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皺著眉頭,忽然覺得這麼輕而易舉得到這些,有點心中不安。

拿起手中的信封,她翻了個麵,發現還有字跡。

【七七,你長大了,你再也不是那個以前隻會在道觀裡偷吃祖師爺供果的小丫頭,外婆現在放心的將它們交給你,你可要好好保管。從前,你是為了汪家爭光,人人都敬你是我一枝梅的孫女,從今往後,你要為自己爭光,為雲家爭光。】

鼻尖微微泛出一股酸意。

雲七七熱淚盈眶,轉過身直接投入厲雲霈的懷裡,額頭抵著男人的胸膛,隱隱啜泣起來。

厲雲霈愣了一下,還從來冇有見過一向堅強的雲七七在自己麵前哭。

他大掌落在她的墨發頭頂漩渦處,聲音溫柔:“不論你為自己爭不爭光,我厲雲霈都會在背後護你而行。”

這是他能夠給她的底氣。

她在這世間往後若是想做什麼事情,隻可大膽放心的去做,他會為她保衛護航。

她若遠航,他必揚帆,她若是遠航倦了,他厲雲霈便是她的港灣。

雲七七聲音有些沙啞,眼圈紅了一片。

“嗯。”

厲瑤瑤站在旁人,她欣慰地望著雲七七和厲雲霈相擁的場景,不由也跟著眼眶紅了,嫂子和表哥好幸福。

葉燃偏頭看向她,關懷問道:“你怎麼了?”

“我羨慕,這樣的愛情才叫愛情,不論身在何處,回過頭就有人給一個擁抱。”厲瑤瑤擦了擦眼角,吸了吸鼻尖:“也不知道以後我結婚後有冇有這麼幸福。”

“你年紀還小,怎麼這麼早就想著結婚了?在學校裡是有喜歡的人嗎?”葉燃歪頭問。

“你,你彆亂說!”厲瑤瑤臉色爆紅,嘀咕道:“纔沒有呢。”

她直接捧著手機就上了二樓,邊走路還邊發訊息。

葉燃望著厲瑤瑤最近低頭族的樣子,有些納悶,好像最近她心思都不在學習上?

上次他去厲瑤瑤的高中公開演講課上完後,她不是都苦心好好學習了一陣子麼,最近是因為什麼事突然變得不上進了?

真說中了?

厲老太太喜笑顏開,就在這時,她拄著柺杖彎腰撿起地上的一根腰紅,目光如炬,慢慢笑得聲音更大。

“汪雅風啊汪雅風,你這小心思,還是跟當年一樣!”

雲七七在厲雲霈的懷中抬起小腦袋,匆匆紅著臉走過來,從奶奶的手中拿過腰紅。

厲雲霈目光幽暗,察覺到空氣中有種不同尋常的氣息,“奶奶,您對著一條紅繩笑什麼?”

“這可不是普通的紅繩。”

厲老太太拄著柺杖,依舊目光如炬:“你不懂這紅繩其中的含義,隻有我跟她外婆能懂。”

“……”

厲雲霈偏偏有些不服氣,攬著雲七七的腰間:“媳婦,解釋一下,我也想知道。”

雲七七美眸深邃,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

大多數都能用上,隻是這腰紅……

外婆還真是彆有居心。

這條腰紅,是她的腰間尺寸,特殊定製。

若是在新孃的腰間繫上一條紅繩,則寓意夫妻感情長長久久,家庭幸福美滿,如果是女方的親人贈予。

則代表新娘懷孕生產順利,子孫後福澤深厚。

雲七七抬起白皙的臉頰來,一本正經,解釋道:“在華夏紅繩代表著好運,所以長輩們總喜歡給家中孩子帶條紅繩,討個好彩頭,而將紅繩係在腰間則代表好運纏身。”

“是嗎?”厲雲霈鳳眸劃過危險的精光,又瞥了一眼厲老太太,“那奶奶怎麼是這種笑容?”

他覺得她們在騙他,但是冇有證據。

厲老太太連忙擺手:“咳咳,你還不讓我這個老太婆笑啦?真是的,笑你也要管!來,七七,我給你腰間繫紅繩。”

“奶奶,現在就係嗎?”

雲七七瘋狂眨巴著烏黑漂亮的眼睛。

“那是當然了!這是你外婆的一番心意,既然你外婆不在,那就由奶奶親自代勞,這腰紅是一定要係的,而且你外婆送的腰紅,一定是加持過功力的,非常管用。”

厲老太太麵色嚴肅,將纖細的小紅繩圍過雲七七的裙身腰間處,待繫好以後,喜上眉梢。

“哎呀,這腰紅就是吉利好看,好好好,奶奶這下就放心了。”

雲七七耳朵末梢微紅,呼吸深沉。

厲老太太繼續派人整理下聘禮,“明日就是下聘宴,奶奶再去對一遍清單,七七,你也收拾一下外婆給你的這些東西。”

“好。”雲七七點點頭,目光有點狐疑,來回對了這麼多遍。

東西是真的很多嗎?

客廳擺著的下聘禮,隻是冰山一角中的一角,她還冇見到全部的下聘禮。

厲雲霈走過來,笑著低頭衝著她說道:“明天下聘宴,保證給你一場盛大難忘終生的場麵!”

雲七七抬起睫毛,唇角咧開笑容:“我能現在看看都有什麼東西嗎?”

厲雲霈寵溺地捏了捏她白皙的鼻尖。

“不行,這是驚喜。”

“好吧,那我去整理外婆給的東西。”

雲七七叫來馮飛和葉燃幫忙,重新拿了一個乾坤袋,將東西歸納和分類,還分給了馮飛不少法器。

最後雲七七還在乾坤袋中發現了一張道士證,是青玄道觀頒發給馮飛的。

她臉色微深,看來,外婆早已有先見之明,一切都提前預知了!

雲七七傳授給了馮飛。

馮飛抱著法扇、法劍、拷鬼棒,以及道士證,他欣喜若狂。

“雲小姐,感覺有這些東西,我都可以禦劍飛行、捉鬼了。”

雲七七笑他傻,耐心教導:“修行的路很長,你要慢慢來,這些法器要是使用不當,其實也產生不了什麼作用。”

“啊?產生不了什麼作用?”馮飛怔了怔,低頭望著懷裡的寶貝法器,不捨道:“那總可以辟邪吧,辟邪的作用也夠了。”

“這些法器都要伴隨口訣和道行使用,若是你道行深,鬼怪當然會害怕你,自然也起到了辟邪的作用,但你若是個普通人,半夜走路上拿著一個拷鬼棒,又不會使用,鬼會覺得你在挑釁他,反而吸引注意力。”

“……”

鬼還有這種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