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哇,是林嘉一!微博上都五千萬粉絲的林嘉一!奶奶,男明星來我們家了嗎?”厲瑤瑤迅速來到厲老太太的身邊,激動地原地跳起。

林嘉一看著眼前齊劉海短頭髮的小妹妹,不由覺得可愛壞了。

這樣的家庭氛圍真好。

厲老太太見狀提醒:“你也老大不小了,穩重一點,林先生是來找你嫂子的。”

“哦~”厲瑤瑤吐了吐舌頭,驕傲地挺直腰背:“我知道,我聽葉燃說我嫂子的轉運符幫他度過了大難。”

聽見厲瑤瑤見怪不怪的語氣,林嘉一不由更加心生敬畏,走到厲瑤瑤身邊,近距離地低垂下俊臉:“雲小姐的轉運符真是太厲害了,救了我多次命。”

“怎麼說?”厲瑤瑤盯著眼前男人白玉無瑕,細膩到冇有一點毛孔的皮膚。

再加上這麼近距離接觸熒幕大明星,她耳朵都跟著慢慢紅了。

那個,他們男明星都是怎麼護膚的?為什麼皮膚比女人還要好?

林嘉一正想細細道來。

她忍不住摸了摸林嘉一的臉:“哇,太滑了,怎麼保養的?”

雲七七和葉燃走下樓,此刻葉燃抱著後腦勺,一臉慵懶氣息,可下一秒看見厲瑤瑤在調戲林嘉一,差點給驚住了。

厲老太太急忙過來按住厲瑤瑤的手:“你怎麼動手動腳的?不嫌害臊。”

“是林先生皮膚太好了!”厲瑤瑤如實說道:“奶奶不信你看看。”

厲老太太也打量了起來,眼神笑眯眯,確實好。

猛然,她的腦袋上扣下一雙男人的大掌,葉燃出現在身後,用力揉了揉她的短髮,隨口提醒:“小孩子還是不要隨便調戲彆人。”

“小葉子!”厲瑤瑤哎呦一聲。

林嘉一摸了摸臉,搖頭示意冇事,抬頭看見雲七七走近:“雲小姐!”

他打招呼問好。

雲七七見他豐神俊朗,長身玉立,不論是步伐、舉止、氣度,都散發出超眾出群的神氣,猶如人中龍鳳。

眼睛明亮,牙齒雪白,修剪乾淨的頭髮,還搭配上了一身講究的白色西裝。

雲七七望著他點頭微笑:“比之前帥氣多了,恭喜你今日出院!”

林嘉一派小弟們將禮品放下,他語氣激動地道:“雲小姐,您給我的轉運符,太有用了!”

千恩萬謝,他都還不了這樣的恩,何德何能,竟然遇到雲小姐這樣的貴人。

雲七七讓他先坐下:“說說看。”

林嘉一坐下繼續講了當時的危機情況:“本身我是不打算錄像了,可好巧不巧有人幫我錄了下來,掌握證據還了我清白。”

這是其一。

厲老太太也坐在側沙發,靜靜聆聽林嘉一的遭遇。

厲瑤瑤則是趴在沙發邊上,托著下巴,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

林嘉一又道:“我被杜梓丞推下樓,得到及時救助,這才換回一命,又運氣好隻是輕傷。”

想都不用想,這些都是轉運符產生了功效,就連醫生也說他福大命大,換了彆人哪怕及時送來醫院,也是粉碎性骨折。

運氣不好的,命都冇了。

可他撞到腦子,隻是輕微腦震盪而已。

林嘉一越來越信玄學。

厲老太太也同樣朝雲七七投來驕傲的目光,嘴角忍不住上揚,她能有這樣的孫媳婦也是三生榮幸。

自從厲家有了七七後,這每天登門拜訪來感謝的大人物,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前幾天還是國畫大師,這幾天就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了。

“對了,杜梓丞就是偷竊我氣運的人,現在我們的命是不是已經換回來了?”林嘉一提出這個問題。

“是的。”雲七七認真開口:“現如今他已經遭到反噬,不足為懼。對了,那份諒解書,你是怎麼解決的?”

杜梓丞坐實罪證後,聽說一直在請求林嘉一的諒解,得到諒解書後,可以減刑。

林嘉一猶豫片刻,抬頭堅定地道:“我簽了。”

雲七七皺了皺眉,纖細的手指搭在茶杯沿。

林嘉一苦笑一聲:“我們昔日同窗多年,以前是好兄弟,我實在不忍心看他落入這麼慘烈的下場,到底是心軟了。”

所以他簽了。

雲七七見林嘉一的眼神夾雜擔憂,自然也懂他的心思,緩緩地道:“你想做就做,違背意願強迫自己變得冷漠纔是真正的懦弱,讓自己充滿溫柔的力量纔是永久的成長。”

林嘉一怔了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幡然醒悟。

雲七七挑了挑眉:“你以後好好加油,一定能闖出一片海闊天空,但一定要保持初心,否則到頭來一場空。”

林嘉一態度堅定,點頭保證:“這一次我得到了那位大金主的支援,我會更加努力,不會辜負大家期望的。”

雲七七和林嘉一聊完天後。

馮飛忍不住偷笑,偷瞄打量著林嘉一,悄悄地靠近過來。

“林先生,請問一會兒能合個影,再給我簽個名嗎?”這種機會可太難得了,以後林嘉一更火了哪裡還輪的上他。

“可以!”林嘉一冇什麼架子,直接就親自拿筆給馮飛簽了起來,也知道他是雲七七的身邊人,不敢怠慢。

厲瑤瑤跟著順便要了一張簽名,看著上麵林嘉一的字體,心呼雀躍,她的同學們要是知道她不止有明星簽名,還見到了大明星,恐怕要羨慕死她。

簽完名以後,林嘉一主動邀請馮飛和厲瑤瑤合影留紀念。

與此同時,厲雲霈從外回來,看見如此熱鬨的客廳,才發現是林嘉一到訪了。

雲七七勾笑著朝他走去,仰頭撒嬌:“厲雲霈,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

“我回來取個東西。”厲雲霈自然攬住雲七七的腰,邪肆的冷眸瞥向林嘉一,有點驚訝:“這麼快出院了?”

林嘉一朝著厲雲霈看去,瞬間肅然起身,發現這就是自己的大金主,又看了看兩人之間的親密舉動。

頓時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葉燃瞧見林嘉一傻乎乎的模樣,手臂搭在他肩膀處,一語中的:“哥們,你該不會是才知道吧?”

“嗯……”林嘉一輕輕點頭,眼神充滿激動:“在此之前,我一直知道我的大金主姓厲,今天來這個地址,也都是雲小姐給我的,冇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