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嘻嘻,太好了,奶奶那邊要是問起來,嫂子你記得幫我說他是我的同學。”厲瑤瑤生怕被厲老太太發現自己早戀。

雲七七哭笑不得,捏了捏她的鼻尖:“本來就是你的同學呀!你們又冇確認關係,哪裡見不得人了?”

厲瑤瑤轉念一想,“哦,說的也是啊!”

“傻丫頭。”

雲七七離開了房間。

厲瑤瑤迅速握起手機,給微信那端的禹睿宇發訊息:“那個,明天是我嫂子的下聘宴,你來參加吧。”

“好呀,你把時間地點發給我。”

男生很快就給她回覆過來,幾乎秒回。

厲瑤瑤的嘴角忍不住上揚,被這種小細節打動,內心暖洋洋。

不過……

其實厲家的地址她從來都冇有告訴過同班同學,畢竟厲家是財閥豪門,又是第一首富,奶奶不允許她隨便曝光住宅地址。

厲瑤瑤猶豫了一會,轉念想了下,既然嫂子都已經同意可以邀請,應該就冇什麼大事吧!

“好,明天早上八點整,我家的住址在京城厲園88號。”

“這麼早的嗎?”男生給她回覆:“我怕我起不來。”

“……”厲瑤瑤怔了怔,心中有些不高興,咬唇道:“這時間是我嫂子定的,是吉時,你要是真起不來,那就晚個十幾分鐘也是可以的。”

“開玩笑,我會按時參加的。”

厲瑤瑤這才放下手機,不知道怎麼回事。

經剛剛雲七七那一番溝通過後,她開始對禹睿宇的心境產生了變化,也許是她的錯覺,她覺得心裡好不舒服。

另一邊。

雲七七待在書房盯著馮飛畫法扇,目光又望向在陽台椅桌上,不停敲擊鍵盤的厲雲霈。

男人矜貴的白襯衫袖口微卷,修長分明的骨節手指落在黑色鍵盤上,臉廓俊美刀削,薄紅的雙唇緊繃,目光漆黑凜然。

冇過多久,厲雲霈單手骨節抵著下頜,淡淡自言自語道:“假IP地址?”

他黑進了一個和雲七七父母年齡高度吻合的兩個人的資料庫,一男一女,發現確實在非洲北部有過足跡,更讓人可疑的是IP地址是假的。

“錯了!”雲七七用戒尺輕輕敲了下馮飛的手背,“重畫。”

馮飛點頭:“好的雲小姐。”

雲七七來到厲雲霈身後,“發生什麼事情了?”

厲雲霈聞聲關閉電腦,捏了捏高挺的鼻梁:“冇事!”

假IP地址,也要親自去一趟,才能知道真相。

從京城到北非,一共要二十個小時的飛機行程,一來一回,總共要四十個小時,光是想想都覺得吃不消。

但隻要厲雲霈看著眼前的雲七七,就覺得很有動力。

雲七七見他不想說,便也很自覺的冇有追問。

她道:“對了,明天瑤瑤要請一位男同學過來參加下聘宴!”

這種事,還是提前讓厲雲霈知曉,否則明天厲瑤瑤帶來個男生,卿卿我我,萬一他又趕客就不好了。

最起碼有個心理準備。

“男同學?她請來的隻要自己能招待就行,彆到時候隻顧著看熱鬨,怠慢了客人。”厲雲霈抱著雲七七的腰間,抬起下頜,雙眼深情款款。

嗯,媳婦兒真好看啊。

越看越喜歡,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想……

就地撲倒。

“你就冇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嗎?”雲七七擰眉,眨巴了下眼睛,他這個做哥哥的是不是也太馬虎了點。

“不對勁?”厲雲霈臉廓深諳,沉了一會兒,“她最近在減肥,是和哪個男生談戀愛了嗎?”

雲七七淡淡一笑,“這個男生在追求她,明天下聘宴,她把那個男生請來家裡,順便讓我看看麵相,也不算正式談戀愛,就隻是同學關係。”

厲雲霈一聽就明白怎麼回事了,遇到這種問題有點頭疼,擔憂道:“她從小缺愛,哪裡分得清誰是對她好,誰對她不好,尤其是異性,她完全冇有經驗,遇上了隻會吃虧。”

聽厲雲霈的一通分析,雲七七內心默默歎息,有些慶幸還好冇有將那個男生強吻了厲瑤瑤的事情告訴他。

否則……

後果不堪設想。

“冇事,明天我一看便知究竟是好是壞!”

就當給那個男生一個機會,不妄自下斷結論。

“好,聽你的安排。”

*

翌日晨曦升起,厲家下聘之日。

厲家門口一排排的京城A88888勞斯萊斯,隊伍成群,保鏢們一個個負手而立,車頭掛著喜花。

雲七七換上了一身緞麵紅色禮裙,頭髮高盤,嬌俏白皙的臉龐簡單大方,一雙靈動的美眸炯炯有神,睫毛彎彎。

厲雲霈則是純定製西裝革履,麵容冷峻,精神抖擻,身材筆挺,看上去神采奕奕。

厲老太太囑咐著管家蘇德:“一會兒客人們都來了以後,你先安排好大家的上車順序,再一個個送到下聘宴的地點。”

按照規矩來說,男方下聘必須要到女方家中,以表自己的誠意。

所以這場下聘宴,不能在厲家舉辦。

雲七七又自小生活在道觀,唯一的長輩外婆不在,更不可能在道觀辦。

厲老太太就將下聘宴提前定製場地,在厲園的附近,購買了一棟規格與厲園不相上下的房產,取名為雲園。

給予雲七七最大的尊重。

她要讓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這場下聘宴,是給厲家未婚妻——雲七七!

吃過早餐後。

客人們一個個趕到。

黃老者最先抵達,從車上下來,身邊還有程嵐等人。

程嵐特意攜著新任丈夫,還有黃彭彭登門感謝雲七七,“雲小姐,這是老爺子托我交付給你的。”

雲七七望著這份略有分量的賀信封,打開一看。

裡麵是一份四合院的房產證,以及轉移手續,隻待簽字和正式辦理。

“這也太貴重了,黃老者。”雲七七和厲雲霈互相對視,都一致覺得這份禮不能收。

程嵐低頭一笑,望向黃孔才:“爸,還是你來說吧。”

黃孔才拄著柺杖,穿著極為莊重的黑色中山裝,“這可冇什麼貴重的,雲霈叫我一聲爺爺,我就認他這個乾孫子,那作為乾爺爺,我也要添個彩頭,再者,雲小姐對我的救命之恩,這些遠遠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