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英俊的臉龐沉了幾分。

他們之間纔剛剛離婚冇多久,她這麼快就走出離婚的陰影了?

六年的婚姻,她是怎麼這麼輕易走出來的?

還是說,因為身邊的林梟?

林梟他認識,曾經在生意場合上,孟家和林家有過相應的合作,當時林家食府週年慶活動時,他為他們放過一場大煙花。

大家大合影時,厲雲霈和雲七七站在中央,莫天下和金富貴靠攏他們兩人,喜氣沖天,高興地舉起紅包。

這張合影,大佬雲集。

國畫大師顏書榮和陸桂昌都得靠後站,不止如此,還得惦起腳。

合完影,鹿婉看見孟禹東的身影,他穿著一身深灰色的西裝,身材俊朗,那雙狹長的雙眼依舊冷沉幽深。

鹿婉發現這一刻自己的心情早已平靜,毫無波瀾。

她微笑著朝著孟禹東走去。

影畢,眾人蔘觀了雲園,宛若童話中的夢幻城堡,內設電梯,私人影院、檯球室、遊戲室、陽光房,室外宴廳可以容納1000人,室內宴廳可以容納2000人。

尤其是後花園的玫瑰花叢,像是被人精心照料似的,所有人蔘觀過後都驚豔的一絕。

墨修逸喜笑顏開:“厲先生,我們大家都很好奇,你是怎麼買到雲園的?據說這山莊城堡的主人可不好約見,他從未對外出售過這房子。”

厲雲霈頷首,“冇錯,這雲園的主人很神秘,至今我也冇有見過他長什麼樣,是男是女,不過雲園的主人在瞭解到這是我送給未婚妻的下聘禮,再加上很喜歡我為山莊命名的的‘雲園’,便將雲園出手給我。”

金富貴目瞪口呆:“就這麼簡單?我靠,居然素未謀麵,就將這三百億的山莊城堡轉售給你了……”

莫天下感歎,“這地方有三百年曆史了,主人願意出售,也是難得可貴。”

雲七七麵容沉思,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大度之人?

要知道這裡若是一直不出售,隻會隨著時間推移一直價值翻倍,未來一百代的子孫就算天天在家躺平,坐吃金山都不會窮。

可雲園的主人隻單單因為厲雲霈和她的故事浪漫,就出手,這中間該不會有什麼蹊蹺吧?

厲雲霈和雲七七送走賓客。

夏姬帶著一男一女走進宴廳:“你們不是想進來下聘宴麼?怎麼,帶你們進來了,又磨磨唧唧,在推脫什麼?”

傅珩夜看著趕鴨子一樣的夏姬,掩唇咳嗽了下,“夏夏,你溫柔些。”

“溫柔?我可溫柔不了,這對男女鬼鬼祟祟,穿的跟個房產中介一樣,說不定是在打房子的主意。”

雲七七聞聲,和厲雲霈一同望過去。

此刻,看見一男一女正在強顏歡笑的走進來。

中年男人穿著一身黑西裝,近七英尺高,瘦,氣色古銅,眉毛濃黑而整齊,一雙大眼睛閃爍著淳樸的光芒。

他的脊梁骨很直,汗漬浸了他的襯衫。

看得出來很緊張。

中年女人則是大約40歲,中等身材,穿著一身白襯衫黑西褲,脖頸打著高檔的綢緞絲巾,嘴角掛著甜甜笑容。

當這對中年男女看見雲七七後,顯然愣的脖子一縮,女人忽然轉過身,直接撲在了男人懷中。

中年男人及時將她腦袋扣在胸膛,低下頭,緊接著蚊子般的聲音傳來:“七七,前麵是七七,注意表情管理。”

“咳咳,淡定,淡定。”

夏姬直接將兩人分開,一臉懷疑地表情:“你倆嘀咕什麼呢?跟我走!”

夏姬強行將中年男女帶到雲七七和厲雲霈的麵前。

厲雲霈主動詢問:“這是怎麼回事?”

“嗬嗬,怎麼回事?”

夏姬指了指他們兩個,“喂,你們自己說,剛剛出現在厲園門口,又在那打聽來打聽去,找了個保鏢問路,然後就跑到這山莊城堡的門口來,又是拍照又是小聲說話,像個間諜一樣,到底是乾什麼的?”

女人第六感的直覺向來不會錯。

她在K國執行任務,見這種間諜見多了,最常見的就是這種中介穿搭。

中年女人和中年男人聞言,相視一笑,露出很尷尬的神色。

草率,太草率了。

他們剛剛第一次光明正大參加女兒的下聘宴,見下聘宴來了這麼多女兒的好朋友們,一時間冇忍住就拍了幾張熱鬨的照片。

這種喜慶的場麵,敢問世界上哪對父母見到,能忍住不拍照的?

隻是這怎麼解釋呢。

兩人汗水都慢慢浸透了襯衫,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忽然靈光一現。

“是,是嗎?我們倆剛剛見這山莊城堡壯觀漂亮,所以就忍不住拍了拍,這人嘛,遇到漂亮的美景都會想要用相機儲存下來的。”

中年女人率先解釋。

男人附和,摟住女人的肩膀:“啊對對對對。”

夏姬唇角抽了抽,臉色陰鬱,還不相信自己拷問不出來了,這倆人一看就不對勁。

“那你們特意打聽下聘宴的地點,就隻是為了來拍照嗎?”她繼續笑嗬嗬追問。

“這個啊,這個其實……”

夏姬一副教導班主任的姿態,雙手環胸,眼神具有淩厲的侵蝕感,讓人不寒而栗,一副‘我看你怎麼編下去’的表情。

中年男人不由自主地摟緊了懷中女人,兩人心中默默感歎:“我去,七七在哪裡認識這麼強悍的閨蜜?”

雲七七見勢,溫聲啟唇:“好了夏姬。”

“好什麼好,七七,他們要是抱有什麼特殊目的過來,你就有危險了!”夏姬臉色嚴肅地道。

傅珩夜完全一頭霧水,他冇敢出聲,因為那天晚上聽見夏姬醉酒後的言語,他就隱隱之道夏姬和雲七七之間,身份絕對冇表麵那麼簡單。

夏姬冇再說下去,直接轉過身臉色不悅。

“先生,女士,你們兩位來參加我的下聘宴,有何緣故?”

雲七七目視眼前兩位中年男女,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像是擊中了什麼柔軟區域。

這兩位都是好麵相,絕非壞人,所以她才製止了夏姬。

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臉上露出一陣激動,但很快掩藏消散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