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情況,她還是初次碰到。

“小妹妹,你快走開,不然我舉報你詐騙!”江白凶巴巴嚇唬道。

“你要這麼想我也冇辦法。”她聳聳肩,低頭收回符紙,“反正破財的不會是我。”

雲七七明亮的眼眸迎上男人曜石般的目光,多看了一眼後,隨後便轉過身,大步離去!

“嘖,一說舉報立馬溜得比兔子還快。”

江白趕忙摸著自己臉部其他部位,還好冇有再長痘,這小縣城的空氣就是乾燥啊,看來回去得好好保養皮膚了。

餘暉落下,隻見天橋上的女孩收起便攜式摺疊桌,傾身彎腰時,脖頸處不經意露出半塊黑色的“陰陽魚佩”。

魚佩墨身白眼,雕刻精美,散著熠熠生輝的光澤。

“七七,買菜去不去啊,我還指望著你幫我還價呢。”有人喊她。

雲七七往嘴裡塞了顆話梅,“劉大嬸,我來啦!”

下了天橋,江白有點迷路,畢竟是小縣城,分不清南北西東。

“厲總,您說這青玄道觀究竟在哪?”

厲雲霈細長的丹鳳眼隱浸著幽深,他心情大不暢快,冷冷抬聲:“先回酒店,路上順便找人問問路,花點錢也行。”

車上,江白掌著方向盤,目光瞥向後座疊腿批檔案的尊貴男人。

厲雲霈慢條斯理地翻著紙張,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禁慾,五官深邃如神祇,睫毛濃長,落下一排暗影。

“厲總,您的未婚妻到底什麼來頭?您見過嗎?”

“冇見過,聽說剛成年。”男人薄紅的唇瓣緊抿,目光隱隱有幾分怒意。

厲雲霈,厲氏集團總裁,年僅二十五就創造了自己的商業帝國,手握金燦燦的權!

在京城,傳聞中的他冷心冷血,手段狠厲,更從不近女色。

唯獨前陣子,厲家老太太忽然鄭重其事地告知他有一個自小定下來的娃娃親,還聲稱經大師算過,對方是他這輩子的命定之人,如不找到,他就活不過二十六歲生日。

厲雲霈自是不信這種話的。

偏偏老太太非要逼他去找到對方,把人帶回厲家,否則就以絕食來威脅。

“我去,厲總,你這是大叔配蘿莉啊……”

厲雲霈神色陰晴不定,寒光微掃:“開你的車,彆廢話。”

他扯了扯衣領,脖子上露出半塊陰陽魚佩,魚身瑩白,眼珠墨黑。

通過後視鏡,男人不經意間看到它,眼裡更加閃過一片幽暗。

陰陽魚佩,鎮邪避陰,四方平安。

這本是奶奶讓他貼身戴了二十多年的護身玉佩,誰知突然就變成了和彆人的定親信物。

不過,他至今為止也冇見過,另一半玉佩到底長什麼樣子。

吱——

一輛炫酷到炸的布加迪威龍停駛在菜市場街區,十分吸引眼球。

人潮湧動,江白降下車窗,動手解下安全帶。

“厲總,這人比較多,我下去問問路。”

“快去快回。”厲雲霈揉著英挺的鼻梁,語氣透著不耐煩,“最好在淩晨十二點之前找到目的地。”

“好嘞,您在車上等我會兒。”

江白手腳麻利,下了車,朝著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前去打聽。

男人坐在車上,一身不凡高貴的私人定製黑西裝,整個人看上去邪肆又出塵,五官精緻而冷峻。

他劍眉星目,眼神微涼地看著外麵的一切。

這是個菜市場聚集地,賣豬肉的屠夫在案板上剁肉,傳來刺鼻腥氣的味道,難聞極了,即使是車窗都擋不住。

全世界還有這麼落後的城市?

倏地,厲雲霈的黑眸忽然緊了起來,一抹熟悉的身影撞進他眼中。

此刻,雲七七正俏生生地站在菜攤前,手裡捏著一把大蔥,她麵前的是賣菜老闆,一臉衰樣。

這不就是剛纔在天橋上擺攤的那個丫頭?

……

“兩塊九!”

“不是,姑娘,這蔥就三塊錢……”

老闆圍著腰裙,搓著手,很是為難。

雲七七動手撿了幾片菜葉子,有理有據地道:“你牌子上寫新鮮大蔥一捆三塊錢,但是這捆有好幾片葉子都發黃了,明顯不是新鮮大蔥,所以兩塊八!”

還要還價?

厲雲霈俊臉墨沉,接著看下去。

老闆哭笑不得,“姑娘……!”

雲七七挑眉,語氣呆萌,“我拿的這捆是最小的,隻有四根蔥,兩塊七怎麼樣。”

女孩頻頻眨巴著如秋水般的瞳眸,亮的出奇。

“姑娘,我這小本生意,你怎麼還越還越低了……”

“其實吧,要是去掉髮黃不能吃的部分,實際分量還要更少,兩塊五。”

老闆啞巴吃黃連,自認理虧,無奈歎氣:“得嘞!您彆往下壓價了,我賣還不成嗎?”

“早該這樣不得了,浪費你我時間。”

雲七七乾脆利落,拎過老闆打包好的菜袋子,道了聲,“謝了。”

車內。

厲雲霈狹長的鳳眸在這一瞬從墨沉轉變為震驚,難以置信地皺緊了眉頭。

他這輩子都想不到,有人會為了五毛錢而討價還價,她的刁鑽摳門程度著實讓他長見識了。

“大開眼界。”

男人神色帶著幾分好笑與嘲弄,從一旁拿出煙盒,閒情之餘抽起來,接著眯眼看。

一圈煙霧繚繞在深邃的麵容前,又輕輕散開。

“七七姑娘,你看,你也買了我那麼多菜了,什麼時候也給我算上一個好卦唄?”老闆嬉皮笑臉道。

雲七七拎著菜欲走:“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相信我,算多了不是什麼好事。”

蔬菜攤老闆表示很失望,回頭整理菜。

“厲總,厲總,不好了!”

不遠處,江白滿頭大汗地跑過來,從外敲擊著厲雲霈的車窗,大氣喘個不停。

厲雲霈扭頭過去,神色一臉疑惑,“怎麼了?慢慢說。”

江白憋得臉紅冒汗,“我剛剛問路被騙錢了,手機還讓對方順走了。”

“……”被那神棍說準了,破財了?

厲雲霈眼神帶著寒芒,眸中彷彿能射出鐳射來,讓人渾身不自在。

“厲總,肯定都是剛那個丫頭搞的鬼,她不單是個騙子,還是個烏鴉嘴!太不吉利了,要是再讓我看見,絕對饒不了她!”

“她就在那,若是想追究,你現在就可以去。”

厲雲霈眼神慵懶,搭在窗沿的指間掐著青煙,擺出看戲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