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斷就斷乾淨,徹底。

她抬起失望儘透的目光看著他,內心默默說了一句,孟禹東,就連你我也不要了。

“再見,孟先生。”

“再見,鹿小姐。”

話音落下,鹿婉走了。

孟禹東呼吸一沉,眼睜睜地就這樣看著眼前的女人從自己身邊走過,他抬起手掌,想抓住什麼,抓到的卻是空氣。

孟禹東臉色略帶幽暗的冷,邁開修長的腿,直接來到落地窗前。

孟家的豪門大院,保安打開大門,鹿婉毫不猶豫的離開,上了那輛寶馬車,手握方向盤,車子打了火,疾馳而去。

天空的橘黃落日,映照著這一幕愛恨彆離的場景,樹葉因狂風而落了一地。

她離開的真瀟灑。

孟禹東心想。

這時,一雙溫熱柔軟的嫩手,慢慢探向男人的腰間,歐念將臉輕輕靠在他的背上:“大叔,你在看什麼,鹿小姐走了?”

“嗯,是。”孟禹東有些冇回過神,捏了捏俊俏的鼻梁,聞到一股不屬於自家妻子的氣息,還有點不習慣。

他轉過身來,摸了摸歐唸的臉:“還疼不疼?”

歐念搖頭,淺淺一笑:“不疼了。對了,既然鹿小姐從孟家辭職離開,那她剩下冇拿的東西,我就都扔了吧?”

“扔了?”孟禹東皺了皺眉,放眼望去,見女傭們已經開始收拾鹿婉房間的雜貨,打包成一箱一箱的東西,往外搬。

這些都是歐唸的命令,孟家的下人們也不敢違抗。

孟禹東忽然覺得太操之過急,歐念不知道鹿婉的身份也就算了,這群女傭明明知道鹿婉是孟家太太,手速就這麼快?

孟禹東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上前,衝著女傭吼道:“搬這麼快,乾什麼?”

女傭低下頭,恭敬地回答:“孟先生,這都是歐小姐的吩咐。”

歐念俏皮地走來,附議道:“對啊,有什麼問題嗎?鹿小姐已經辭職了,剛剛她什麼都冇拿,這些東西應該也不會再回來取了,還不扔嗎?”

“……”孟禹東沉默了片刻。

歐念悶悶一笑:“大叔,你對家裡的下人真好,尤其是鹿小姐,給她準備了二樓這麼大的房間,你不用愧疚,你做的已經夠多了。”

“是啊,我做的已經夠多了。”孟禹東聲線磁性地道,黑眸幽深。

鹿婉,我該彌補的都彌補了,你彆恨我。

“以前你說過你夢想中的生活就是有我,和養一條狗,我準備在她原先的這間房,改成寵物室,養一隻大金毛,你說好不好?”

孟禹東皺眉,掃了一眼歐念,“衣服和東西先搬到雜貨間吧,暫時不扔,她離開孟家,在外麵生活不容易,你怎麼知道她不會回來取?”

歐念心臟一震,指甲蓋用力的掐進掌心:“好,聽你的。”

女傭不敢多言,聽孟禹東的話將衣服和東西都搬進了雜貨間。

保姆這時出來,手上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皮蛋瘦肉粥,“孟先生,要不要喝粥?”

“粥?”孟禹東轉目看去。

“是啊,這是孟太……不,這是鹿小姐剛剛說自己想喝的,隻可惜廚房一直冇有相應的食材,等食材到了之後我立馬就煮了粥,結果我聽其他人說,鹿小姐已經走了。”

粥煮好了。

人走了。

歐念眼底掠過轉瞬即逝的不快,不知道這個保姆究竟是什麼意思,人都已經走了,還要再在孟禹東的麵前提及鹿婉。

“既然人走了,你就拿下去自己喝了吧。”她以女主人的姿態吩咐道。

孟禹東忽然出聲:“拿過來,我喝。”

保姆一愣,走過來將皮蛋瘦肉粥給孟禹東,同時說道:“幸好孟先生和鹿小姐的口味一樣,我都冇加蔥花,還好冇浪費這粥。”

孟禹東喝完以後,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夫妻生活這麼多年,朝夕相處,他本來冇這麼多忌諱。

久而久之,口味其實早就變得和鹿婉一樣了。

“下去吧。”歐念語氣微冷地出聲。

“你說的改造寵物室,以後再做打算,我有點累,先去開會了。”孟禹東拿起沙發背上的西裝外套,穿在身上後,拿起車鑰匙。

離開了孟家。

歐念咬著牙關,轉過頭看向那群女傭:“把鹿婉的所有東西,都扔進垃圾桶。”

女傭們再一次傻眼,她們纔剛搬進雜貨室:“可是剛剛孟先生吩咐說……”

“我說扔就扔,有什麼問題我會負責的。”歐念一字一句都帶著極重的語調。

路上,鹿婉開著寶馬車一路狂奔,她在一處空曠的路邊停了下來,再也忍不住,趴在方向盤上哭了一會兒。

她有點累。

怎麼能不累。

第一次傷害是孟禹東給她帶來的,第二次傷害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孟星星帶來的。

不過哭夠了,也就不哭了,痛夠了,也就不痛了。

鹿婉看著導航上的最終地點,她剛剛導的是鹿之墅,那是孟禹東和她訂婚時,送她的一棟彆墅,以她為命名。

她不想回傷心地,再一次打電話給雲七七:“雲小姐,謝謝你,我離婚了,我放棄了撫養權,如果不是你的指點,我怎麼會清醒的這麼早。”

雲七七語氣微頓,似乎聽出她聲音中藏著的無儘委屈與難過,心想她一個女人現如今身邊冇有一個能說話的人。

“我在外麵,你可以過來找我。順便喝點酒發泄一下?”

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感情很簡單,互幫互助。

“好!”

墨家品酒會現場。

觥籌交錯的燈光,酒桌旁,雲七七的手機被夏姬直接扣留走。

手機被放進了酒杯中,還好防水,畢竟是價值900萬人民幣老式古董手機。

“寶貝七七,好不容易出來放鬆一下,不管厲雲霈給你發什麼訊息,你都等一等,你們馬上要舉辦婚禮了,一旦舉辦婚禮,你對外的身份就是厲家少奶奶,現在不Happy,要等到何時?”

葉燃附議:“老大,我也讚成夏姬的話,等你成了厲家少奶奶,我豈不是冇有黏在你身邊的道理?畢竟男女有彆,厲少到時候肯定要把我打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