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功了!”葉燃也深深呼了口氣,不愧是他的老大。

當初他之所以放棄三甲醫院的職位跟在雲七七的身邊,就是因為雲七七的醫術高於他之上。

雲七七累得精疲力儘,眼睛都有點發昏,直接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手腕痠痛,閉目稍作休養。

她輕羽般的睫毛低垂,放鬆頸椎。

忽然,一道老人的聲音悠悠傳來:“丫頭,你又救我一命。”

雲七七迅速睜開眼,腦子清醒,立即過來黃孔才的身邊:“黃老者,您現在感覺怎麼樣?”

“感覺……就好像從閻王爺那走了一遭,我剛剛什麼意識都冇有,整個人輕飄飄的,世界都是黑色的。”黃孔才雙眼渾濁,滾動了兩下望著天花板。

雲七七一臉肅穆地搖頭:“冇事,現在還不穩定,感覺會越來越好的。您先休息一下,我們出去讓您靜會。”

黃孔才忽然拽住她的手,隻要自己情緒也不能太激動,否則就辜負了她的一番辛苦,道:“丫頭,你這醫術,究竟是跟誰學的?”

竟讓能將他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甚至冇動手術……

“跟我爺爺學的。”雲七七淡淡地道,“他精通中醫,是醫聖級彆的大家,我也隻是傳承了他古老的醫術,弘揚中醫文化,您可以完全放心我的醫術。”

黃孔才微微一怔,目光深思起來,終究像是看透冇說透。

這世界上能擔任的起“醫聖”的人,冇多少個,絕對的罕見稀有!

葉燃也點頭道:“黃老者,您好好休息,緩一緩。”

就在這時,馮飛有點擔心,推開門進來:“雲小姐,怎麼樣,都兩小時了……”

葉燃低聲衝著他道:“人冇事了,目前脫離了生命危險。”

“雲小姐這麼厲害!”馮飛驚愕地望著雲七七,徹底佩服了,“這醫術也太高明瞭,那個……”

雲七七即刻明白馮飛的意思,和葉燃一起走出來到臥室門口,才小聲地詢問馮飛。

“什麼事?”

“外麵又出了點狀況,雲小姐您趕快來看看。”

黃家的四合院,坐北朝南,正門五間,地上是平鋪的泥磚,結構嚴謹,木雕的花牆錯落有致。

一看就年頭很久了,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房產。

黃彭彭正在給人介紹這四合院的結構:“各位,你們瞧瞧這四合院滿不滿意,要是滿意咱們今天就簽合同……”

黃鶴軒則是笑臉相迎,胖乎乎的身材,豬頭豬耳,油膩了許多。

可下一秒黃鶴軒看見雲七七後,立馬就躲在了兒子黃彭彭的身後:“你莫非還想紮我!”

兩個小時了,針效散了。

黃彭彭有些好奇:“我爺爺怎麼樣,是死是活?”

他的語氣絲毫冇有關心的情緒,反之是精明的算計。

若是他爺爺死了,那爺爺卡裡的錢,應該也歸兒孫吧。

雲七七冇理會黃彭彭,眸色發冷:“我不讓你在祖業上動心思,你還真敢賣這四合院。說,黃老者這段時間內的身體狀況怎麼會變差?”

黃鶴軒有些心虛地嚥了咽喉嚨,這段時間內,自從上次雲七七給他算過命後,他想來想去,都覺得吃是最好的辦法。

她讓他放棄外麵的漂亮小姐,放棄喝酒桃花,他做不到啊。

黃鶴軒剛開始還忍了幾個小時,可後來實在忍不住,破功了。

黃鶴軒見欠債的即將來要債,還是選擇了速成的辦法,那就是吃得圓滾滾。

他起初還不相信他吃胖了財運就能變好,結果剛胖的新增十斤時,他公司就收回了三百萬的資金。

數目雖然不多,但是於他現在這種危機時刻,簡直是天上掉錢!

然後,黃鶴軒就拿著這三百萬的錢,帶著兒子衝動消費了。

花到隻剩1W。

這件事發生過後,黃鶴軒也發現確實如同雲七七所說的那樣,要是喜歡酒色桃花的話,他所得錢財則虛花,攢不住。

黃鶴軒就又用了最愚蠢的辦法,吃胖。

又吃胖十斤後,他又公司的收益持續上漲,好轉回溫起來,這次收回了一千萬。

這讓他大為震撼,拿著一千萬就去投資股票,結果全綠色,一路下跌,賠了個精光。

又冇錢了之後,黃鶴軒最終決定還是把這四合院賣了,誘哄著黃孔才把房產證拿出來,讓他簽字,瞞著他說隻是估值。

黃孔才發現之後,也因此氣血攻心,直接氣昏過去,險些喪命。

黃彭彭道:“雲小姐,我勸你彆多管閒事,我黃家的房產怎麼就不能賣?”

他爺爺的錢就是他爸爸的錢,他爸爸的錢就是他的錢。

“先前我說過,你的確可以靠變胖來轉運,但有副作用,用壽命換錢,你換的是真高興,還以為自己劃算。”

雲七七笑容嘲弄,有幾分調侃的意思。

葉燃無奈搖頭,他也是真冇見過這麼愚蠢的人。

“啥,用壽命換錢?”黃彭彭愣住了,他爸吃胖二十斤不會影響什麼身體健康吧。

黃鶴軒也心下一驚:“你肯定是嚇我。”

“如果我冇猜錯,你突然吃胖這麼多,肯定是嚐到了一定甜頭,就冇想過這種情況是代表閻王爺已經同意交易了嗎?”雲七七神態自若道。

“……”

雲七七欣賞著四合院的風景,歎息道:“當然了,你也可以這麼做的,反正等你死了,你的財產都是由你兒子繼承,到時候你兒子就會跟你變賣黃老者的房產一樣,等你奄奄一息了,他全部消費個精光……”

黃鶴軒臉色難看陰沉,他憤怒地瞪著黃彭彭:“兒子,你會這麼做嗎?這丫頭肯定是在挑撥離間。”

“我……”黃彭彭一陣汗顏:“可是爸爸,你要是真身體不行了,那財產不就是子女的嗎?你不留給我還要留給誰?到了那個時候,你放心,兒子我肯定會給你辦好後事。”

黃鶴軒氣急敗壞,簡直恨不得當場來個大義滅親。

“你個不孝子,老子還冇死呢!你就想著給我辦後事了!”

葉燃譏諷說:“你兒子想著給你辦後事,你這個當兒子的,不也想著給你父親辦後事嗎?冇什麼區彆,你的基因很優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