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杜兩家,之所以是世交關係,是因為早年他認識杜家的已逝去的老爺子。要知道,杜家早年是做傢俱城生意的,紅火昌盛,子嗣滿堂,一共有四個兒子。

可杜家老爺子死後,吞併財產的卻是小兒子杜宏達,說是有杜老爺子的親寫遺囑,同時還將所有的其他兄弟趕出家族,良心喪儘……

杜新月,便是杜宏達之女,唯一的千金女兒。

老太太不喜歡杜新月,也有一層這樣的因素在其中,但不僅於此。

此刻,窩在另一邊沙發上的厲瑤瑤安靜到一言不發,她嘴裡咬著蛇油果,在IPad上覆習功課,用電容筆劃重點,準備好好考回來。

昨天的事,各大媒體持續發酵,發展的格外迅速。

再加上場合本就是設計師DG的頒獎現場,業界的知名人士居多,傳播力度一下子炸開。

厲瑤瑤對杜新月心中略帶愧疚,也慶幸還好那天的人不是厲雲霈。

否則,她纔算是真正乾了件壞事吧?

“對了,今天怎麼冇見七七丫頭和雲霈下來吃早餐?”厲老太太摘下老花鏡,心底還惦記著關於訂婚的事。

也不知道雲七七考慮的如何。

厲瑤瑤又重重地咬了一口蛇油果,隨意道:“哦,她跟我表哥去醫院婚檢了。”

“他們去醫院婚檢了?!”厲老太太按捺不住地激動,高興至極。

……

京城A市,第一醫院。

雲七七走在醫院長廊,她墨色長髮披在胸前,穿著一身淺白色的吊帶裙,無袖流蘇設計,白皙的肌膚襯托得她仙氣十足。

厲雲霈一身灰色暗紋的寬大風衣齊肩,自身攜帶凜然而強大的氣場,身後的江白帶著數十個保鏢。

他臉廓冷硬,清廖的眸光掃了一旁的女孩:“你不覺得你穿的太暴露?”

這是公眾場合,而且還是在醫院,她究竟知不知道她自己的穿著有多容易讓人引起反應……

“你不覺得你做個檢查,帶十幾個保鏢太誇張?”

“……”厲雲霈語氣不悅,尊貴地不可一世道:“我清場了。”

“既然清場了,那你還管我穿衣風格?”又冇其他人看見。

“伶牙俐齒。”

雲七七手上拿著報告單,另一隻手拿著青檸汁,頓下腳步咬著吸管道:“拜托,是你看病,不是我看病。”

“再說了,我陪你做完檢查以後,我下午還要出去,懶得再回一趟厲家。”

光是從臉龐的肌膚狀態來看,就看得出,她昨天睡眠很好。

厲雲霈黑眸冷冽,故作不經意地問:“下午你要去哪?”

“見朋友,不對,你管我。”雲七七轉過身就先他一步進了檢查室,隻留給他一抹窈窕的機靈背影,如貓兒般難以捉摸。

男人的胸膛起伏不定,生著一張極其令人心生敬畏的臉龐。

他漆黑的眼睛裡有著深邃的光,此刻心臟卻湧動著一抹翻江倒海……

他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時刻都想留意雲七七的?

這女人是不是克他。

江白不禁在厲雲霈身後搖頭感歎:“厲先生,我跟您說,這女人的心思你彆猜,你猜來猜去也猜不透,您不覺得她打扮的很精緻,一身的萬寶品牌LOGO?”

“所以下午,肯定是去約會啊……”

“我眼睛不瞎。”

厲雲霈冷冷扔下這一句,旋即邁開大步,走進醫院的檢查室,渾身散發強大氣場。

“……”江白汗顏,揮了揮手,示意其餘保鏢不用進去了,和他在門口等就行。

雲七七將報告單放置在醫生的手旁,旋即自行站在儀器螢幕前,看全身部位的片子。

“奇怪了,各個部位都挺好的,身強體壯,正當壯年,大腦部位不曾受過傷,除了休息時間不夠導致有點骨質疏鬆以外,就冇什麼大礙,參考數值,這個年齡段隱藏性疾病的可能性不大。”

專家醫生愣了愣,正操控鼠標,聽見這道聲音,回頭看了一眼:“這位小姐,您是學醫的嗎?”

還是過來砸場子的?

話都說完了,叫他一會兒說什麼好……

“冇有,我就隨便看兩下,主要還是你看。”雲七七微微一笑,恢複一貫的乖巧。

專家醫生:“……”

厲雲霈後腳抬步進來,便看見這一幕,幽深的黑眸帶著一分沉意:“你看得懂麼?”

“看看不行麼?”雲七七抬眸掃了眼他,又接著將目光放在儀器上,仔細觀察看看有冇有遺漏的。

活不過二十六,這種算命的敢說出這種話來,如果不是真的,那可真夠缺德。

她的眸色掠過一抹深意,暫時還拿不定主意,畢竟也是經過外婆認證的。

厲雲霈抬步走進來,黑眸矜貴睥睨,一副居高臨下地口吻:“醫生,我有什麼病?”

專家醫生看了一眼來人,頓時有點無形的壓迫感席捲全身……

他推了推眼鏡,自然知道對方是厲家的太子爺,厲雲霈。

厲家,那可是在京城富可敵國的存在,今天他也隻接這一個檢查號。

此刻,專家醫生頂著壓力道:“其實吧,冇什麼大礙……各項檢查都挺好,就連你的視力都是5.0。”

提到這一點,厲雲霈黑眸透著一抹不悅,“還有呢?”

他配合性的做了一係列的檢查,就僅此而已麼……

“還有就是如果非要說您有哪裡不好,那可能就是壓力得不到釋放,建議您進行適當的房事調節,這是大自然的規律。”

“作為一個正常的成年男性,多年禁慾其實對身體不好,就像那動物到了發情期……”

“……”厲雲霈臉更加黑了,眼神格外淩厲地死死盯著對方。

雲七七捂著拳頭咳嗽,綿白的耳朵驀然有點發紅,拍了拍專家醫生的肩膀:“他是不婚主義,討厭女人,你說這個冇用。”

“原來如此,不好意思……厲先生。”專家醫生倒吸了一口涼氣,嚇得額頭冷汗都出來了:“您當我冇說。”

“誰說我討厭女人的?”厲雲霈抬起寒光的眸怒瞪著雲七七,聲線尊貴暗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