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感受到男人抬起漆黑雙眼那一抹火熱的視線。

“七七,我……”

“厲先生,我困了,晚安!”

雲七七急忙提起醫藥箱放回原位,走過去打開臥室的門,作了個請的動作,微笑道:“晚安。”

厲雲霈雙手慵懶地往後一撐,俊美的臉龐線條流暢無比。

“手疼,我腳挪不動。”

“……”他手疼跟腳有什麼關係?

“七七,你外婆說同心結需要定期加深功力,昨晚我在書房忙了一夜,第二天醒來本來想抱你睡一會,結果你就去算卦鋪找鹿婉了,我很委屈,所以今晚我得抱著你睡!”

雲七七唇角抽了抽,厲少撒嬌真可怕。

“萬一同心結功力不穩定了呢?”

厲雲霈漆黑的眼眸無比認真,一本正經,有理有據。

雲七七頓了片刻思索道,“你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是吧,我也覺得。”

“不過吧,剛剛在品酒會上,你親我了一口,今天的功力已經加深過了!”雲七七眨巴著烏黑的美眸,笑盈盈道。

厲雲霈臉逐漸黑沉下來,他今晚又冇有抱抱睡的福利了嗎?

雲七七身體軟綿,就像是一團軟乎乎的糯米糰子,抱著她很舒服,他很想念那種氛圍。

厲雲霈很是不情不願的起身,來到房間門口,捏住她的下巴,與她對視一秒,緊接著又迅速地多親了一口!

雲七七咬著晶瑩的唇,推著男人的腰讓他出去。

“厲先生,我們現在還冇正式結婚,你最好守規矩點,晚安!”

厲雲霈被關在門口,他啞口無言,抿了抿殷紅的薄唇,這種日子什麼時候纔是頭。

厲瑤瑤在二樓走廊鋪著瑜伽墊,正在晚間運動,八卦道,“表哥,你又被我嫂子趕出來啦?”

什麼叫又?

厲雲霈鳳眸夾雜寒冷,轉過身上下打量了一下厲瑤瑤,見她穿著瑜伽服,蹦蹦跳跳,像個兔子。

“這麼晚你不睡覺,在這乾什麼?”

“我我,減肥啊,現在女孩子最注重的就是體重了,前陣子我吃胖了,我一定要瘦成一道閃電……”厲瑤瑤咬著嘴唇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地上全部都是機械器材,呼啦圈,杠鈴,跳繩。

厲雲霈眸色柔和了幾分,隨口關切道:“早點休息吧,你也不胖,瘦什麼瘦,瘦是病態,不叫美。”

厲瑤瑤望著眼前的冰山帝王走去書房的背影,有點呆愣在原地。

表哥對她真是比以前親切好多。

厲瑤瑤捏了捏自己肉肉的臉,嘀咕質疑自我道:“可我真的不胖嗎?”

不胖的話,他怎麼就不喜歡自己呢?

半夜。

窗外蟬音繚繞,雲七七被噩夢驚醒,她身子直直地坐立起來。

她墨發披在肩膀,薄款的睡裙全是熱汗,張唇大口呼吸著。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江琛宴的母親房名姝,夢見她在精神病院飽受非人折磨,場景很逼真。

逼真到她直接醒了。

她是青玄道觀弟子,不會無緣無故做這樣的夢魘,難道未來自己會牽扯進這種事情中?

雲七七平複下心情,拿過床頭的水喝了一口,不再多想,再次睡去。

翌日一早,厲老太太就派人寫了一份聘禮清單,由於數量太多,從現在就要開始正式籌備起來。

一共1888禮。

管家蘇德正在和傭人交代一些事項,“你們一會兒去買四京果、生果、四色糖、茶葉芝麻、帖盒、鬥二米……”

雲七七剛從房間走出來就有點驚歎,聽見這些豪門講究,“奶奶,陣仗不用這麼大吧?”

她從來冇見過有人結婚要下這麼多聘禮。

通常都是三書六禮。

“要的,要的,你是我厲家未來的少奶奶,是我最寶貝的孫媳婦,奶奶要讓世人知道,你有多尊貴,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厲老太太拍著雲七七的手道。

雲七七笑了笑,見厲雲霈正坐在客廳的宮廷椅子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拿著鋼筆,認真地做筆記,好像是在記幾個重要的聘禮。

晨曦的光纖流轉在男人英俊分明的輪廓上,他睫毛濃密,那雙眸如墨,一身黑色的矜貴西裝,身材修長筆挺,全身都被暈染了一層金色的絨光。

他真是辛苦了。

“七七丫頭,你這臉色怎麼不太好看,昨晚冇休息好,還是我們一大早動靜太大吵著你了?”

厲老太太擰緊眉頭,見雲七七的臉色有點發白,眉眼間透著疲憊。

“這樣,一會兒我們就都出去了,你吃個早餐,再好好睡個回籠覺,在厲家冇那麼多規矩,想睡到幾點就幾點!”

雲七七搖頭一笑:“怎麼會吵到我,你們一會兒都要出去?”

“是呀,奶奶要親自出去給你挑選聘禮,厲雲霈也要去。”

厲雲霈朝著雲七七走來,道:“是啊,這種事情得親自來,我今天特意騰出來一天時間,馬上就要外出挑選聘禮了。”

他雖然是第一次籌備這些,但是他下定了決心,要給她全世界最好的。

他不會讓她覺得愛情不過如此。

一天時間恐怕都不夠用。

雲七七聞言也大方一笑:“謝謝我的未婚夫!”

很快,厲老太太就和厲雲霈出門挑選聘禮了,厲家一大批女傭和管家蘇德也親自上陣,全家出動,可謂見得對雲七七的重視程度。

雲七七正要準備讓葉燃帶自己去算卦鋪。

剛半路上,她便接到馮飛的電話,電話中馮飛緊張兮兮:“雲小姐,大事不好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雲七七擰著眉。

馮飛大換氣,半天都坑不上聲來,他那邊急,雲七七也跟著急。

雲七七猜想可能是黃老者的事情,便問道:“上次給黃老者開的那些藥方,你都送過去給他了嗎?”

“送,送過去了!”馮飛總算喘口氣,回答她的話。

“黃家發生什麼事情了?慢慢說!”雲七七目光淩厲。

“是黃空才老者,突然在家中生命垂危,他的兒子黃鶴軒打電話過來,想讓您過去再瞧瞧,鍼灸一下什麼的,我聽著情況危機,好像跟上一次不一樣,我就建議他趕緊送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