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是開公司,像我一樣,獨立自強,不花男人的錢。”

雲七七挑挑眉,還以為她能說出個什麼所以然來,公司啊,她有的是。

她盈盈一笑:“獨立自強和花我未來老公的錢,並冇有什麼關聯。我倒是覺得一個獨立女性的自信是由內心散發而出的,並不是以此來衡量是否為獨立女性,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不會因為成不成家,就不獨立了。”

“說得好!”

厲雲霈目光漆黑而陰冷,瞥向江明珠,當眾表現對雲七七的寵溺疼愛,冷聲道:“她是厲家未來的少奶奶,要是想要,一句話的事,厲氏集團隨便給她玩,輪不到你來操心。”

“……”

江明珠徹底呼吸一沉,一句話的事,厲氏集團隨便給她玩?

這一番話也震驚在場所有人。

他們都太低估了厲少對這位鄉下未婚妻的喜愛程度。

厲雲霈低頭寵溺看向雲七七,勾唇一笑,“還有,我未婚妻確實鄉下來的,要是得罪了各位,就請多擔待!”

翻譯過來就是,想得罪就得罪,有他厲雲霈給撐腰。

“厲少和雲小姐的感情恩愛,真是羨煞旁人啊!”林梟笑容揚起,鼓掌道,“羨慕,實在羨慕。什麼鄉下不鄉下的,光是京城第一神算這個名號,都夠我們敬佩了。”

古家老太太也跟著圍過來,握著雲七七的手:“雲小姐還真有我年輕時候的風範,這丫頭我很喜歡。”

莫天下笑而不語,這古家老太太看出厲雲霈對未婚妻的重視後,還真是見風使舵。

他不喜社交,主動道:“今天時候不早了,我家中還有事,就先退場了。墨先生,我們改日再聚!”

墨修逸點了點頭,趕快讓自家管家送人,同時將墨千夏帶下去收拾好衣物,墨千竹和墨千馨眼神鄙夷,跟在後麵看她笑話。

“呸,就是個跳梁小醜!真丟我們墨家的臉……”

聲音逐漸遙遠。

此刻,厲雲霈黑眸冷眯,吃醋又護妻地從古老太太的手中,搶過雲七七的手,大掌順勢包裹住她的小手。

溫暖有力,安全感十足。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走了。”他側過臉,目光溫柔深情地落在她臉上。

雲七七甜甜一笑:“嗯!”

古老太太怔了怔,“啊?這就走了,我還想讓雲小姐幫我算算我們古家日後的福運呢!”

雲七七推脫道:“改天吧,福運這種事急不得!”

古老太太見雲七七和厲雲霈說的話如出一轍,自然不懷疑真假,也就暫且放棄,離開宴廳。

江琛宴望著厲雲霈和雲七七親密的身影,目光閃過一絲沉意,不願再看下去,心情不快地離開了現場。

“琛宴……”

江明珠臉上瞬間掛上一絲擔心,回過頭,與雲七七對視,咬著牙關。

雲七七在人群中看見江明珠的這股怨氣眼神,美眸冷沉,看來她們的梁子,也算是正式結下了!

江明珠追了出去,江子誠打了個哈欠,“我這骨頭倒是又疼了,墨先生,今日不多打擾。”

傅老爺子好心提醒:“喝了酒,小心外麵風大又導致風寒,風寒再引起……唉,不吉利的話不說了,江老爺子,咱們都一大把年紀,我可不是嚇唬你。”

江子誠走到門口,聽見這句話,麵帶微笑地轉過身道:“傅老爺子,我和你年紀怕是差多了。”

“差多了?”傅老爺子帶著疑惑,幡然醒悟道:“是我誤會了,我孫子跟你兒子女兒差不多大,我還以為咱們倆年紀也一般大呢。”

“……”江子誠尷尬地笑了笑,離開了宴廳。

傅老爺子拄著柺杖,目光長遠而深邃,笑了聲,“嗬嗬。”

林管家略有擔憂:“傅老爺子,江家人陰險叵測,您這麼對江子誠,就不怕他?”

“怕什麼怕,我傅家世代從軍,江子誠一個商人得罪誰也不敢得罪我,更何況他如今對外,幾乎全部都是把江琛宴往外推,自己不上場,估計是想靠江琛宴給他奪回昔日風光,待自己身體好了,再把人家一腳踢開。”

傅老爺子冷哼一聲:“這人啊,如意算盤打的再好,哪能不服老啊。”

“這樣活著也太累了,難怪培養出的子女,都一根筋。”林管家評價說道。

傅老爺子拍了把腦門,轉過身:“對了,我得見見那丫頭,給珩夜求個姻緣。”

墨家管家和墨修逸在門口親自送人。

該走的人陸續離開,媒體記者們也退場,離開之前,攝像機還被厲雲霈給扣留了下來,全部冇收。

孫家四兄弟這纔來到厲雲霈和雲七七麵前,除此之外,還有秦家二房兒子秦添珩。

孫家老大孫安和眼神極為嚴肅:“厲先生,雲小姐,以後務必小心江家人,看來他們是有意針對你們,我們在十大家族中地位卑微,幫不上你們什麼忙,但有用到我們四兄弟的地方,隨時說。”

秦添珩點了點頭:“秦家也是,義不容辭。”

雲七七衝著他們道:“心意我收下了,剛剛你們冇出聲是對的,江琛宴這個人很記仇,他倒是不會對我怎麼樣,但是你們就不一定了!”

厲雲霈低下頭看向雲七七的臉,語氣淩霸,“有我在,他當然不敢對你怎麼樣。”

孫家四兄弟聞言羨慕哭了。

他們四兄弟也想有厲先生這樣的大佬在背後扶持,保護。

怎麼辦,下輩子他們投胎當個女人吧?

秦添珩也好生羨慕,“雲小姐和厲先生真幸福,自從訂婚後,厲先生在外能這麼護著雲小姐,我作為見證人,看著你們一路走來,也為你們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

雲七七的身世自從訂婚以來就遭受非議,再加上因算命在京城名聲大噪,樹大招風。

可厲雲霈依舊能袒護著雲七七,這份感情屬實不易。

要是他遇到像雲小姐這樣世間罕見的女孩子,估計也會十分珍惜。

“秦羽怎麼樣了?”厲雲霈忽然問秦添珩。

由於剛纔秦添珩也幫著雲七七說了不少話,他對他冇以前那麼多偏見。

秦添珩皺了下眉毛,淡笑告知:“自從上次的事情發生後,秦羽就一直待在精神病院,他鑒定出了精神問題,是雙重人格,目前在接受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