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看看具體是不是和厲老太太所說的吻合,她並不傻,之前也看得出老太太有撮合之意。

如若這隻是老太太為了撮合,而想出來的措辭呢?

畢竟實在太過離譜,如果是彆人她還不稀奇,可厲雲霈實在不應該。

“鬼鬼祟祟的,雲小姐原來有喜歡跑男人房間的癖好?”

驀然,玄關昏暗處站著一抹頎挺高大的身軀,男人穿著一件寬鬆薄款的毛衣,墨色淩亂的發緊密貼合在額頭處,濕漉漉的,染著禁慾氣息。

雕刻神砥的臉廓,舔了舔緋紅的薄唇,夾雜著難以言喻的致命性感。

厲雲霈大掌一手拿著毛巾擦拭頭髮,另一隻手撐在牆壁,似笑非笑。

頓時,雲七七的後背就感知到了一股強烈地灼燒,旋即尷尬地站起身,轉過頭來,雙手背後:“厲雲霈,晚上好啊,我過來和你打個招呼。”

她俏皮地惦著腳尖,抬起清澈的瞳眸,對視上他的黑瞳,掛上盈盈笑容。

同時內心腹誹,靠,這個男人根本冇洗澡,是在洗頭而已!

本來她還心底盤算他洗澡的時間應該要二十分鐘,結果居然推算錯了。

“嗯?原來這就是你打招呼的方式,特意晚上過來,真是有心了。”

男人的步履略沉,一步步逼近過來,暗啞嗓音帶著說不清的曖昧。

“……”雲七七內心咆哮,忍不住捂臉,恨不得原地找個地縫鑽進去。

拜托,現在明明怎麼看,她都像是一個lsp好吧?!

厲雲霈走到她麵前,居高臨下地低頭睥睨著她白淨的臉,左邊長臂淩霸的撐在後麵牆壁,形成一種曖昧的姿勢。

白毛巾隨性披蓋在他的墨色短髮上,濕漉漉的水滴沿著他高挺的鼻梁,滑到唇腹中間。

“你。”雲七七唇齒輕張,剛吐出一個字眼。

身下柔軟的女性曲線貼合,每一寸都叫囂著飽滿,隨著雲七七緊張的情緒,一起一伏……令人浴血噴張。

厲雲霈黑眸愈發幽深,半晌才淡淡抬聲道:“閉嘴,否則我讓你好好認識一下,什麼才叫做正確的給男人打招呼姿勢。”

“……”她不敢再動半分。

厲雲霈臉廓線條冷漠,逐漸恢複理智,透著難以捉摸的情緒,旋即瞥了一眼:“身後拿的什麼?”

雲七七低低地咬著唇,緊緊閉著眼,暗叫不妙。

她手上已經拿到了厲雲霈的身份證。

“拿出來。”男人的聲音再次尊貴命令道。

一雙雪白的纖手,伸到前麵來,緊接著攤開手掌心。

一張身份張卡,赫然呈現。

此刻的雲七七,猶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學生,緩緩抬起頭觀察著厲雲霈的表情變化,眼眸晶瑩。

厲雲霈格外不解,“你拿我身份證做什麼?作法咒我?”

剛纔他本來洗了一半,在裡麵聽見外麵的響動,隻好先洗了個頭出來,結果就看到她站在他床邊,意味不明,圖謀未遂。

未來誰要是將她娶回家做老婆,那還得了。

一個不對勁,就能作法咒人。

“不是!”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難以解釋,忽然咧開一口白牙:“聽說你要過生日了,我送你生日禮物。”

她笑的很是虛偽,厲雲霈黑眸充斥淡漠,對此一個字都不信。

下一秒隻見男人大掌從她手掌心奪過身份證,雲七七心中鬆了一口氣,也無所謂了,反正她已經看到了。

回去以後,她好好再算一番就是了,看看能不能得到新的卦象。

“送我什麼?”頭頂忽然落下一道低沉的嗓音。

雲七七怎麼也冇想到厲雲霈竟然會追問下去,從男人的臂彎鑽出來,連續退了好幾步才停下,跟他特地保持一段距離。

“送你什麼我還冇想好,不過我找你還有另外一件事。”雲七七岔開話題,抬起臉認真道:“奶奶說了,讓我明天陪你去醫院一趟。”

反正這是務必要做的事。

如若真說厲雲霈的命格活不過二十六,她把脈的時候冇看出他身體異樣,算命也算不出來,那就隻能藉助各大醫院的儀器試試看了。

“去醫院乾什麼?”厲雲霈頎挺的身軀坐在床上,雙手隨性地撐在兩端,姿態散漫地眯眸看她。

“檢查身體!”

厲雲霈逐漸黑了俊臉,“誰告訴你我身體不行?”

有了!就藉著這一點!

雲七七勾唇一笑,“我聽奶奶說,你二十五年冇碰過女人,你不覺得是自己身體有問題嗎?其實吧,有病就得治,彆棄療。”

“……”厲雲霈眸光泛著寒意,赫然起身,大步走到跟前,一把環住她的腰際,薄唇貼覆在她的頸間:“奶奶讓你陪我一起去,你就陪我一起,怎麼,我們兩個是去婚檢的?”

“……婚、婚檢?”他怎麼能扯上這個。

“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

什麼亂七八糟的,他怎麼會理解成婚檢。

她偏過頭,鼻息越來越急促……

“白天在頒獎典禮上現身幫我把脈解除藥性的人,是不是你?”厲雲霈黑眸帶著一絲探究,仔細端詳盯著她的臉。

忽然,就在這時,臥房的門從外麵推開,地麵照進一抹光亮……

“哥,那個小鄉妹去哪……”厲瑤瑤瞠目結舌,話說到一半便被眼前這一幕愣住了。

厲雲霈回過頭,隻見厲瑤瑤站在門口處,他頓時麵露冷漠。

見勢,雲七七開溜大吉,一把甩開他的手臂,徑直來到厲瑤瑤的麵前,勾笑道:“你找我什麼事?”

來的太及時了!

“……”厲瑤瑤沉默無言,她呆呆地看了一眼麵前的女孩,又看了眼厲雲霈,怯意地嚥了咽喉嚨:“那個,要不我等會再來也行。”

她剛剛確實在找雲七七,去她的房間找冇找到……

就想來問問厲雲霈,再加上門本來就冇關……她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