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個好的苗頭,開始關心她孫子的飲食愛好了……

“真的?這是他最討厭的?”雲七七問。

太好了!

厲雲霈黑眸看的通透,一眼便看出麵前的女孩什麼心思,目光濃欲盯向雲七七,冷冷抬聲:“榴蓮是水果,其他的我都不忌口。”

“可是我喜歡吃,誰說榴蓮不能做成晚餐了,奶奶,明天我還想吃榴蓮燉雞、榴蓮酥、榴蓮布丁、榴蓮湯、榴蓮芯煲鯽魚!”雲七七水汪汪的眼眸眨巴,語氣誠懇:“可以嗎?”

光是聽到這一個個的字眼,厲瑤瑤便無法控製自己的“yue”了一聲……

嘔。

她的思想風格太過迥異,是怎麼想到榴蓮能玩出這麼多花樣來的?

厲瑤瑤默默嘜頭苦乾,不再掙紮,好吧,明天的晚餐是涼涼了。

此刻,厲雲霈清雋的臉廓上儘是陰騭,薄紅的唇瓣緊繃,冷冷抿成一條線!

他黑眸盯著對麵座位的女孩,眼神沉的如同死寂!

“奶奶。”一抹低沉尊貴的嗓音從喉間溢位。

此刻,厲老太太略帶為難地看了一眼厲雲霈,似有同情,無奈地搖了搖頭。

“呃,這個……”

顧前瞻後了一番,厲老太太抬頭吩咐管家蘇德:“明天的晚餐一切都按照七七丫頭喜歡的來,正巧我也喜歡吃榴蓮。”

管家蘇德忍俊不禁,微微低頭:“是。”

“啪。”男人手邊的刀叉掉落在地,周身可怕的氣息擴散。

厲老太太不高興地皺起眉,瞥過去語氣沉聲道:“怎麼,你有意見了?”

“你們先吃,我上樓換個衣服。”

厲雲霈從座位上赫然起身,頎挺高大的身軀矗立,旋即最後冷掃了一眼雲七七,便轉過身姿態傲慢至極的離去。

雲七七凝視著他的背影上了二樓,轉身去臥房的模樣。

此刻,厲瑤瑤將各種美味佳肴往自己嘴裡送,宛如一隻囤食的小倉鼠,畢竟明天就吃不到了。

厲老太太光是看見她這幅狼吞虎嚥的模樣,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你慢點吃,瞧你這孩子這麼急,吃個飯萬一噎著了怎麼辦?”

這句話剛落下,厲瑤瑤果真就噎住了,急忙拍著胸脯,一旁的傭人見勢迅速遞上水。

“瑤瑤小姐,水。”

厲老太太眼露擔憂:“快快快。”

厲瑤瑤低頭接過這杯及時遞過來的水,仰頭喝下去,緩和了個一分鐘,這才抬起臉來,表情儘是委屈控訴,透著可憐巴巴。

“奶奶,我好難過……”

最近的日子,她壓力太大了,各種倒黴的事情不說,加上白天的事情,現如今她忽然就很想要一張轉運符……

等杜新月的新聞曝光出來,會不會將她也牽扯出來?她會不會算是幫手?

想到這裡,厲瑤瑤忽然將視線落在了雲七七的臉上,帶著一絲乞求和期盼,一瞬間看她不討厭了。

那個,還能買符嗎?

現在買來得及嗎?

然而雲七七並冇有察覺到厲瑤瑤這一係列的表情動態,自顧自地喝了一大杯熱水,姿態帶著慵懶。

她腦子裡正在構思在京城的天橋上擺攤算卦,有冇有商業前景。

要是真有商業市場的話,她可得好好選一個黃金地段,哪個位置好呢?

心裡逐漸掐算起來……

“難過什麼難過,你現在應該好好準備考試,把握學校重新給你的機會。”厲老太太嚴肅地搖了搖頭,“快上樓休息吧,我和七七丫頭還有話要說,你不要打擾我們談正事。”

“……”厲瑤瑤咬唇,然後起身:“哦。”

離開的時候,她還不捨地一直盯著雲七七看,久而久之,某女也自然察覺有一道灼熱的視線,彷彿能將整個後背都看穿。

雲七七握著水杯的纖細手指頓住,慢慢回過頭,才發現是準備離開的厲瑤瑤,正站在她身後。

頓時沉默了,緊接著眯起美眸,不免覺得好笑,看她乾嘛。

“怎麼還不走,站在這乾什麼?”厲老太太出聲訓斥,眼神狐疑地盯著厲瑤瑤。

厲瑤瑤心口一陣悶煩,跺了跺腳,好煩,雲七七怎麼就不能讀懂自己的意思呢?

看見她奶奶的臉色帶著生氣,旋即這才踩著階梯風風火火的回臥房。

她迫切的想找雲七七求個符,僅此而已!

“奶奶,您要跟我說的大事是什麼?”

雲七七眼神恢複一貫的清澈,她柔和地望向厲老太太,自然清楚剛纔將厲瑤瑤支走的寓意,乾脆主動詢問。

厲老太太拍拍她的手掌,似是有幾分猶豫,表情清晰可見心中的糾結。

“奶奶,您有什麼事就直說,我外婆跟您年輕時是至交的閨蜜,我知道你們無話不談,親密無間。在我心中,您的位置和我外婆一樣,都是親人。”雲七七眉眼誠懇,說話舉止掌握著晚輩的分寸。

從小在青玄道觀內,她外婆就給她講過關於年輕時候的故事,她更清楚她外婆和麪前的老太太,感情有多深厚。

厲老太太愣了愣,眼裡溢位略帶詫異的光,冇有料到麵前的女孩能完全看透她的猶豫,就連同理心都異於常人,還順帶安撫她。

這一番話,讓老太太稍微放下了心中包袱。

旋即慈和道,“七七丫頭,相隔十八年,奶奶將你找回來,是想托付你幫我一件忙的。”

“你說。”雲七七蹙眉。

“實不相瞞,我相信你外婆也給你講述過你的命格,你們道士世家,通常都不能算自身命格,所以你外婆幫你算過,她可有說過什麼?”

厲老太太眼神呈現出關切,好似十分想要瞭解關於她的事。

“說過。”雲七七擰眉,微微吸氣,“她說過這一生無財星,這也是我父母當初拋下我的原因。”

不過這個卦,雲七七不信。

她已經證實了她能賺到錢,這一點也就不攻自破……再加上隨著時間推移,她愈發覺得這是幼時外婆為了哄她,讓她心裡接受被父母拋棄的好聽說辭。

或許當年還另有原因。

厲老太太遲疑,“還說過彆的什麼冇有?就這一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