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回想這件事情的時候,始終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病情呢,有冇有好轉?”雲七七追問。

秦添珩做大哥倒真是秦家的福分,在這期間,秦添珩要真是想霸占秦家,完全可以把秦羽從精神病院弄出來。

不按照精神病處置的話,秦羽就是殺人未遂,要坐牢,麵臨牢獄之災。

在精神病院,反倒是成了最好的選擇。

秦添珩點了點頭:“醫生一直說秦羽現在年紀還小,年僅八歲,所以早點治療是可以將副人格慢慢殺死,隻剩下主人格,到時候秦羽就會變回那個善良的自己,治療方麵倒是很順利,不過……”

男人的聲音微微停頓,帶著一些猶豫不決,不知道要不要說下去。

“不過什麼?”厲雲霈有些好奇。

雲七七皺眉:“你說出來,要是能幫上的,我可以幫幫他。”

秦添珩倒吸了一口涼氣,閉上眼睛,頗為沉痛地道:“秦羽,他說他想見你一麵。”

孫家四兄弟聽得後背都涼了,之前秦家小少爺的事情他們都聽說了,這秦家小少爺,就是個小瘋批啊!

雲七七略微沉思,“想見我?”

“對,他在精神病院也一直提及你的名字。”秦添珩緊皺眉頭,“治療的確是很順利,可這些似乎都是他為了見你,目前我和醫生溝通過了,他們說,現在還不能確定秦羽體內留下的,究竟是哪個人格。”

厲雲霈緊緊握著雲七七的手,眉眼冰冷:“既然這樣,那還不能見。”

“對。”秦添珩無奈歎氣,“我本來想等他的病情好轉,看看能不能將秦羽送到少管所慢慢培養,可現在情況太複雜了。”

雲七七倒是覺得當初秦添珩說過的話,全部都說到做到了。

“若是他哪天承受不下去,你及時打電話給我。”雲七七一臉嚴肅地道,像是已經預判到了什麼。

秦添珩心下一驚,望著雲七七的眼睛,忽然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的電話號碼是188XXXXXXX……”

雲七七正報出自己的聯絡方式,厲雲霈猛然掏出自己的手機,目光冷酷,“秦先生,電話不方便,你加我微信!”

秦添珩愣了一下,還冇記下雲七七的電話號碼,瞬間就更加驚喜了。

他滿臉不可置信:“厲先生,我真的能加你微信嗎?”

“當然能,你看我的樣子是在開玩笑麼?”厲雲霈挑了挑眉,不含糊地迴應道。

秦添珩受寵若驚,他早就想跟厲雲霈這樣厲害的人物結交,學習強者的為人處世,可偏偏上一次厲雲霈對他印象不好。

可這一次,厲雲霈居然主動要他加他微信!

他激動地掃了厲雲霈的二維碼,新增好友成功。

“我這一生,能有幸擁有厲先生的微信,真是……我的福氣!”

雲七七看得出來,秦添珩足夠激動,但她轉念一想……不對啊。

厲雲霈上一次在秦家,不是還很討厭秦添珩麼,還認為他是個偽君子,如今態度怎麼這麼積極。

孫家四兄弟表示很羨慕,尤其是看見秦添珩加上厲雲霈的微信,他們也有些忍不住,但不好意思開口。

乾脆道:“雲小姐,要不我們四兄弟也加你微信一下,方便聯絡!以後要是有什麼人想算卦,就給你推薦!”

雲七七挑了挑眉,頓時哭笑不得,“好啊。”

她正要答應下來——

厲雲霈目光冷沉,再一次將自己的微信打開:“掃我就行。”

孫家四兄弟更加驚喜,“好好好。”

雲七七這纔看出了厲雲霈的小心機,杏眸彎彎,勾唇一笑,原來他是吃醋呀!

厲雲霈正在加孫家兄弟四人的微信,一個個讓他們掃。

傅家老爺子恰好過來和雲七七聊天:“雲小姐,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傅珩夜的爺爺!”

“傅爺爺好。”雲七七溫柔一笑,傅珩夜的麵相難怪好,是家族基因好。

傅老爺子咳嗽了聲,見剛剛古老太太都被雲七七婉拒,他有了經驗之談,說道:“雲小姐,實不相瞞,我想在你這排隊算卦,主要不是為我,而是為我孫子珩夜,我想幫他看看姻緣。”

“要看傅先生的姻緣?”雲七七挑了挑眉頭,有些詫異。

傅珩夜還需要看姻緣嗎?

這位老爺爺怕是不知道自家孫子正在極為給力的……追求夏姬。

傅老爺子頓時愁眉不展:“是啊,我孫子最近被個神秘姑娘睡了好幾次,結果到頭來還不知道人家名字,我呀,擔心的不行,想看看通過卜卦能不能知曉對方姓名。”

“夏姬。”

雲七七脫口而出,就讓她為這對姻緣助一臂之力。

傅老爺子老眸充滿了震驚!

站在傅老爺子身旁的林管家,也幾乎驚呆了,慢慢轉過頭去:“老爺子,簡直太神了……”

“是太神了。”傅老爺子喜極而泣,又看向雲七七:“雲小姐,我方纔都冇給你看照片資訊,也冇告訴你我孫子的生辰八字,結果你都能準確無誤的說出正緣的名字來,我實在是佩服!”

“厲害,太厲害了!叫什麼?夏姬,夏小姐,林管家,快把我孫媳婦的名字記下來……”

林管家笑著點頭:“我記下了!”

雲七七微微汗顏,看著眼前老爺子的誤解,忽然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那就誤會下去吧!

“咳,他們就在樓下的休息室。”雲七七又道。

傅老爺子眼睛閃爍亮光,急忙轉過身:“不行,我得吃瓜去!哎呀,這雲小姐真是太神了……”

林管家瘋狂點頭,邊走邊回頭衝著雲七七感謝的道:“雲小姐,真是謝謝你的指點!”

傅老爺子極其逗比,加快腳步地同時還道:“我有孫媳婦咯……”

雲七七挑了挑眉,感覺自己成就了一番美事。

本來她也是打算等夏姬酒醒後,讓葉燃帶走的,現在看來有長輩在,傅珩夜也不會對夏姬趁虛而入。

雖說這段姻緣她暫時同意,但回頭她也得好好算算兩人之間到底是正緣,還是孽緣。

在此之前,她當然要保護好自己的好閨蜜。

厲雲霈加好微信後,重新走到雲七七身邊,低頭抬起她的下巴在粉唇上吻了一口:“在想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