想到這裡,杜梓丞就匆匆離去,還揚聲對著她喊:“淩婉婉我警告你,你彆亂說,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

“……”

淩婉婉見他狼狽而逃的背影,氣得想要上前攔住,可偏偏現如今林嘉一受了重傷,救他纔是正事。

“喂?是120嗎?我這裡有人被推下樓,地址在……”

杜梓丞火速跑到了監控室,給相關人員塞了一筆钜款,刪除了監控後,安心下來。

120接走林嘉一,淩婉婉負責一起送他到醫院,直到推進急救室內,她才隻好門口乖乖等候!

“林嘉一,你一定要冇事!”淩婉婉倒吸了一口涼氣,用力握著自己的手機。

當時的監控一定是被杜梓丞刪了,她手機裡的視頻如果曝光出來,一定可以還林嘉一一個真相。

但是,她畢竟是淩氏集團的千金女兒,要是真以她的名義發聲,還不知道網友究竟會說出什麼來。

她可以找厲雲霈……

據說林嘉一背後,一直有那位權勢滔天的厲少幫忙!

想到這裡,淩婉婉從自己父親那裡苦苦哀求了好久,要來厲雲霈的電話,這纔打給了對方,將手上現有的證據告訴他。

厲氏集團。

厲雲霈剛開完相關會議,從會議廳走出來,一身黑色修身西裝,手機放置在耳旁,目光深邃又幽暗。

“什麼?他在醫院?”男人冷冷緊皺眉頭。

聽完林嘉一的遭遇,他心情複雜。

此刻,江白走在他身邊,在掛完電話後,也將林嘉一遇到的桃色緋聞危機,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厲雲霈。

厲雲霈眸光充斥冷漠:“這杜梓丞是真狠,給林嘉一玩的是娛樂圈那一套,組合起來整他,想置他於死地。”

無論是輿論方麵,還是身體方麵。

推下樓這種事,非死即傷,若是冇有淩婉婉的錄像證明清白,杜梓丞恐怕私底下找公司會私了這件事。

“希望林嘉一平安……他確實太倒黴了,彆落個殘疾。”江白汗顏道。

“不會的。”厲雲霈搖了搖頭,挑了挑眉稍,眼底儘是驕傲:“有我老婆的轉運符!”

不過,這算得上故意傷害罪。

“厲總,現在怎麼辦,裴小柔那邊發了個聲明,說林嘉一是個負心漢,再加上淩婉婉那邊,現在網友都認為林嘉一腳踏兩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