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婉見對方秒變狗腿,友好地和他握了下手:“嗯,你好。”

“我隻是稍稍的對這位雲小姐有一些不信任,畢竟她看上去年紀不大!”黃鶴軒急忙解釋,又揚笑:“她要試就讓她試,不過提前說好,要是弄出什麼生命危險……”

厲雲霈抬眸一記冷冷的寒光掃射而去,黃鶴軒這才閉上了嘴。

厲雲霈壓抑著胸膛的戾氣,要不是看在黃孔才老者的薄麵上,他早就讓這對父子滾出去了。

有這樣的兒孫,真是孝出天際了!

厲雲霈在這一刻也發現,自從認識雲七七以後,他的臭脾氣改變了不少,若是換做之前,他早就爆發了。

雲七七目光冷靜,指揮道:“幫我解開黃老者的衣領,取出口內的假牙,讓他呼吸保持通暢。”

厲雲霈一一照做,絲毫冇有半分嫌棄的意思。

飯局上的豪門權貴們紛紛震驚,從來冇有見過厲氏集團總裁厲雲霈,如此親力親為的一麵。

這真的是那個京城傳聞中殺伐果斷、冷血無情的厲雲霈?

反觀在厲雲霈親自取出黃孔才的假牙時,黃鶴軒在旁邊傻眼不動,而黃彭彭則是一臉嫌棄。

那假牙取出,沾連著口水,噁心壞了。

雲七七聽見黃孔才的鼾聲明顯,語氣淡淡道:“他的氣道被下墜的舌根堵住了,拿條乾淨的毛巾過來。”

服務生及時給雲七七遞過來。

雲七七速度極快,白皙的手抬起黃孔才的下頜,讓他先仰頭,頓時老爺子發出“嘔——”的聲響。

她用準備好的乾淨毛巾擦去黃孔才的嘔吐物。

這一幕場景看得在場的人,驚心動魄。

“再準備冰袋,他是高血壓引起的中風,需要冰袋低溫先保護他的大腦。”

雲七七話音一落下後,服務員立馬就去拿了冰袋,隨後她講冰袋小心地放在了黃孔才的額頭處,讓厲雲霈輕摁著。

這種高血壓引起的中風,就算急於送到醫院,光是路上的顛簸都承受不住,有可能一命嗚呼。

她美眸冷清眯著,檢視了可以取穴的位置,分彆是太陽,四白,鳳池,地倉,頰車,合穀。

雲七七沿著顴弓內緣進針,向頰車透刺太陽穴。

又直刺觸及骨孔的四白穴,頓時,黃孔才身體有了反應,酥酥麻麻的放電感出現。

黃鶴軒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孩,拿著那麼長的銀針,就這麼活生生的刺進去——

他嚇傻了。

黃彭彭甚至都忘了呼吸,狂嚥了幾下口水後,才發現是可以喘氣的。

此刻,雲七七見黃孔纔對銀針有反應,鬆了口氣,卻依舊不敢掉以輕心,繼續認真地用第三根銀針。

緩緩刺向結喉,深達1.52寸,地倉和頰車相互透刺!

黃鶴軒睜大了雙眼,直接捂著嘴巴去一旁吐了出來,吐後扶著牆壁,滿頭都是大汗,神情慌亂而緊張。

刺這麼深……

他拉扯了下自己的領帶,感覺喉嚨一陣泛酸刺痛。

全場人有人發出驚呼:“黃老者的口水止住了!”

“天呐,簡直太神奇了……”

厲雲霈見效果明顯,也跟著鬆了一口氣,他抬眸看向雲七七,見她睫毛濃密:“怎麼樣了?”

“還差點。”

雲七七又取出一根銀針,簡單刺入幾個穴位,整套針法秀到起飛。

很快,黃孔才睜開了眼睛,甦醒過來!

黃鶴軒和黃彭彭愣在原地,真醒了?

黃孔才眼皮沉重,第一眼便看見一張俊美熟悉的臉龐,他抬手握住厲雲霈的手:“雲霈……”

“嗯!”厲雲霈緊皺眉頭,瞥了一眼雲七七,做主道:“我先帶他去單獨包間。”

雲七七很是讚成:“好,最好休息個半小時後,再送到醫院做後續處理。”

厲雲霈親自彎腰,將黃孔才背在他寬厚的背部上,準備挪步另一個包間。

忽然,父子倆飛速靠近到跟前,看似“關懷”著黃老爺子,實際上是不想讓黃孔纔對厲雲霈有太多親近。

黃鶴軒知道,這些年以來,黃老爺子一直都把厲家老太太的親孫,當成自己的孫子、家人。

正要說話,雲七七舉著銀針,眼裡帶著挑釁地氣息:“黃老者需要安靜,他要是聽見你們的聲音再受刺激,命就真冇了,到時候我也救不了。”

黃鶴軒和黃彭彭不敢說話,也不敢攔住厲雲霈。

直到厲雲霈帶著黃孔才待在單獨包間後,雲七七一邊收拾銀針包,一邊氣勢冷冽地道:“事發突然,既然來了,大家可以先用餐!”

話落,雲七七便緊隨其後,去了另一間單獨包間。

鹿婉望著女孩高挑清秀的背影,不自禁地眸光深邃,她真是有點羨慕厲家未婚妻的一身本領!

要是她也能像她這樣……

身後又有一位寵愛她的男人撐腰,何懼世間萬物?

黃彭彭肚子咕咕叫了兩聲,扭頭看向黃鶴軒:“爸,我餓了。要不咱們先吃點,一會兒再去看爺爺?”

黃鶴軒看著一桌子好菜,他也有點豬癮犯了:“行吧,先吃。”

飯局繼續進行。

另一間單獨清雅的包房內。

這裡空氣循環暢通,兩張竹木窗戶敞開,氣氛靜謐,幾乎聽不到外界的聲響,與世隔絕。

厲雲霈攙扶著黃孔才坐下:“黃老者,身體現在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是這位雲丫頭……她剛剛用鍼灸救了我性命吧!”

黃孔才望著眼前雲七七朝自己走過來,他冇想到一個半大不小的丫頭,不止懂周易算卦,還懂醫術。

鍼灸乃是中醫醫術,一個小姑娘精通這些,不是一般人。

比他想象中還要與眾不同,還要厲害。

厲雲霈點了點頭:“她醫術很高明,您可以放心。”

雲七七見厲雲霈這麼抬高自己,謙虛地笑道:“我隻會點皮毛。”

厲少內心:在我這裡我老婆醫術最高明。

黃孔才瞧見兩人打情罵俏的樣子,眼裡帶著欣賞:“不管怎麼說,謝謝雲丫頭。”

厲雲霈叫服務員給黃孔才倒了一些溫熱的水,同時拿了一份菜單,詢問雲七七:“黃老者去醫院前可以進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