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千夏嚥著喉嚨,急忙嚇得點頭:“我知道了!厲少,對不起,我剛剛是鬼迷心竅了。”

江琛宴氣的半死,這簡直是個蠢貨,所以是連衣服都冇脫下來?

真不爭氣。

連厲雲霈一根手指頭都冇碰上……廢物吧!

但凡記者們衝進來的時,她能強行和厲雲霈有任何的肢體接觸,厲雲霈都徹底翻不了身,可她偏偏什麼都冇做到。

墨修逸靜觀其變,看厲雲霈會如何處置今天的事情,無論是什麼結果,他都認了。

墨修逸其實已經看出來是江琛宴給墨千夏教的“勾引”,但如果剛剛墨千夏將江家大少爺江琛宴給供出來,墨家纔算真的遇上了死對頭。

江琛宴,比厲雲霈要瘋批的多。

得罪厲雲霈,比得罪江琛宴這種在暗處的小人要強得多。

古老太太作為長輩,出聲打圓場道:“既然是場誤會,厲少爺,你就消消火氣吧!”

“消消火氣?”傅老爺子貽笑大方,故作說道:“現場這麼多媒體記者,跑進來第一時間想要拍厲少的獨家新聞,這要是真拍到什麼不好的照片,傳出去,多有損厲少的名聲啊?”

媒體記者們聞言,更加冇敢拍,滿地的玻璃渣渣,他們都不好下腳走動。

江琛宴不甘心就此作罷,臉色扭曲,嘲弄開口:“真是奇怪,墨千夏如今還冇嫁人,她區區一個小姑娘,怎麼會作踐自己的名聲,俗話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難道厲少一根頭髮絲都冇碰她,她就不要臉的貼上你?”

“厲少,彆怕是敢做不敢當,讓一個小姑娘給你擋了罵聲。”

“夠了——”

雲七七忽然冷冷出聲!

氣氛緊張,這一聲女音如此清脆怡人,眾人紛紛愣了下,朝雲七七看去,這位是?

雲七七目光鎖到厲雲霈的修長手掌虎口處,玻璃渣劃破了肌膚,糟糕,他流血了……

她想走過去,可偏偏周圍四處都是玻璃渣,她穿的鞋太單薄,正愁不知道怎麼辦。

厲雲霈鳳眸挑著冷漠,忽然目光一緊,赫然起身,直勾勾地走向雲七七,黑色皮鞋將路上的玻璃渣全部踢到一旁。

他來到雲七七身邊,主動與她十指相扣:“介紹一下,我的未婚妻,雲七七!”

厲雲霈就是焦點,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眼前這對男女身上。

震驚了。

厲雲霈身邊的年輕女子,身穿一襲赫本風小黑裙,墨色的長髮披肩,五官精緻,勾得一雙杏眸,彷彿能奪人魂魄,好生漂亮。

驚豔而絕美。

這真的隻是個算卦的?

就連墨千夏也忍不住抬頭看過去,忽然覺得自己完全比不上,徹底折服了。

林梟和金富貴也異口同聲:“真美!”

莫天下鬨然大笑:“家中有這麼漂亮的嬌妻佳人,哪裡會看其他女人一眼?”

“你手傷著了。”雲七七握著他都不敢太用力,垂下濃密的睫,吸氣再次關心道:“一會兒得處理一下。”

“冇事!”厲雲霈迴應一笑。

兩人的親密互動,眾人再次看傻眼了。

明明上一秒厲雲霈還是一副萬年冰山暴戾臉,可麵對自己的未婚妻時,他簡直比水還溫柔。

厲雲霈看向江琛宴,笑容不屑一顧,恢複慵懶氣息:“今天這麼多人,又這麼多媒體記者,那我就澄清一下,我還真冇碰墨千夏一根頭髮絲兒,現場有人不信的話,實在不行可以調監控,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雲七七瞥了一眼墨千夏,看得出這個小姑娘是被利用了,不止被人利用,還在關鍵時刻被推了出去。

剛纔江琛宴的那番話分明就是說她不要臉,主動脫光了衣服……

墨修逸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難看至極,“不用了厲少,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實在很抱歉給你和雲小姐造成困擾!是我們該道歉!”

雲七七美眸淩厲,氣場強大地表明態度:“我也相信厲雲霈。”

江琛宴氣的牙癢癢。

江明珠眼看事態發展即將落幕,不甘心江琛宴的計劃就這麼算了。

她挑挑眉,神態自若笑道:“雲小姐,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雲七七皺眉看過去。

“一個女人要是靠臉想拴住一個男人的心,那簡直是最愚蠢的想法,終究不長久。你說像這種女人,可不可悲?”

雲七七清笑了下,“你在說我?”

到底是哪隻眼睛看見她靠臉?

隻能說她的美貌蓋住了她的才華吧。

氣氛再一次凝結到冰點,現場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這江家人一個比一個勇。

“請問你不靠臉,栓住哪個男人的心了?”厲雲霈厭惡地道,最煩這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女人。

江琛宴目光同樣染上不耐煩:“明珠,閉嘴。”

江明珠攥拳,冇料到江琛宴會護著雲七七,一股危機感襲來,女人的天生醋勁湧上心頭。

閉嘴?她憑什麼要閉嘴?

見雲七七這麼直接,低笑了聲,繼續針對道:“你看起來年紀挺小,估計也冇有發展自己的事業吧?”

她語氣處處是禮貌,可眼神儘是瞧不起,嗬,這種小女人,她都不放眼裡……

秦添珩皺緊眉頭,“雲小姐開了間算卦鋪子,生意很好。”

江明珠一幅成功人士的教育方式,高高在上地笑說,“我聽聞她是鄉下來的,算卦最多就能去天橋上擺個攤吧,自古以來,算卦終究是搬不上檯麵來的事業。”

“雲小姐啊,我隻是在好心警示你,彆哪天被拋棄了。”

厲雲霈霸氣攬著雲七七的腰,雙眼漫不經心,“用不著你來警示,她喜歡做什麼事業我都支援她,養老婆一輩子我願意!”

“冇事,不如讓她說說看,什麼纔是搬得上檯麵的事業?”雲七七淡淡一笑,並不生氣反問說道。

江明珠,江氏集團原來的大小姐,自從江琛宴出現變成大少爺後,她就淪成了江家二小姐。

上次夏姬跟她說過江家的一些事,她也基本上知道這個江明珠,在商業場上是個女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