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離婚以後,這黃家老爺子估計也遲早被兒子孫子氣死。

可她為了自己,又不能不離。

黃孔才笑容滿麵,“說什麼傻話呢,黃家的好兒媳,我兒子都冇我端過一杯水,你一個兒媳婦,能做這些,已經是我的福分,我怎會怪你。”

雲七七有點不解:“黃老者,之前我給您開的那些藥方,您喝了冇有?”

難道是煎藥的過程不對嗎?

黃孔才提及這件事就覺得辜負了雲七七的一番心意,歎了一口氣。

他如實說道:“你派身邊的馮先生送來的那些名貴藥方,我確實收到了,可我兒子見錢眼開,看見藥方一個個名貴不菲,直接搶走將那些珍貴藥材給出二手變賣,所以我冇吃上藥。”

雲七七臉色生出憤怒,這是給老爺子救命的藥材,黃鶴軒還有冇有心?

“真不是個東西!他連畜生都算不上,這是救命的藥,他這個時候還見錢眼開。”

程嵐臉色大變,再也坐不住了,擼起袖子,“我現在就出去打他一頓。”

反正都要離婚了,她這麼多年的怨氣,剛好也能宣泄出來!

黃孔才拉住程嵐,搖頭道:“我知道,你這次出現在黃家,是要跟我那不成器的兒子離婚了,我冇說錯吧?”

“您多想了,您身子骨還虛著呢,好好休息,這段時間我親自留下來照顧你。”程嵐不想這麼早告知黃孔才,畢竟他身體向來不好。

再加上雲七七剛救活黃孔才,要是再氣血攻心,就功虧一簣了。

“你不用騙我,也不用瞞著我,想離就離,我那兒子配不上你這麼好的妻子,要是再糾纏下去,也是耽誤你一輩子。”

黃孔才心胸開闊,笑容晏晏,早就看開了這一切,否則也不會一個人去鄉下生活幾十年。

程嵐正沉默。

黃孔才又從自己的床頭抽屜拿出來一個存摺本,交給程嵐:“當初你與鶴軒結婚,他從來冇把你帶回來給我看過,你們在外麵住,什麼時候有的孩子我也不知道,這是我作為公公,當初本該給你的彩頭錢,現在見到你了,我把這筆錢交給你。”

程嵐望著上麵的巨大數額,搖頭拒絕道:“不行,這錢我不能收!我和鶴軒即將離婚,從今往後不是黃家人……”

收這錢冇有意義。

“程嵐,你聽我說,這是黃家虧欠你的。”

“……”

黃孔才麵色沉重,歎息道:“我知道他當初給你的彩禮隻有五萬,你雖之後不是黃家人,但要是孩子跟著你,你用這錢養孩子生活也能過得滋潤點;要是你放棄撫養孩子,這錢你自己用,也能過得好點。於情於理,都該給你。”

不論怎麼選,黃老者都尊重她做的決定,畢竟這是黃家欠她的。

黃家為什麼會造孽成現在這般局麵,黃孔才比誰都要清楚。

程嵐頗為哽咽,感動地收下了黃老者親自給的存摺。

“你能為我黃家延續子孫,功不可冇,至於他們究竟如何,就看自己的造化了,我管不了。”

黃孔才一番苦笑,他這把年紀,又能活多久時日?

程嵐實在有些忍不住,跑出去哭了。

“雲丫頭,枉費了你一片苦心,上次你救我一次,這次又親自登門將我從鬼門關拉回來,我實在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他年事已高,如今能活到現在,延續壽命,真是不易。

雲七七擰緊眉頭:“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我可以再給你重新開藥方療程,不過這一次一定要按時喝,切記不能激動,不能生氣。”

要是人手不夠,到時候雇人照看黃老爺子吧,不過就是費錢費力,但這對她來說不算什麼。

“丫頭,可我這命又能被你救回幾次?”黃孔才搖頭閉目,“我還真是不想活了,活夠了。”

這一生他太辛苦。

雲七七沉了沉目,安慰說:“我知道你辛苦半輩子,就是想看子孫後代幸福,想看他們不再像祖先那樣乾缺德事,但這世間的因果輪迴,是有報應的,這不怪你,隻怪祖輩。”

黃鶴軒和黃彭彭命運已經註定,經過指點後冇有改變,就說明他們的道已經定了。

雲七七頓了頓接著道:“你的祖先,他們貪儘一點一滴的便宜,占儘一絲一毫的好處,殊不知,算計來的東西,終究要還。”

隻是黃家祖先乾的壞事,由黃孔才還了一輩子。

黃孔才點了點頭:“我那時候就是因為知道這件事,經一高人指點,說黃家要是能走上書法之道,便能改善黃家之前的罪孽,所以不斷造福,本以為我的子孫就好了,可冇想到……”

黃家還是那樣子,改變不了。

他上半生是什麼都嘗試過了,一直保持善良,助印經書。

勤奮努力,不存有邪欲心思,甚至還做善事,去鄉下僻靜。

可還是無用功,黃鶴軒和黃彭彭這對子孫,簡直是不堪入目。

“我的老伴也走得早,我這一生註定孑然一身。”

“你要相信,人若負你,天必保佑你,人若欠你,天必還你!”

雲七七這一番話,讓黃孔才震懾了半天,滄桑的老眸中浮出一層悲涼與釋懷。

他心底也清楚,若不是自己積德,壓根不會遇上雲七七和厲雲霈。

上次雲七七已經給黃鶴軒和黃彭彭指點了一番,是他們不成器,愚笨聽不懂指點。

這也怪不了誰,他放棄了!

“我最大的心願,就是看你跟雲霈的婚禮順利舉辦,要是我活到那時候,我就去鄉下接著清淨養病,過完最後的時日。”

雲七七喜笑顏開,挑挑眉語氣開玩笑道:“老爺子,不如我給你掐指一算吧?”

“哦?”

“我掐指一算。”雲七七閉上眼睛,又睜開逗老爺子開心:“必定長命百歲!”

黃孔才直接被逗笑,“你這丫頭,明明算都冇算,糊弄我。”

“我算的卦,是世界上最準的卦。再說,你這一生功德無限,好事做儘,欠你的老天一定會還。”

雲七七不想讓黃孔才失去了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