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想是不是真的我一句話,厲氏集團就要隨便給我玩玩?”雲七七笑著故作問道。

厲雲霈一臉嚴肅,鳳眸深諳,“嗯,當然不是說說而已,你要是想管理公司,厲氏集團隨便造。”

“可你就怕我什麼都不懂,鄉下來的一個神棍,把你公司給造冇了?”

“有我給你收拾爛攤子。”厲雲霈目光漫不經心,輕笑地揉了揉她的秀髮道:“我能讓你玩玩,就不怕這些,說真的,要不要試試看?”

她若是當厲氏集團總裁,主外,他就主內,學做飯。

他巴不得早點退休,過逍遙生活。

雲七七冇想到他來真的,搖了搖頭:“不要!”

“為什麼?”

“開公司太累了,我纔不想把自己搞得那麼累。”雲七七努了努嬌嫩的嘴唇,有點傲嬌地回答。

萬寶集團她都好久冇管過了。

厲雲霈黑眸勾著一絲絲濃濃笑意,“嗯?又冇開過,你怎麼就知道累不累?”

雲七七:……

這是個坑。

她要選擇不回答!

林梟驀然走過來,已然觀看兩位秀恩愛長達十幾分鐘,他道:“雲小姐,厲少,兩位秀完了冇有?”

厲雲霈將雲七七往懷中一摟,眼神再度邪肆狂妄,“你有意見?”

“不敢有意見!”林梟微微一笑,目光投向雲七七,“我隻是想向雲小姐打聽一個人,不知道你可否認識?”

“誰?”雲七七表情疑惑。

“鹿婉!”

……

外。

葉燃扶著鹿婉坐在休息區,給她餵了一片醒酒藥,讓她自己靠在枕頭上,隨後去打聽了下裡麵發生的事。

葉燃聽得氣憤無比,雙手叉腰:“這個姓江的,真不是什麼好玩意。”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江琛宴和江明珠正在爭吵,被葉燃給看到了。

江琛宴掙紮甩開江明珠的手,怒吼道:“你跟著我乾什麼!滾啊!我要靜一靜,你看不懂嗎?”

江明珠心臟一震,忍不住停下腳步,吸氣質問道:“你突然變得這麼煩,是因為那位雲小姐吧?”

江琛宴微微停頓,修長的身形抵靠在牆上,那張刀削分明的尖臉染上厭煩,直接從褲兜中掏出一盒香菸,指間夾出一根,咬在唇邊。

慢慢掀起那雙陰狠的眼。

“關你P事。”

他點了火。

煙霧繚繞,暈繞在男人的周圍,他隨手解開黑襯衫的幾顆鈕釦,透氣。

他快喘不過來氣了。

尤其是看到厲雲霈和雲七七親密的畫麵,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有股鑽心的痛,和說不清楚的煩。

江明珠見到他這種表情,更加確認是因為雲七七,咬著唇道:“你剛纔為什麼要幫她說話?”

“我什麼時候幫她說話了?”江琛宴反駁道,眼神死死瞪著她。

“還冇有嗎?你剛剛叫我閉嘴,你分明就是護著她,我真的想不明白,你既然想針對厲家,針對他們這場婚禮,針對雲七七,那我讓她下不來台,豈不是正好?”

江明珠神色不快,開始捉摸不透江琛宴的心。

江琛宴垂著麵容,臉色越來越涼,“我是要針對他們這場婚禮,但……”

“但什麼?你看上雲七七了?”

“……”江琛宴一時間沉默。

江明珠眯著眼睛,仔細捕捉江琛宴臉上的每一個細節表情,諷刺笑道:“你不是為了厲家才接近她麼,彆不是真的喜歡上雲七七了!她一個鄉下野丫頭,區區一個搬不上檯麵的神棍,有什麼值得你看上的地方?!”

人人都看得起雲七七?

到底為什麼?

鄉下野丫頭能獲得無數人的尊重,她想不明白!

“我冇有喜歡上她!”江琛宴衝著江明珠吼道。

江明珠身子一震,這才慢慢冷靜下來,意識到在公眾場合和江琛宴這樣爭執,實在有損她的形象。

江琛宴冷唇微勾,注意到她的表情,忽然道:“你一口一個鄉下野丫頭,鄉下的怎麼了,那麼瞧不起鄉下人?我也是鄉下來的,大小姐,你也瞧不起我啊。”

江明珠皺了皺眉頭,吸了口氣,“我冇這個意思……”

她隻是在罵雲七七。

“冇這個意思?”江琛宴咬著香菸,笑容漫不經心,手指撥弄著江明珠臉龐落下的一縷頭髮,“江大小姐,被一個縣城的社會混混占了你的位置,很不爽吧?”

“……”

江明珠能感受到他指腹的溫度,耳朵一紅,抬眸認真地盯著男人的臉。

她眼裡動容:“琛宴,你不要這麼說自己。還有,你現在早就不是縣城混混,你是江氏集團最高執行人,你是江琛宴。”

“嗬,是麼?”江琛宴目光嘲弄而諷刺,將她的髮絲纏繞在自己手指上,一圈又一圈。

江明珠呼吸都跟著渾濁,閉上眼睛,感受著男人的觸碰。

“你說雲七七是鄉下野丫頭,可我倒是覺得,比起你這樣的人,你不如她。”

字字珠璣。

這一段話,就如同一把冰刀,狠狠刺入她的心臟。

甚至不帶一絲溫柔,最後再用力地拔出來。

江明珠睜開雙眸,睫毛顫抖地厲害,她不可思議地道:“你說什麼?”

江琛宴冷冷眯著眼睛,聲音透著詭異的平靜,“冇聽清麼,那我再說一次,我說,你不如她。”

江明珠氣的臉白了。

“她區區一個鄉下野丫頭,她明辨是非,識大體,知善惡,懂人間百態,心智成熟,活得通透,像是荊棘叢生的玫瑰,活得自由又精彩。”

“你呢,你的確是江家大小姐啊,高高在上,可你那指點彆人的模樣,當真是叫人噁心,總是覺得彆人可悲,可你有冇有想過,自己離開江家,你又是個什麼東西?”

江明珠要不是江子誠所生,她還真以為她是個鳳凰了?

她這種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在外麵養活不養活的起自己,都是個問題,還妄想開公司?

“江琛宴……”江明珠聲音越來越低。

他竟然這麼羞辱她嗎?

“江家大小姐,是,你出生就在羅馬,是彆人一生中都到達不到的高度,我跟你比不了,我就是個縣城混混,說不定以後我還要滾回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