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這裡是厲家,難怪坐落京城最黃金的地段。

葉燃哭笑不得:“她是厲少的未婚妻。”

林嘉一當場上前喊道:“厲先生好,老闆娘好!”

雲七七汗顏,差點冇扭了腳,這一聲老闆娘叫的她……

厲雲霈唇角弧度上揚,那張冷雋的臉廓也變得柔和不少,他打量著林嘉一,覺得越看越順眼。

“林先生,以後你在娛樂圈安心演戲,我罩著你!”

男人的聲線尊貴磁性,帶著一絲絲霸氣,直截了當。

林嘉一何等榮幸,撓頭說道:“我現在還沒簽公司,最近又沸沸揚揚,以後還能不能接到戲都不知道呢,厲先生,您就彆調侃我了。”

他冇有經紀人,冇有工作室,冇有公司。

當初徐導演看上他,也隻是跟他簽了一部戲的合同合作,再加上演的也是男二號,隻不過是比群演稍微好一些而已。

所以,他現在還是不穩定的。

雲七七也有點意外:“你還沒簽公司嗎?最近應該有很多公司找你纔對。”

“是有。”林嘉一如實回答,微微擰眉:“不過我都覺得他們是報著目的,還要簽什麼對賭協議,我不太喜歡這種方式,就暫時擱置了。”

他不喜歡像杜梓丞那樣,真正簽了公司後,不斷地趕通告,接什麼戲的權利都不在自己手上,還得為了賺錢接爛戲。

甚至為了完成對賭協議,瘋狂在期限內達到目標。

他覺得那樣的生活,太累了。

也太過有壓力了。

對於他而言,接真正的好戲,當一個好演員,纔是他的理想目標,他不想恰爛錢。

厲雲霈還以為是什麼事,擺擺手示意,鳳眸微挑:“這些都是小事,你要是願意,直接簽給我們厲氏影視旗下的藝人,我親自培養你,給你成立工作室,經紀人和運營全攬。”

林嘉一臉色微微一愣,直接呆滯在原地,睜大了眼睛。

厲雲霈黑眸掠過一絲邪肆:“不願意?也沒關係,這些都由你自己做主!”

“不不不。”林嘉一連忙擺手,心花怒放地道:“我願意,我就是太激動了,厲先生,您真的要簽我?”

之前那些主動找他簽約的公司們,幾乎都會用談判技巧,說他不太穩定,能簽他們家公司,已經是例外了。

娛樂圈這種地方,像他起起伏伏的流量,確實猶如一支帶有風險投資的股票。

“我說的話還有假?”

“厲先生,那我可以接我自己想接的戲嗎?”林嘉一又問。

“可以。”厲雲霈嘴角噙著笑容,打消他的顧慮。

林嘉一是雲七七選的人,他相信未來林嘉一潛力無限,簽下他作為厲氏集團影視旗下的藝人不虧。

林嘉一離開之前,雲七七還特意給他重新起了一卦:“對了,你最近桃花運也不錯,好好珍惜的話,能發展成一段好的姻緣。”

林嘉一略帶詫異,微微臉紅:“雲小姐,我還是專注事業吧,先不考慮這個!”

“好。”雲七七微微一笑,心中早已有了數,有時候愛情來了,擋都擋不住。

哪裡由得了他自己。

樓上主臥房間。

厲雲霈抱著雲七七,將她壓在床上擁吻了好幾口,雙手禁錮著她的手腕,黑眸儘是繾綣地貪戀。

他好想她,怎麼親都親不夠。

藉著回來取檔案,才能從公司偷溜回來。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鼻息都跟著紊亂,修長手指壓著他腰間的某個穴位:“厲雲霈,你再這麼親下去,小心我點你癢癢穴。”

他高挺的鼻梁抵著她,嗓音低沉地道:“七七,我們辦婚禮吧。”

男人的大掌籠罩在她的墨色長髮上方,帶著淩霸的佔有慾。

“婚禮?”雲七七雙臉紅潤,俏白的鼻尖微抬,雙眼對視:“怎麼突然想辦場婚禮了?”

她的眼神帶著一絲不解,察覺出不對勁,彷彿能將他看穿一樣。

厲雲霈咳嗽了聲,鄭重其事,一雙黝黑地眼睛盯著她:“我想早點把你娶進厲家。”

他最近加班忙公司的事,也訂好了下半個月就要親自去趟非洲北部,找雲七七的親生父母。

不過這件事,他還冇有告訴雲七七。

去非洲北部的行程不知道需要多久,這就意味著雲七七要一個人留在厲家,厲雲霈怕她冇有安全感,不如提前。

不止如此,在此之前,因為他自己的私心,也想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他們的婚禮。

他想看她穿上潔白婚紗,走向他的模樣,這樣全世界都會知道她雲七七是他的老婆。

雲七七心臟漏跳一拍,提醒他道:“婚禮不是小事,真正舉辦婚禮後,在外界而言,我們就成為夫妻了,你真的決定好了?”

厲雲霈勾唇一笑,大掌捋順她的秀髮:“你目前年齡還不夠,我不會用厲家的權勢提前領結婚證,咱們可以先辦一場對外的婚禮,等你到了年紀再領結婚證,到時候再辦一場我們個人的婚禮,你想去哪裡辦都可以。”

他安排的很妥當。

兩場婚禮,一場在京城對外舉辦隆重盛大,另一場則是屬於他們的浪漫婚禮,全球各地隨便選個最想去的城市。

雲七七伸手環住男人的脖頸,拱了拱身子,笑眯眯地道:“好,你決定好了我也不怕,不過也要征求下奶奶的同意。”

厲雲霈又抱著她貪心的親了好幾口,心被填滿,要是能跟她就這樣過一輩子該多好。

從主臥房間出來後,厲雲霈和雲七七挽著手,來到厲老太太的房間門口,征求奶奶的同意。

厲老太太聞言驚喜不已:“你們要提前舉辦婚禮,奶奶當然冇有意見,這是大喜事,我該高興纔對。七七丫頭,你真的想好了?”

厲老太太拄著柺杖,雙眼有些不可置信地凝望著雲七七。

還記得雲七七初來厲家的時候,哪怕有命格捆綁,也是不願意答應的。

“奶奶,我喜歡厲雲霈,能與愛的人廝守一生,是我的福分。”雲七七想的通透,又道:“我自願的。”

“好,好。”厲老太太瞬間高興,又嚴肅看向厲雲霈:“既然要辦婚禮,現在就要準備起來……婚書什麼的,奶奶得現在就得找個老者讓他給你們手寫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