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門就能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媒體記者話不多說,直接推開門就一窩蜂的衝進去了,身後的看客也緊跟其後。

古家老太太八卦臉上線,要是厲老太太的孫兒厲雲霈真做了這樣的事,那厲家的名聲就毀儘了,對於古家來說是好事。

十大家族之首,也該讓位了。

“我這個老太婆也進去看看。”古家老太太端著架子,動身走進去。

江琛宴笑而不語。

林梟活的通透,餘光掃了一眼江琛宴,這騰空出世的江家大少爺果真不一般,城府極深。

金富貴吃瓜後,雙眼震驚至極:“什麼?厲先生跟墨千夏,這怎麼可能啊,我也得進去瞧瞧。”

墨修逸聽說是自己的妹妹墨千夏,直接推開身邊的人就衝了進去。

又進去一個。

秦添珩臉色沉重,在他心目中,厲雲霈絕不是那種吃著碗裡瞧著鍋裡類型的男人,更何況他跟雲小姐婚禮在即,感情良好。

這件事一定是陷害,他也要去看看!

莫天下和孫家四兄弟也都一同進去,一探究竟。

最後進去的則是江子誠和江明珠,這對父女的臉上都掛著極其燦爛的笑容,要是厲家因此垮了,那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大喜事。

所有人都進去以後。

江琛宴一眼在人群中看見雲七七,走到她的身邊,見她站在原地遲遲未動:“怎麼,害怕看到自己接受不了的畫麵嗎?”

“你乾的?”雲七七的美眸夾雜一絲涼意,抬眸望向江琛宴。

她的眼神,帶有刺骨的冷。

周圍的空氣都驟冷了幾分。

江琛宴笑容戛然而止,薄唇緊繃成一條線,身子微僵,有點被她帶鋒芒的氣場嚇到。

“怎麼能是我乾的?雲小姐,世界上哪裡有不偷腥的男人,我隻能說你和厲雲霈相處的時間太短,以至於你還不瞭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或者是將他想太好了,你也不要太難過!”

“……”

“雲七七,你應該慶幸還冇有完全嫁進厲家,成為厲家少奶奶就認清了他。”

他的聲音蠱惑磁性,以朋友的視角進行開導安慰,正要用手拍拍她肩膀。

若是換做其他人,早就被這張具有迷惑性的溫柔臉龐給欺騙,可偏偏雲七七不吃這一套。

雲七七冷冷盯著他的臉,打斷他的話:“江琛宴,你的手段太卑劣了。”

江琛宴皺了皺眉,莫名因為她這一番話心裡不舒服,咬牙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相信他?”

“眼見不一定為實,更何況我冇看見。”雲七七頗為冷漠地回答,掐著掌心。

“要不要跟我打賭,等會的場麵,他絕對會讓你失望!”

不等江琛宴說完,雲七七冇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一秒視線,直接抬步就走進宴廳,她就不該猶豫的。

江琛宴望著雲七七冷厲的單薄背影。

她明明什麼都冇說,卻用實際行動來告訴他,她相信厲雲霈。

該死的!

江琛宴咬了下後槽牙,緊跟上腳步。

……

“砰!”

滿地的碎酒杯,記者媒體擁擠進來後,發現根本無處下腳,地上全部都是碎玻璃渣。

厲雲霈目光帶有寒芒地向眾人掃去,氣場冷冽強大地坐在椅子上,雙腿筆挺交疊,又一個杯子朝墨千夏砸過去——

“墨小姐還真是好本事,叫一群記者進來,敢給我厲雲霈下套?”

在空中劃出漂亮的拋物線,杯子粉碎,摔在了墨千夏的裙角旁。

墨千夏嚇得花容失色,坐在地上動彈不得:“啊!厲先生,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她冇想到厲雲霈竟然會發這麼大的火氣,剛剛遠看還那麼溫柔,現如今性格卻陰騭冷戾,如修羅閻王般可怕滲人。

是有暴力傾向嗎?

媒體記者們現如今也不敢亂拍,因為厲雲霈渾身上下穿戴整齊,靜默坐在椅子上,目光夾雜著極其陰涼的幽暗。

誰敢惹這位厲爺?

他們慫了。

厲雲霈手上輾轉酒杯,看見江琛宴進來,再次冷笑一聲:“我問你,在場這麼多人,你給我指認,是誰教你過來勾引我的!”

全場十大家族的人都傻眼了,不論是金富貴還是林梟,還是莫天下,都紛紛往後退出了一步。

古老太太也頭一次見識到了厲雲霈真正的狠厲手段,分明剛纔他們提及雲七七的時候,他還滿臉笑容,溫柔似水。

可現在,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所有人一度忘記厲雲霈原本就是嗜血修羅的帝王,隻不過是雲七七的出現,改變了他暴戾的脾氣罷了。

墨千夏渾身顫抖,目光慢慢投向在場的人。

凡是被她看過去的,都避開了視線,生怕厲雲霈誤會。

“嗬,我今天還非要查清。”厲雲霈氣勢外放,整個包房就他一人坐著,薄唇輕勾:“再給你個機會,說嗎?我不介意用杯子真砸你!”

“……”墨千夏嚇得身子一抖,最終看向了江琛宴。

厲雲霈如同冰山,目光戾氣地掃向江琛宴,下一秒便看見了雲七七,皺緊眉頭,秒變冷靜。

老婆來了?

墨修逸心臟一沉,避免更大的禍端出現,上前一步攙扶起墨千夏:“厲少,這主意是我給她出的,我告訴她喜歡一個人就該表白,但我不知道她暗戀的對象是你,造成了相應的誤會,實在對不起!”

“哥……”

墨千夏愣了一下,冇料到自家兄長會站出來幫她圓場,她咬著唇,無地自容極了。

剛剛所有人冇衝進來前,她本來想按照江琛宴所說的脫光了站在厲雲霈的麵前,可還不等她完全勾引成功。

厲雲霈就用儘了最難聽的話,將她羞辱了個遍!

簡直太難聽了。

厲雲霈戾氣退了一半,但全然都是因為雲七七在場,“是麼?”

墨修逸聽見厲雲霈的口吻有所鬆動,認真低下頭道歉:“對,這件事是誤會,千夏,我再告訴你一次,厲少已經訂婚了,他的未婚妻是雲小姐,兩人馬上就要舉辦婚禮,你聽明白了嗎?”

墨修逸側過臉,冷靜地詢問墨千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