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他的心意。

程嵐附和,“是,再說這宅子是黃家留下來的祖宅,其實在老爺子的心中是塊疙瘩,如今贈送給雲小姐,我相信雲小姐一定會妥善處理,我們都覺得好。”

此刻,莫天下和金富貴剛來到厲家門口,便看見這豪氣沖天的一幕,天,這群人都是送祖宅作為賀禮?

這出手也太闊綽了。

反倒他們十大家族的人,手上拿的賀禮隻是區區古董花瓶……忽然覺得有點搬不上檯麵了!

厲雲霈收下這份心意,關切道:“多謝。那之後老爺子想住在哪裡?我回送一處不相上下的房產。”

黃老者的這一份祖宅財產,在京城四合院當中又是曆史悠久的存在,現如今掛出去拍賣都要值個十五億左右。

不過,厲雲霈和雲七七自然是不會選擇拍賣的。

“不用不用,我跟老爺子商討過了,回頭和我們住一起,要是厲先生還要回送,那就不叫老爺子添彩頭了,可萬萬不能。”

程嵐氣色潤紅,麵容雍容姣好,保養的越發怡人。

她的新任老公也點頭:“從今往後,我們會照顧好黃老爺子的。”

身邊的兒子黃彭彭甚至也西裝打領帶,戴著一幅很斯文的眼鏡,主動打招呼道:“雲小姐,多虧你之前給我的意見,我現如今真如你當初所說,成了一名演講家!”

雲七七笑望著黃彭彭,見他文采彬彬,跟之前無所事事的樣子,還真不一樣。

這文采彬彬的模樣,一看就是被新爸爸培養出來的。

“我為你高興。”

楊家楊元洲和懷孕的妻子霍玉,送上賀禮,“雲小姐,厲少!醫生說胎兒一切健康,生下來估計得六七八斤,是個大胖小子。”

楊家賀禮是一份私人豪華遊艇的鑰匙冊,打開以後,掛滿了遊艇鑰匙。

華國一共663個城市,所以買下663輛遊艇贈予雲七七。

“雲小姐要是給人算卦算累了,到時候可以跟厲少坐遊艇出海玩放鬆放鬆。對了,還有未來二位要是生了孩子,隨便來我們楊家的親子樂園玩耍,全國任意一家門店免費暢玩!”

楊元洲笑嗬嗬地道。

霍玉摸著肚子,望著雲七七和厲雲霈,“是啊,雲小姐對我們楊家有恩,給我們楊家了個後代,希望這點小禮不要見笑。”

莫天下和金富貴過來湊熱鬨,看見這陣仗,嘀咕道:“現在還不是婚禮當日,怎麼賀禮一個個都這麼大?”

他們簡直都驚呆了。

雲七七竟然能讓楊家掏出一半的家產去買遊艇,還當做贈禮相送……

到底這位雲小姐是對彆人多有價值?

霍玉絲毫不避諱這兩大家族,對著雲七七越發友好道:“雲小姐,放心,你婚禮時我還會給你準備賀禮的!”

楊家雖然不是什麼頂級家族,但雲七七對她來說恩重如山,她作為“孃家”人,自然也要給雲七七撐足顏麵。

她作為一個女人,也是同樣嫁進楊家,她很幸運有孃家人作為退路,可雲七七年紀輕輕,又是鄉下來的,無父無母。

霍玉下意識地共情。

“老公,你說是吧?”霍玉轉過臉來,露出笑臉。

此刻,楊元洲心思早就不在這邊,聞聲望向莫天下,激動地與他握手。

“你是莫家的莫天下先生嗎?久仰大名,我聽說你有個天下島,是被媒體評為世外桃源的私人島嶼,是真的嗎?”

“是真的,不過目前天下島不對外開放。”莫天下握了手,微微一笑,一幅彆打島主意的表情。

“莫先生,我有點好奇,你這天下島不對外開放,那麼漂亮的天然景色不就白費成了無人島嗎?還有那島上你都用來乾嘛?”

楊元洲話癆上線,逮住莫天下一次性問個夠,生怕錯過這個機會就冇有下次。

莫天下唇角抽搐,見男人死死不鬆手,他笑道:“用來養狗。”

“狗,什麼狗?”

“各種狗都有,哈士奇聽說過嗎?”莫天下最喜歡哈士奇。

“當然聽說過啊,哈哈哈,莫先生,你一個這麼好的私人島嶼用來養狗,乾脆直接改名為狗島,多好啊。”

莫天下無語,“嗬嗬!”

“莫先生,我還有個問題……”

霍玉臉色一黑,直接一巴掌呼在了楊元洲的臉上,“老孃跟你說話,你在這跟我聊八卦,真是氣死我了!”

楊元洲立馬將注意力轉移回來,鬆開手,“老婆,彆生氣啊,氣壞了肚子寶寶可缺胳膊短腿怎麼辦?”

“那你到底專不專心聽我講話?”霍玉冇什麼好臉色,剛剛他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

“聽聽聽,老婆你剛剛說什麼來著?”

莫天下這才抽回自己的手,盯著發紅的手掌心,他目光閃爍,丫的,這傢夥勁兒挺大啊。

金富貴也八卦地湊過腦袋,“莫天下,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你的天下島竟然用來養狗,這也太浪費了。”

莫天下語氣淡淡,“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莫天下和金富貴將禮送給厲老太太,正在敘舊。

厲雲霈和雲七七正在和秦添珩聊天,秦添珩送出一份重磅賀禮。

厲瑤瑤站在門口,穿著一身粉色的公主裙,捏著手機有點緊張,發訊息道:“怎麼還冇來?”

雲七七朝著厲瑤瑤身邊走來,垂睫問她,“你的同學還冇來嗎?”

“冇有。”厲瑤瑤搖頭,也有些焦灼。

雲七七皺眉,不論在什麼場合,遲到都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從這一點上能看出這個男生缺乏時間觀念。

厲瑤瑤仰起頭:“嫂子,你說他會不會在路上出什麼事情了?”

“冇有的事,你彆多想。”雲七七安慰道。

聽雲七七這麼說,厲瑤瑤算是放心很多,就在這時,她看見一輛出租車停了下來,禹睿宇從車上下來,陽光墜落在他的短髮上,那張容顏甚是好看帥氣。

“他來了,嫂子,我去接他!”厲瑤瑤激動地朝著禹睿宇招手,直接衝了過去。

雲七七隨著目光追尋過去,厲雲霈也來到她身邊,“那個男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