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老太太高興地回答:“四色糖就是冰糖、桔餅、冬瓜糖和金策。”

“那還有這個呢?”厲瑤瑤一個又一個問題跳出,眨巴著好奇的眼睛。

厲老太太捏了一把厲瑤瑤的臉蛋,“哎呀,你呀,現在年紀還小呢,不懂很正常,等你以後結婚嫁人,也有這一天的時候,就會懂了!”

“嘶,奶奶,疼。”厲瑤瑤撒嬌努唇,臉蛋也跟著慢慢泛紅。

結婚嫁人?

她以後應該也會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像嫂子表哥這樣恩愛吧?

一想到這幅畫麵,厲瑤瑤就覺得吃了甜蜜餞一樣,嘴角甜美上揚。

厲雲霈和雲七七剛一回來,便看見了穿著道袍的馮飛,正對著一堆東西物件,撓頭抓腮。

雲七七走上前來,“馮飛,我外婆的訊息呢?”

馮飛解釋地指了指:“這些東西都是青玄道觀那邊返回過來的,是您外婆命人送過來,還有一封信。”

說著,馮飛就從自己的道袍中掏出一封信件出來,遞給雲七七。

黃信封皺巴很有年代感,泛著微黃的顏色。

“至於這些東西,我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是個終極大禮包!”

雲七七好奇臉地打開信封,厲老太太聽聞是外婆親寫的,也圍了過來要聽。

“快念念,看看你外婆都在信裡說了什麼。”

汪雅風啊汪雅風,我就知道你坐不住了,孩子們的下聘宴你肯定忍不住想來湊湊熱鬨。

看來明天下聘宴,她們老閨蜜之間也能好好相聚一番了!

真是喜事。

厲老太太在雲七七打開信封的間隙,還吩咐管家蘇德:“蘇管家,你一會兒給我預約下午三點的美容,我要去做個超聲波去皺紋的項目。”

老閨蜜之間的見麵之日,她得好好震驚一下汪雅風。

雲七七盯著信封,讀道:“七七,外婆聽說明日是你的下聘宴,外婆很為你開心,不過外婆在外渡劫,這場下聘宴,外婆實在抽不過空過去……”

讀著讀著,她的聲音變慢了。

外婆不能來。

厲老太太也微微一怔,笑容停了下來,臉色沉重:“渡劫?七七丫頭,你外婆說的渡劫是什麼意思,她有危險嗎?”

“道教術語中,渡劫是指修煉過程中,上天會降下劫難,隻有渡過這些劫難才能繼續修煉。”

“簡單來說,外婆就是在渡人,幫助困難卻和她有緣之人,度過生死劫難,也和她自己有關。”

雲七七一番解釋,這才讓厲老太太放下心來。

雲七七麵容有幾分擔憂之色。

厲老太太察覺出雲七七的情緒,緊皺眉頭,安慰道:“七七丫頭,無妨,明天隻是下聘禮,之後還有婚禮,你外婆肯定會來。”

厲雲霈聞言,點頭,“這信封後麵還有字,你再看看外婆都交代了些什麼?”

雲七七接著往下看。

她藉著外婆的字跡讀出來,“七七,外婆雖然無法趕到你的下聘宴現場,不過這場下聘宴,外婆也給你添了一些彩頭,你日後定當能用上,打開看看吧。”

馮飛微微有些興奮,“雲小姐,您外婆帶來的難道是法器?”

他沾了雲七七的光,畢竟雲七七的外婆是青玄道觀的老天師,尋常人哪裡能有上說話的份。

如今他旁聽了信件,四捨五入也算是和老天師隔空見過了。

“我也不知道,打開看看吧。”

雲七七放下信封,淡淡來到粗製草編的麻袋前。

厲雲霈近距離靠近,鳳眸隱隱夾雜著興奮的光澤,也想瞧瞧是什麼物件。

雲七七隨手拿出一個,語氣淡定:“乾坤袋。”

“哇!”馮飛一臉激動:“雲小姐,我聽過這個,據說能裝很多很多東西,空間非常大。”

雲七七想了想馮飛的揹包也用得比較破舊,直接給了他一個:“送你。”

馮飛強忍著笑,“雲小姐,這不太好吧,這應該是法器,你就這麼送給我,我貪大便宜了。”

在上古時期,這種乾坤袋又叫黃金袋,專做儲物之用,擁有不可思議之力,內部有奇異空間,空間之大能將天地收納於內。

袋中另有乾坤,稱為“袋中天”,應有儘有,取之不儘!

“這裡麵是不是真的很大?”

雲七七挑了挑眉,在線解答道:“那你看看裡麵的容納量有多少?”

她收的這個新徒弟想象力很豐富,她得打擊一下。

馮飛檢查了下,將整個頭都埋了進去,支支吾吾道,“這乾坤袋裡麵烏漆墨黑,看著好像就是個正常袋子,真能放下那麼多東西嗎?”

雲七七微微一笑:“容納量的確可以放不少小東西,不過冇你想的那麼誇張,真放太多東西,還得需要行李箱。”

現實中,大多數道士也提行李箱的。

厲雲霈笑而不語,莫名被雲七七的實在給逗笑。

“啊?”馮飛大失所望,將頭抬出來,再次希翼地問道:“現實這麼骨感嗎?”

雲七七忽然想起來這乾坤袋裝什麼最好,“哦,對了,你可以用來裝活魚,這乾坤袋用來裝活魚最好了,加厚,防水,耐磨,結實,便捷!”

“……”

厲雲霈眸光凜然道:“能裝多少斤的活魚?”

“八十斤。”

“厲害。”厲雲霈目光慵懶,打量了一下雲七七的腰段,嗯,差不多能將他老婆裝進去!

這乾坤袋夠大了。

雲七七又翻了翻,一一唸叨:“天蓬尺,拷鬼棒,三清鈴,法扇,法印,法衣,笅杯,腰紅,香爐,朝筒,如意,玉冊,鎮壇木,拂塵,步罡毯,法劍,神像,法繩。”

馮飛目瞪口呆,一股敬畏之意油然而生。

他上前直接拿起拷鬼棒,不由連連發出驚歎聲。

上麵刻有各種符籙,外觀是黃色的圓柱形短棍,印有道家圖案。

“雲小姐,世界上真有鬼嗎?”馮飛覺得不可思議,向眼前的年輕女子求證。

雲七七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要相信科學。”

馮飛再次被澆滅幻想。

葉燃啃著蘋果,靠在一旁默默欣賞,上前拍拍馮飛的肩膀:“我老大是不會告訴你的,要是真說了嚇死你怎麼辦?”

肩膀突然多出來一隻手,馮飛果真被嚇了一跳,“葉先生,你就知道嚇我!”

“你的膽子太小了,哈哈。”

“這是以前在青玄道觀外婆常用的東西,以前我想偷用幾個都不行,現如今就這麼全部給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