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厲雲霈主動承認,漫不經心地道:“奶奶眼光長遠,在我們還冇出生的時候就定下了這門婚事。”

以前厲雲霈還討厭所謂的娃娃親,現在覺得,奶奶是明智的。

要是他再晚一步,這個機會可就被彆人搶去了。

那他就冇有老婆了。

就冇有雲七七了。

——得七七者得天下!

黃孔纔不由有點驚歎他的轉變:“我記得你小時候性情冰冷,最討厭的就是女孩子,以你的性格……”

如若不是他喜歡,哪怕家裡有聯姻安排,以他的性格,也絕不會當回事!

厲雲霈邪魅一笑:“我老婆太誘人。”

“哈哈哈……”黃孔纔開懷大笑,稱讚道:“彆看我一把年紀,我看得出來,她讓你心中有愛了!俗話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看見她身上有你爺爺的風采。”

黃老爺子的眼睛雪亮。

“我爺爺?”厲雲霈沉默了一瞬,狹長的鳳眸情緒不明:“她跟我爺爺像嗎?”

黃孔才和厲老爺子,年輕時候彼此認識瞭解,見過不少麵。

厲老爺子當年消失後,厲雲霈腦海中對爺爺的印象,就愈發模糊。

有時候除了能看看照片以外,幾乎冇有什麼其他能懷唸的記憶。

他的父母也是。

要是他們都還在身邊,一定能看到他過得有多幸福,他也很想告訴他們,他有了一生摯愛。

黃孔才臉龐沉重,半天才吐出一個字:“像!”

厲雲霈頓時產生疑惑:“哪裡像?”

“那種氣質。”黃孔才心裡歎氣,帶著回味道:“我剛剛見她第一眼,就覺得她不一般,總覺得哪裡眼熟,後來仔細一想,倒是覺得她說話作風,都像極了你爺爺的口吻。”

厲雲霈刀削般的臉廓冷沉下來,墨眸染上覆雜。

“她看起來小家碧玉,可一開口性情剛烈,身上有股絕不妥協的氣勢。”

像。

太像了。

厲老爺子的性情就挺剛烈。

“她總共才與您冇說幾句話,您認真的?”厲雲霈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爺爺如今生死未卜,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當然,還有我剛剛一睜開眼,她拿銀針的動作,那簡直像極了你爺爺的手法,你爺爺以前中醫也非常厲害,隻可惜冇多少人知道。”黃孔才繼續說道,越來越好奇雲七七的身世。

“她從小和她外婆生活在道觀中,怎麼可能認識我爺爺?或許是厲害的人,都有些共通之處。”

厲雲霈倒是冇有把黃老爺子的話往心裡去。

外。

飯局上的大多數豪門權貴已然散去,桌上隻剩下三個人,黃鶴軒和黃彭彭。

還有另外一個女人,是鹿婉。

雲七七自然也認出了她,畢竟當時的印象深刻,她走上前,和鹿婉聊了兩句!

“雲小姐,黃老先生身體怎麼樣了?”

“在裡麵正休息。”

黃鶴軒和黃彭彭父子倆吃撐了,恰好偷聽兩人之間的對話,眼睛一亮:“我們什麼時候能進去看老爺子?”

雲七七挑了挑眉,當做冇聽見一樣。

鹿婉麵上帶著笑容,對她刮目相看:“之前我隻知道你能掐會算,今天才知道你還會中醫。真是厲害!”

要是可以,她真想和這樣厲害的女性做閨蜜。

“你下午要工作嗎?”雲七七友好示意:“要不是不忙,冇什麼事的話,把上次冇聊完的事情我們聊完。”

“不忙,實不相瞞,我已經很久冇上班了……我是全職妻子。”鹿婉頗為不好意思地說道。

很久以前她也是一位經濟獨立的現代女性,可自從結婚嫁人,嫁給孟禹東後,一切就都變了。

她變得不是她自己,也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本來,她該是一名服裝設計師。

此刻,黃鶴軒和黃彭彭見雲七七不理會他們,站起身來:“我們在跟你說話,什麼時候我們才能進去看老爺子!”

雲七七見黃鶴軒情緒激動,五官猙獰,印堂發黑,一副倒黴麵相。

她挑了挑眉:“你最近減肥了?”

黃鶴軒一怔,和黃彭彭站在一起,身形顯得健碩不少,身材中等。

黃彭彭拍把大腿:“神了,你怎麼知道我爸減肥?他之前胖的像一頭豬一樣。”

黃鶴軒給黃彭彭來了個腦瓜崩:“閉嘴!”

雲七七笑而不語,找了個位置坐下,拿了乾淨的茶杯,倒了口茶水喝。

下一秒,她睫毛下的美眸一沉,打量著黃鶴軒,道:“你這一生隻能胖不能瘦,隻要發胖財運就好,若是忽然無緣無故地瘦弱下去,將有破財之兆。”

“……”黃鶴軒頓時毛骨悚然,後背直髮涼。

他換上一副討好的姿態,隨手拿了桌上的山楂片,親自給雲七七剝開包裝:“大佬,吃山楂。”

遞山楂的動作,硬生生的作出了遞香菸的模樣。

雲七七不為所動,反倒是翹著二郎腿,帶有一絲狂妄不羈的表情,就這麼瞥著黃鶴軒。

黃鶴軒被她這麼一直盯著看,冇了底氣,心中有點虛!

鹿婉掩唇笑了下,自然看得出這是雲七七的伎倆。

“雲大佬,山楂味道不錯,您真不嚐嚐?”黃鶴軒依舊討好,笑臉相迎:“還有您說我發胖財運就好,真的假的?”

雲七七慵懶掀眸:“嗯,當然真的了,你好好想想,你胖的時候是不是財運挺好,一瘦下去你就破財,欠債。”

她抬起白皙的掌心,伸在半空中,索要山楂。

黃鶴軒立馬將山楂片一顆一顆倒在她手上,靈光一現:“還真是,我以前胖的時候做生意那叫一個好,從來冇虧過什麼大錢。”

雲七七嚼著山楂片,悠閒氣息,很是輕嗤地笑了聲。

這一笑,彷彿就笑到了鹿婉的心巴上,這樣的女人千姿百態,太帥了。

“大佬,大師,求指點迷津。”黃鶴軒不再輕視眼前的丫頭片子。

現如今隻要能幫他轉財運,就是祖宗,讓他乾什麼都可以!

他隻想還上手上的這筆巨大債務。

“你說說看自從你瘦了之後,你破財的具體情況吧,我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