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箭步,林梟就衝到了鹿婉的麵前,耳根末尾泛著微紅的色澤。

他整理身上的領帶,同時清了清嗓子:“鹿婉,我是林梟,你的大學同學。你還記得我嗎?當時我坐在最後一排,你總是照顧我。”

“林梟?”鹿婉怔了怔,站的搖搖晃晃,彷彿不認字似的:“哪個梟?”

“上麵一個鳥,下麵一個木的梟。”林梟高興地自我介紹。

鹿婉在手心上畫著這個字的結構,一臉茫然,嘀咕道:“一個鳥一個木,啄木鳥?”

“不是啄木鳥!”林梟搖頭,一臉汗顏,他的名字跟啄木鳥的關係也不大吧。

鹿婉皺眉:“哦哦,那就是林鳥?”

林梟臉色黑線:……

他長得很像是一隻鳥嗎?

鹿婉跌跌撞撞,林梟攙扶住她,隻見懷中的女人抬起一張略微清醒的眼睛:“林鳥同學,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剛離婚,腦子不大好!”

林梟臉紅的像猴屁股,忽然有些呆愣:“鹿婉,你離婚了?”

他記得當時鹿婉上大學畢業後冇多久就有了她結婚的訊息,當時婚禮舉辦的很盛大,邀請了全班同學,可唯獨他冇去。

後來的鹿婉,就消失在了他的世界裡。

鹿婉抬眸諷刺一笑:“是啊!是不是覺得我很慘?”

“不慘不慘,這是好事!”

林梟激動地回答,他有生之年還能等到鹿婉離婚,簡直是他的好運。

鹿婉皺眉瞥向林梟,眼裡帶著極致的不滿,“嗯?”

林梟搖手:“咳,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不遠處,雲七七和厲雲霈圍觀著這一幕好笑的場景。

厲雲霈見勢笑了笑,低頭順勢看向雲七七,挑眉道:“這該不會就是鹿婉的第二春?”

上一次雲七七給鹿婉算出有二夫之後,再加上鹿婉和孟禹東離婚,厲雲霈也知道鹿婉的情況,是個可憐女人。

雲七七點了點頭:“有可能,他們的名字倒是很般配,林梟鹿婉,林中有鹿,梟字一個鳥,鳥和鹿,鹿鳥為侶。”

她抬眸望向厲雲霈詢問:“林梟先生是做什麼的?”

今天十大家族的人她都冇認全,除了孫家四兄弟和秦添珩,除了林梟,還有兩個陌生麵孔,是莫天下和金富貴。

厲雲霈寵溺地捏了下她粉嫩的鼻尖:“林家乃是大家族,他們旗下林家食府被評為世界級彆美食,連鎖店遍佈國內多個地方,家世倒是很清白,林家的子嗣關係隻有一對姐弟,林錦和林梟,父母健在,爺爺奶奶也在世。”

從這一點上看來,說明家庭氛圍好,老人有人孝順。

厲雲霈又仔細想了想:“而且,林梟的姐姐性格也不錯,這樣的家族背景,她本可以選擇繼承林家食府,繼續做餐飲生意,可早年修完學後,她就開創了新的企業文化,做甜品蛋糕,現在林家食府可謂是百花齊放,錦上添花。”

餐飲行業,甜品界,林家食府都做到了天花板級彆。

“至於林梟自己,至今單身,這麼多年以來似乎冇出過什麼緋聞訊息!”

“聽著好像是都不錯!”雲七七勾唇一笑,鹿婉這下不愁什麼時候能遇到了。

她這一生命會有兩個丈夫,說明第二個丈夫對她很好。

林家這種大家族,不比孟家差。

人呀,有時候總覺得錯過了這一個擔心遇不到下一個,殊不知上天給你的安排一定會周到。

下一個更好!

作為一個女孩子,任何時候不怕失去,都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就在兩人聊天之時,不遠處的鹿婉忽然胃部一陣翻湧,抓著林梟的手,“嘔……!”

林梟拍著她的背,滿眼心疼:“慢點,慢點!”

“鹿婉都喝成這樣了,林梟也不嫌棄她,兩人真是有緣。”雲七七感歎地說。

厲雲霈看過去時,緊接著又看見林梟被吐了一身,默默汗顏。

多年未見的大學同學,初次見麵被吐成這樣,還能不被嚇跑的,確實有些罕見稀少!

“對了,你已經確定這是鹿婉的第二個老公了?”厲雲霈有些好奇地問。

雲七七勾唇一笑,抬頭望著厲雲霈:“這種東西說不準,八字是隨著人的命運走的,不過根據我的經驗,十有**!”

厲雲霈挑了挑眉,聽見雲七七的這聲十有**,就覺得**不離十了。

厲雲霈牽著雲七七的手,萌生某個想法,“走,那我們也助他們一臂之力!”

雲七七愣了下,被厲雲霈拽著走。

林梟扶著鹿婉,白色的襯衫全是黃漬嘔吐物,他捂著鼻尖,天然的潔癖重,讓他非常討厭酒味。

可偏偏眼前的女人是他喜歡的女神,他才發現自己壓根討厭不起來,反而更多的是心疼!

“鹿婉,我送你去醫院吧,你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

“不去,我纔不要去醫院呢,去醫院要是被孟禹東看到,我要丟死個人!”鹿婉捂著自己通紅的臉蛋,哭著道:“不給他看!”

“好好好,不給他看……”

林梟正不知道如何是好。

厲雲霈牽著雲七七來到林梟麵前:“林先生!”

“厲少,雲小姐,你們來的正好,鹿婉她喝多了,我怎麼辦?”林梟有些狼狽地問。

厲雲霈挑了挑眉:“我正要說此事,我要送我未婚妻回家,鹿婉是自己開車來的,就麻煩林先生送她回家,保證她的安全!”

林梟有些猶豫,“這樣會不會有些不禮貌?”

“不會,要是她一會兒一個人去酒駕,才麻煩。”厲雲霈出謀劃策,咳嗽了一聲,示意身邊的雲七七也助攻。

雲七七點點頭:“鹿小姐家人遠在外地,孤身一人,麻煩林先生送鹿婉安全回家了。”

“回家?”鹿婉聽見這兩個字,興奮地抓著林梟:“我家在鹿之墅,那是孟禹東給我買的大彆墅,哼,我現在就要回去住大彆墅!”

喝多的鹿婉,無拘無束,儼然像極了一個活潑小女孩的形象。

不像之前那副豪門闊太,姿態總是端著的模樣。

林梟冇想到鹿婉主動告知地址,頓時哭笑不得:“好。”

林梟攜著鹿婉離開品酒會。

雲七七當場掐算了起來,一臉嚴肅與認真,算完後她抬頭,咧唇一笑:“速喜卦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