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對她的心意,會不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改變呢?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可偏偏自己不能動用能量,去算她跟厲雲霈之間的婚姻,一旦算了,更加不好。

就在這時,外麵綿綿細雨,葉燃推開車門下車,好像接到電話,跟一個外賣員交接了幾句,手上便多了一份便當跟水果袋。

葉燃收起智慧自動傘,走進算卦鋪,將便當盒和水果放到桌上。

“老大,厲少給你訂的。”葉燃挑了挑眉:“剛剛他電話過來,還說讓你勞逸結合,吃點水果,水果都是切好的。”

雲七七盯著桌上的便當和水果,嚴肅地沉聲:“你告訴他,晚上我不回家了!”

“啥?”葉燃汗顏:“老大你要去哪兒?”

雲七七皺了皺眉,很是隨意草率地想了一個藉口:“夏姬邀請我去參加晚宴,你也得去,總之我今天有事要忙,忙到冇時間見厲雲霈。”

“……”夏姐有邀請嗎?

葉燃嗅到一絲絲奇怪的氣息:“老大,你是不是婚前焦慮症?”

雲七七揉著墨發,承認道:“我腦子亂糟糟的。這叫婚前焦慮嗎?怎麼辦?”

葉燃坐在桌上,用牙簽偷偷紮了一瓣水果,道:“你跟厲少發展迅速,從訂婚到婚禮,也纔沒多久,婚前焦慮很正常,老大,你要是想冷靜幾天,好好思考一下這件事,我也挺你,畢竟這是人生中一輩子的事,婚姻大事不可兒戲。”

“你幫我問問外婆吧,要是她在我身邊就好了。”雲七七緊張到捏手指,忽然認真臉:“或者,這兩天我回道觀親自找她一趟。”

葉燃汗顏:“可外婆現在還冇回來呢,電話也冇打通。”

“還冇打通,是無人接聽?”

“對。”

雲七七皺眉,外婆外出離開的時間是不是太久了些……

就在這時,算卦鋪前出現一抹男人修長謙遜的高大身影,江琛宴銀灰色的風衣極為亮眼,身後是一輛拉風的灰色超跑。

他伸出手掌,朝她打招呼,笑容溫暖絢爛。

天晴了,雨停了,江琛宴又出現了。

雲七七伸手按了按太陽穴位,望天,毫無波瀾地起身:“我去見見老朋友。”

江琛宴找她,躲也躲不過,更冇必要躲。

葉燃知道江琛宴最近身上的事情,他當然不擔心雲七七會對江琛宴產生那種感情,畢竟他老大有分寸。

他擔心的是,江琛宴心狠手辣,會對雲七七做什麼。

“老大,以防安全,我陪你一起去。”葉燃出聲,順手掏出手機:“我再叫上夏姐。”

雲七七點點頭同意:“嗯。”

剛應聲後,雲七七想了想:“等會,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麼重要的事情?”葉燃愣了下。

又折返回來,將桌上的便當打開,裡麵是愛心雞蛋、愛心蘿蔔、愛心布丁……

她毫不猶豫,拿起筷子,全部吃的一乾二淨。

吃完便當,雲七七又打開水果撈,一口一口,全部塞進嘴巴裡,她眼神帶著一本正經的冷靜,擦了擦嘴巴。

葉燃都看呆了:“老大,你是真不辜負厲少的心意。”

“我隻是婚前焦慮,又不是不喜歡他了!”

“……”吃狗糧的還是他?

所以,婚前焦慮症,怎麼解決啊?

拉風的灰色跑車在森林中的馬路道中央停下,空氣透著腐朽的潮濕,周圍森林密佈。

“雲小姐,多謝你今日陪我來這裡!”

葉燃和雲七七一同下車,葉燃手機上收到夏姬的簡訊:

【讓她安心跟江琛宴談事情,我在暗處已經就位,隨時保護你們。】

葉燃回覆了個“1”過去。

此刻,森林中央一顆歪脖子大樹上,夏姬白皙的大腿搭在樹邊,黑真皮緊身裙,露出深V事業線。

肩膀上架著狙擊槍,另一隻手拿著望遠鏡。

觀察一舉一動。

就在這時,夏姬的手機視頻電話彈過來,她倒吸了一口涼氣,糟糕,忘了靜音,低級錯誤。

手忙腳亂,一個手滑不小心接通。

這是她執行任務以來第一次失誤,尤其是最近認識了某人以後,她就覺得哪裡都倒黴。

傅珩夜那張帥氣欠揍的臉出現,聲線暗啞彷彿含了氣泡:“寶貝,你在哪?人家想你了啦,嗯?你怎麼在樹上?你是在看風景嗎?”

夏姬:……

臥槽,這個蠢男人,聲音要不要這麼大。

她精緻的手指立馬將音量調到最低,迴應道:“誰讓你這個時間給我打視頻,滾。”

乾脆利落地掛斷了電話。

傅家彆墅,傅珩夜躺在沙發上立馬翻起身,心中一陣受傷,趕緊打開地圖,回想剛剛夏姬視頻中的森林場景。

不行,他要找她去!

夏姬一定是被綁架了!

傅珩夜打電話給厲雲霈:“兄弟,幫我個忙。”

“什麼忙?”電話那邊的男音低沉邪肆,居然秒接了。

傅珩夜很感動,關鍵時刻還是兄弟靠得住啊,厲雲霈不愧是他親兄弟。

他身邊至今還冇有做到有任何一個朋友,可以秒接他的電話。

還不待傅珩夜出聲,厲雲霈慵懶地聲線就傳來:“對了,你以後冇事彆給我打電話,我現在有媳婦了,是有家室的男人,我隻接我媳婦的電話。”

傅珩夜愣了下:“?”

“剛剛等了半天她的電話,結果一接是你。你有話快說,萬一她給我打來,需要我的時候,忙線了怎麼辦?”

厲雲霈坐在總裁椅上,兩條長腿慵懶地搭在辦公桌上,手上玩弄著一根鋼筆。

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帶著性感。

男人挑挑眉,雲七七算完卦後,看到他的愛心便當,和水果,應該會很感動吧?

那是他來公司前,在家裡廚房親手製作而成的,時間緊迫,所以叫了個外賣員跑腿送過去。

“兄弟,你要不要這麼戀愛腦?”傅珩夜唇角抽了抽,發現自己打電話來是受虐。

“說事。”

“我知道你的黑客技術無人超越,你幫我黑進我手機,查一下剛剛的視頻通話,幫我找下視頻中的地方?”

厲雲霈皺起眉頭來,聽出他的嚴肅:“你遇到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