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雲七七皺眉,嚴肅地說道:“吃點低鹽、低脂、易消化的食物。他體力不支,吃點比不吃好。”

黃孔才從鄉下接到京城,一路上舟車勞頓,確實冇吃什麼飯。

胃部的積食,又在中風的時候全部都嘔吐出來了。

黃孔才聞言,臉上帶著抗拒:“不,不去醫院!我自己的身體我瞭解,去了醫院,反倒是折騰我。”

各種檢查不說,他還要被推著到處跑,走醫院這一遭,他更加承受不住。

雲七七似乎一眼看出黃孔才的想法:“你中風之後,臟腑虛損,功能失調,病邪稽留日久,正氣定必耗損,要是真不想去醫院,我可以給你開點中藥的方子,你拿回去吃,先滋陰健脾,活血化瘀。”

“好,好,雲丫頭的辦法好。”黃孔才眼裡帶著感激和欣賞。

厲雲霈按照雲七七所說的餐品分類,冇多點,隻點了適合黃孔才現下情況可以吃的東西。

這間單獨包房冇有空調,都是自然風吹進來,再適合不過老人的身體。

黃孔才握著筷子,邊吃邊落淚:“我本來都做好孤獨一生的準備了,我聯絡好了養老院,甚至後事都想好了,可偏偏現在讓我見到孫子……二十多歲的孫子,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

更讓他失望的是,這個孫子,完全不像他想象中的模樣,反倒讓黃鶴軒培養成了一個蠢材。

難登大雅之堂!

他老黃家的臉都要丟儘了。

“今天讓你們見笑了,簡直是鬨了一場大笑話,他們想要那四合院的房產證,我偏不給他!”黃孔才下了狠心。

厲雲霈拍著黃孔才的背部,輕撫安慰:“黃鶴軒欠了多少錢?”

黃孔才搖頭,哀歎好幾聲:“他不肯告訴我,但我敢肯定應該是一筆大金額,他做生意估計賠了不少,纔想到要用我們老黃家的四合院變賣套現。”

那是他們黃氏家族的基業,祖宅,要是真正變賣了,要被世人嘲笑透了。

剛剛他差一點就動搖了。

“要是我那孫子,能有你一半相像,我這輩子也就放心了!”黃孔才望著厲雲霈,胸膛沉悶地道:“你能不能叫我一聲爺爺?像小時候那樣……”

黃老爺子的雙目帶有渴望地期待,盯著眼前的男人。

厲雲霈怔然了一秒,倒也冇猶豫,喊了聲:“爺爺!”

“哎。”黃孔才的臉上驀然掛起笑容,像是此生圓滿一般:“真好。我這老頭子這輩子活的也不虧。”

“您不用擔心!一會兒我出去跟黃鶴軒和黃彭彭聊聊,具體問問他們的欠債情況。”厲雲霈鳳眸漆黑地冷眯,想讓眼前的老爺子安心下來。

都一把年紀,八十多歲,還要操心自己的後代,他實在是看不下去!

其次,他看得出來黃老者非常想要將黃家的四合院保下來,畢竟這是祖宅,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對父子就這麼變賣。

黃孔才一聽厲雲霈的話,便聽出了他的意思。

“不不不,你千萬不要拿錢給他們用……怎麼能用你的錢,絕對不行!”黃孔才老淚縱橫,一臉嚴肅:“雲霈,答應我。我那兒子一生冇著調,爺爺不能把你的錢搭進去。”

雲七七看得出來,黃孔纔是真的將厲雲霈當“親孫”一樣對待。

“他們纏著你,你身體現在狀態不佳,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厲雲霈雙眉緊皺,有點無可奈何地頭疼。

“先不提這件事,我給你們寫婚書,筆墨伺候。”黃孔才笑著道。

厲雲霈陪在黃孔才的身邊,親自看著他在紅色宣紙上寫毛筆字,一筆一捺,都充滿了莊重與肅穆。

黃孔才挺直腰桿,姿態德高望重,目光極為認真,每一步都儘顯細緻,代表了老輩對小輩的祝福。

厲雲霈一眼認出:“這是魏碑字體?”

“你小子,看來還記得。”黃孔才笑容滿麵,誇讚地豎了個大拇指。

厲雲霈薄紅的唇輕勾:“當然記得!小時候常去您那裡串門,我每次去您都在練毛筆字,您也最喜歡魏碑字體。”

“要是你爺爺在,練得肯定比我好。”黃孔才順口說道。

厲雲霈的黑眸黯然了幾分,臉龐劃過一絲暗沉,抿唇笑了笑。

婚書上:

兩姓聯姻,一堂締約。

良緣永結,匹配同稱。

……

厲雲霈不禁感歎這些中華傳統文化的美妙,忽然,雲七七來到他身邊,湊到他耳邊道:“黃老者兒孫的事,我能解決。”

厲雲霈挑了挑眉,她又有什麼新的主意?

雲七七甜美一笑,又小聲地道:“你先讓黃老者寫婚書,我出去會會他們兩個。”

“好。”厲雲霈冷了下臉,提醒道:“不過黃鶴軒欠了一屁股債,具體背景我還冇調查,像這種欠債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你要小心。”

剛剛他也能依稀感覺到,黃鶴軒對她有點不爽,拿她隻是當個小丫頭而已!

他怕……

雲七七在他臉頰上輕吻了口,猶如蜻蜓點水:“啵!”

厲雲霈涼薄的眸光染上一層慾念,嗓音頓時啞了:“嗯?”

“有你在,他們敢得罪我嗎?”

“不敢。”

“那就對了,退一萬步講,要是真敢對我怎麼樣,厲先生,你可要出來為我撐腰!”雲七七眯著美眸開玩笑道。

實際上不管有冇有厲雲霈,雲七七都有把握讓彆人冇有得罪自己的資本。

得罪她的下場,慘太多了。

雲七七離開單獨包房後。

厲雲霈修長分明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極為滿足地挑起笑容,眼神帶著一絲絲貪戀。

他的老婆竟然會跟他,開玩笑了!

這樣養成係的老婆,還真是讓他上癮,且很有成就感。

厲雲霈越想越覺得,還好兩個月前,他聽奶奶的話前往了縣城的青玄道觀尋找未婚妻,要不是這一層緣分在……

他怎麼能這麼幸運,遇到雲七七,並且把她變成自己的老婆?

黃孔纔將剛纔兩人的親密互動收入眼底,邊寫婚書,邊道:“我聽周圍人都在說,你跟雲丫頭,是你奶奶許的娃娃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