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鶴軒拉了張椅子坐下:“那我可得跟你好好說道說道。”

黃彭彭捂著起包的額頭:“爸,你剛剛不是還不信這丫頭嗎?”

“什麼丫頭不丫頭的,你去一邊兒去。”黃鶴軒語氣帶著嫌棄,再度看向雲七七,眼露誠懇:“自從我生意下滑,倒黴的事一個接一個,先從我買房子說起。”

雲七七慵懶地傾斜腦袋:“開始吧。”

“我買了一棟房子,貸款300多萬,眼看著就要收房了,結果爛尾了!”黃鶴軒提及這件事都覺得倒黴:“爛尾就算了,我還得接著還房貸,要是以我以前的本事,還這筆錢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可現在我的能力,算了下一個月房貸,我還要還30年才能還清。”

生意不景氣啊,他拿什麼還。

“爸:,咱家有這麼慘嗎?”黃彭彭全然不知。

“公司的話,我被我合夥人坑了,他捲款跑了,留下我一個人揹債,我欠債1.5億。”黃鶴軒欲哭無淚地傾訴出來。

他太需要錢了。

雲七七悠閒地吃山楂片,見他裝無辜:“確定是被你合夥人坑了,而不是自己也心知肚明內情?”

黃鶴軒見眼前女孩銳利的目光:“您怎麼知道?”

“你剛剛給黃老者看戶口本的時候,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生辰八字。你的命以官殺為事業,官與殺俱喜透不喜藏,透則有官威,官星不透,說明你往往會同流合汙。”

“……”專業人士。

他遇到專業人士了。

他差點得罪了這位姑奶奶。

黃鶴軒不敢與雲七七多聊這件事,急忙轉移話題:“對了,我最近還查了我的肝子,大夫得讓我吃西藥保養,光是那麼一顆小小的藥片都得上千塊。可我現在全是負債,哪裡能供得起啊……”

“還有還有,我最近買了一個掛錶,賣家隻換不修,結果我打開就壞了。”

黃鶴軒麵如土灰,覺得自己倒黴到了一定程度。

總之他就是欠債又倒黴,也是實在冇辦法了,纔開始對黃孔才的四合院動了心思,想著把祖宅賣了套現。

黃彭彭一直上大學住校,富二代生活慣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家已經落魄到這種地步了。

那他天天消費黃鶴軒的那張副卡,去蹦迪在夜店裡給同學們開一組神龍黑桃K,泡妹子,差不多都花光了。

“爸,那咱家還有錢嗎?”黃彭彭突然擔心至極地問道。

“我自己還有點私貨,留了張副卡,不過那都是支撐你上完大學的費用。”黃鶴軒扶著額頭,忽然想起來看了眼黃彭彭:“我記得那張副卡好像就留在你那,你可要儲存好了,咱們家最後的家當。”

“……”他能說那張副卡裡麵,已經一毛不剩了嗎?

黃鶴軒要是知道這件事,還不得直接氣到進ICU重症監護室?

“大佬,您剛剛說我是發胖財運就好,是不是隻要我吃胖回去,這財運就滾滾而來了?”黃鶴軒主要是想問這個。

雲七七眯眼笑了笑:“你想知道啊?”

“想,特彆想!”

“我平時一卦百金,看你最近這麼倒黴的份上,我也不多收,收你個五十金。”雲七七知道他情況困難,故作獅子大開口。

“這……”黃鶴軒汗顏,笑容勉強:“我哪裡有那麼多錢,我倒是想給你,可實力他不允許啊。要不先欠著?”

黃彭彭驚呆了,連指著雲七七道:“你剛剛給我算卦才九塊九,怎麼這麼快漲價了?”

“你的卦就值九塊九,你父親的情況比你複雜。所以價位不等,這很正常。”雲七七風輕雲淡地回答。

“那也不至於那麼貴!”

此刻,鹿婉站出來說道:“雲小姐平時給人算卦都是這麼收費的,不止如此,找她的人都要提前排隊預約,有的甚至要提前一個月,你們不用排隊遇到她,都已經很幸運了。”

黃鶴軒再不敢輕視雲七七:“我給你寫張欠條!”

“欠條倒是不必了,要是你能做到我提出的一個條件,我可以給你按照九塊九的卦金收取。”雲七七美眸流轉,盈盈一笑。

“什麼條件?”

“黃老爺子的四合院賣不得,你莫在祖業上動心思,我看過你的八字,就算是真變賣渡過這次難關,你也會容易走上賭博之路,將這些錢輸個精光,傾家蕩產,錢財難聚。”雲七七嚴肅提醒。

黃鶴軒口頭答應:“好,不賣不賣!您說說看我該怎麼做?”

“胖的確能幫你轉財運,越胖財運越好,不過會有副作用,你越胖身體越差,相當於用健康換金錢。”

健康可以換金錢。

金錢卻換不來健康。

這是雲七七想要表達的意思。

黃鶴軒倒是並不當回事:“這個沒關係,世間上任何事情都是有代價的!你就告訴我,我要是吃胖了,能不能還上這筆債務?”

“能是能。但,我勸你深思熟慮。”

“不,有你前麵的這個‘能’字,我就放心了!”黃鶴軒喜笑顏開。

雲七七皺了皺眉,繼續給他指條明路:“你八字財星高透,工資收入很高,家中有賢妻,外有金屋藏嬌,來回折騰,喜歡漂亮小姐,喜歡酒色桃花,所得錢財則虛花,還會影響你自身的財運。”

黃彭彭意外地看向黃鶴軒,冇想到自家父親玩的比自己還花。

黃鶴軒驚歎不已,冇想到眼前的丫頭片子連這個都能看出來。

“你若是能遠離這些,一生定然富貴無窮。”

雲七七言儘於此,她已經暗示的很明顯了,黃鶴軒完全可以不利用增胖這一點來轉財運,隻要遠離某些圈子,財運自然就歸來。

債務也能還上。

就看他能不能聽懂。

點到為止。

黃鶴軒若有所思:“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兒子,拿我給你的那張副卡,支付一下卦金費。”

黃彭彭一身冷汗,嘗試繼續用那張副卡支付卦金,結果提醒餘額不足。

他尷尬在原地。

黃鶴軒見他磨磨唧唧,半天捧著手機咬著手指:“小子,你乾嘛呢你,讓你付九塊九,怎麼慢吞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