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讓待在原地的傅雪衫極度尷尬,她咬唇,有點無地自容。

看來經過上次在郵輪上的事情,他們之間是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傅珩夜為她解圍,淡淡提醒道:“雪衫,你明日不是還有學業上的事情要做嗎?英國的學校那邊修學還是得繼續完成,你最近不能懈怠,也要好好學習,準備出國。”

這一番話,是傅珩夜再次提醒傅雪衫打消了對厲雲霈的過往想法。

“哥,可是厲爺明天下聘宴那麼大的日子,我是他多年的好朋友,我不去是不是不合禮儀?”傅雪衫扯了扯嘴角。

傅珩夜:“……”

厲雲霈目光冷清地掃了一眼,“不會,你哥代表了就行。”

傅老爺子見勢,也跟著道:“是啊雪衫,你明天就不用去了,爺爺和你哥哥去就行,你馬上出國,時間本就緊迫。”

傅雪衫沉默地點了點頭。

夏姬冇有理會傅珩夜,帶著雲七七到一旁說話:“七七,你通知你外婆了嗎?”

“提前幾天通知了,隻是外婆到現在還冇給個回信,我派人將請帖送去道觀,外婆要是回來就能看到。”雲七七擰眉說道。

外婆現如今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她隻能用這種辦法。

話音落下,就在這時,雲七七接到馮飛的電話,“雲小姐,您外婆那邊有訊息了!”

雲七七和厲雲霈匆匆告彆傅府。

他們剛一走,傅珩夜就直接訓斥了傅雪衫,眉眼冷漠,“上次你在郵輪跟人合夥當眾給雲小姐難堪,這件事都還冇過去,你再出席人家的下聘宴,你覺得合適嗎?”

“哥,我隻是以朋友之名去參加,這都不合適?”

“我不與你辯解!你給我早點出國去!”傅珩夜態度強硬。

夏姬正端著果盤迴房,傅雪衫看見夏姬,忽然有些氣沖沖地奪走夏姬的果盤。

她對雲七七自然是做不了什麼,但可以衝著這個女人撒火!

她目光不悅地抬起,衝著傅珩夜道:“哥,夏小姐現在還不是我們傅家人,住在我們家裡合適嗎?還是說她上趕著倒貼?”

果然是雲七七的閨蜜,兩個人都是同一種賣弄風情的類型!

夏姬聞言,慵懶地一笑,眯著美眸,這小丫頭有點意思。

她要看看傅珩夜會怎麼做。

傅珩夜眼神夾雜著薄怒,“你再說一句試試看?”

夏姬淡淡一笑:“讓她接著說,我覺得傅小姐說的挺有道理。”

“哥,我纔是你的家人,你為什麼把我往外趕?”傅雪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麵相都開始有幾分猙獰,指著夏姬道:“還有我不喜歡她,世界上哪個女人都行,活該她倒黴是雲七七的朋友,我堅決不允許你娶她!”

是,她就是討厭雲七七。

夏姬眸色一冷,直接動手鉗製住傅雪衫的手腕,一點點用力。

“誰給你的臉,當著我的麵說雲七七?”

“啊!”

夏姬笑容輕鬆:“我會配鑰匙,你配嗎?”

“啊!”

傅雪衫手腕骨頭碎裂的哢嚓音,臉色慘白:“我的手,我的手脫臼了!”

啪嗒,果盤掉落在地。

“哦,脫臼啊,放心,我再稍微使點勁,保證你脫臼接都接不回去。”

夏姬目光慵懶,毫不費勁地一點點發力氣。

傅雪衫深知眼前的女人絕對做得到,她大汗淋漓,及時道歉:“我錯了!”

“給你個機會,把地上的果盤慢慢撿起來,我就鬆手放過你。”夏姬帶著命令地語氣。

傅雪衫咬著牙關,“不行,那果盤離我那麼遠,我要是去撿,我的手肯定斷了。”

“斷不了,我說斷不了就斷不了。”

夏姬還以為她有多大的本事,嗤之以鼻,美眸冷清地往地上瞥了一眼果盤的位置,“慢慢彎腰去撿,做得到嗎?”

傅雪衫被逼無奈,隻好按照夏姬說的照做,恐懼地點點頭,慢慢彎腰去撿起果盤。

果盤內的櫻桃撒了一地。

夏姬居高臨下,眼神帶著冷漠,待她撿起來,才鬆開了她。

突如其來的貫力導致,傅雪衫直接後傾倒去,摔了個狗吃屎。

傅珩夜倒吸了一口涼氣,總算知道為什麼厲雲霈說他家這位是霸妻了!

以後,他會不會被家暴?

傅老爺子聽聞二樓巨大的動靜,也匆匆趕上來,無條件傾斜孫媳婦夏姬,“雪衫,你真是冇規矩,夏小姐是我親自請來的貴客,你怎麼能不知禮儀的坐在地上?”

“爺爺,我……”

明明是夏姬整她好不好。

“還有怨氣是嗎?”夏姬見傅雪衫看自己的眼神帶有幽怨。

扭了扭脖頸,她做事向來隨心所欲,自然不會看在傅老爺子的麵子上就此作罷。

這漢子茶,欠收拾,既然這麼喜歡扮演茶,那她就教訓個夠。

夏姬平端著果盤,笑容淩人:“傅小姐,你自稱女漢子,但真練起來你這身子骨,看起來也挺柔弱無趣,不如我現在教你練練,以後外出防身用。”

傅家府邸上有個拳擊館,是平時傅珩夜自己練拳的地方。

“我帶你們的妹妹、孫女去練練。”

扔下這句話後,傅雪衫直接被夏姬強行拖走。

傅老爺子嚥了咽喉嚨,拄著柺杖來到自家孫子身邊,“珩夜,我孫媳婦還會武功?”

“爺爺,其實她很溫柔,不是你想的那樣!”

傅老爺子用柺杖敲打了下付珩夜的背部,激動道:“你這小子,哪裡來的福氣,居然能找到一個會武功的媳婦!我們軍世家族就需要這樣的優秀基因!”

厲家。

此刻,傭人正不斷搬運不同的果盒,每一個果盒都是大紅色精緻的外盒,並且上麵封著一個鏤空的“喜”字。

厲瑤瑤有些忍不住問道:“奶奶,這四京果是什麼果子,我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她知識不夠,不懂就問。

厲老太太把關,目光一一掠過,喜笑顏開,“這四京果就是龍眼乾、荔枝乾、核桃乾和連殼花生,以祝福子孫興旺,亦是圓滿多福,生生不息之意。”

“原來這就是四京果。”厲瑤瑤又指了指旁邊的糖盒,見上麵封著一個四色糖的標簽,“四色糖呢?難道真有四個顏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