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現在送到醫院了嗎?”

雲七七心情七上八下,也有點緊張了,她臉色極其的冷。

這不應該,她開了藥方,若是黃老者按時喝藥,病情絕對是隻好不壞!

“冇有。”馮飛聲音急迫,“這黃老者的兒子真不是個東西,在電話裡麵,竟然說還是要您過來一趟,想讓您參謀參謀壽衣怎麼買後人纔會好,還讓您化解下死後的煞氣。”

這分明就是盼著黃老者嚥氣呢……

雲七七咬牙切齒,冷聲說:“我這就過去。”

馮飛道:“雲小姐,那我這就去厲園開車接您。”

“不用,你也往那邊走,我跟葉燃馬上就能到。”雲七七掛斷了電話,即刻準備出發黃家。

葉燃語氣焦急:“這黃鶴軒真不像個人,這種情況還不趕快送醫院,是想把黃老者給拖死?”

“人命關天,我拿下東西,現在就走吧。”

“嗯!”

黃家,四合院。

黃孔才躺在床上,臉色發白,身體發直,儼然一副快要西去的模樣。

黃鶴軒嚇得半死,打電話聯絡人把壽衣送貨上門,推搡著黃彭彭:“去,給你爺爺穿壽衣,我聽說這人死了,身子僵硬就徹底就穿不上了!”

“爸,你怎麼不去啊?”黃彭彭也極為害怕地往後退,望著床上黃孔才的殭屍臉,他纔不去。

黃鶴軒拍了下他的頭:“你膽子真小!”

“讓開!”

一道清脆的女音在他們身後響起,黃鶴軒和黃彭彭轉頭望去,展開笑容:“雲小姐,您終於來了!”

他們可以讓雲七七幫忙給老爺子穿壽衣呀,反正雲七七精通卦象,是個神棍,又會醫術,想必是不害怕這種事情的。

雲七七臉色淩厲,加快腳步來到黃孔才的床邊,直接開始給他把脈。

“病人呼吸薄弱,幾乎快冇心跳了。”

葉燃也直接就將醫藥箱擺出來,嚴肅盯著黃孔才的身體,“老大,他是血栓堵塞,大麵積腦梗死,得做開顱去骨瓣減壓手術。”

雲七七搖頭:“不能到醫院再做手術,我算了時間,來不及了。”

“那怎麼辦,現在就手術?”葉燃一下子高度緊張,他額頭落汗,給黃孔才消毒的手都顫抖。

要是手術的話,以雲七七的醫術當然可以,兩個醫生都在這,隻是環境冇消毒,手術危險很大,更何況也需要醫院的設備。

今天他確實連手術刀、縫合工具包都帶上了,但開顱還是……

太冒險。

雲七七咬著牙齒,目光嚴肅,先行用針控製住了黃孔才的幾個穴位。

黃鶴軒和黃彭彭聽見兩人之間的對話,趕緊趕了過來。

黃鶴軒堅決反對開顱:“不,絕對不行啊,你們怎麼能在這做手術呢,老爺子死也得留個全屍,還有雲小姐不過就隻是會中醫吧,又不是三甲醫院的醫生,有手術資格證嗎?”

“三甲醫院?”葉燃臉色冷漠,直接從褲兜掏出證件扔給對方:“我就是醫生!夠了嗎?性命攸關,麻煩你們兩個滾出去。”

黃鶴軒拿著葉燃的主任醫生證愣了半天,對比了下上麵的照片……

他這才知曉,眼前的年輕男子不單單是三甲醫院的醫生,而且還是京城第一醫院,傳聞中的京院呐!

大佬,真大佬。

黃鶴軒給了旁邊兒子一個眼神,黃彭彭立馬心領神會。

“不能開顱手術,我們纔是家屬,反正不能給我爺爺開顱。”

黃彭彭護在黃孔才的床邊,極力搖頭反對:“醫生怎麼了,醫生也要尊重人權!”

葉燃怒瞪著這臭小子,“我看你分明就是想把老人拖死,藉著親情之名,好瓜分黃老者的家產。”

“老大,不用管他們,做個決定吧!”葉燃催促道,他真的太緊張了,不像雲七七還能保持冷靜。

他也需要雲七七的這一份冷靜,幫他拿個主意。

雲七七冷靜地抬唇,“不開顱。”

黃鶴軒大喜:“還是雲小姐英明啊!雲小姐,那咱們外麵討論下怎麼葬我爸的事,來來來,這邊請。”

“你給我閉嘴。”雲七七手上拿著銀針,直接刺入黃鶴軒的某個穴位。

黃鶴軒直接腿軟了,雲七七一手提著他的領子,冷眼道:“吃這麼胖,看來是一點都冇把我的話放在心裡,找死是嗎?”

黃鶴軒至少胖了二十斤,肉眼可見的胖了,短短幾日胖了這麼多真是個人才。

眼前的中年男人連手臂都胖嘟嘟的,腰大了一圈。

“我的腿斷了!”黃鶴軒大叫,嚇得半死,這臭丫頭刺了他什麼穴位,他下半身竟然冇知覺了。

雲七七又一陣刺在了黃鶴軒的穴位,黃鶴軒聲音逐漸變小,乃至說不出話來。

黃彭彭嚇傻了:“雲、雲小姐……你乾了什麼?我要報警,你謀害了我爸!”

“我隻是讓他暫時不能說話而已,你們吵到我救人了,我不介意給你也來一針。”

黃彭彭不敢多言。

雲七七懶得廢話,直接踢了一腳黃鶴軒,美眸淩厲,落音道:“速度點帶他滾出去。”

黃鶴軒被黃彭彭拖出了房間。

葉燃戴上醫用口罩,以及手術手套,隨時準備手術。

“他的情況開顱太冒險,救活機率隻有百分之五十,還需要全麻,他身體不行的。”

雲七七冷冷重新拿出一套銀針,抬眸望著葉燃:“不開顱我一樣能給他做去骨瓣減壓手術,過程中你要幫我,時間會很長。”

這是持久戰。

雲七七冷汗淋漓,用長針刺入黃孔才的每一個位置都精準迅速,一點兒錯都不敢犯。

他的渾身上下紮滿了針。

葉燃的表情也極度凝重,給黃孔纔不斷的輸氧。

黃老爺子的心跳依舊很薄弱,直到雲七七在他的頭頂上紮最後一針,“聽心跳,有反應冇?”

雲七七麵容冷冽,額頭滴著汗,這是見不見效的最關鍵一針。

葉燃立馬用聽診器檢查,對比先前,他抬頭驚喜道:“有了!比之前的心跳強很多!”

“好。”雲七七大口地鬆氣,閉上眼睛嚥了咽喉嚨,旋即睜開眼,再次恢複冷靜。

繼續完成接下來的針數。

兩個小時整。

黃孔才的心跳越來越強,直到恢複正常,氣色也從白到紅潤,身體開始具有溫度,變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