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條由禹睿宇本人賬號發出的澄清帖,他本人坦白了一切,並且說自己就是個渣男,害上一個學校的女生打胎才轉校。

而這一次,全部都是因為覺得甩了厲家二小姐厲瑤瑤,會成為男生中很有麵子的存在才這麼乾。

實際上,他根本冇有追到厲家二小姐厲瑤瑤。

他將完整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圖,公之於眾。

這個帖子過後,底下全部都是對禹睿宇的一片罵聲。

厲瑤瑤驚訝至極,捂著嘴,心中一片歡喜!

她又翻了翻學校論壇中的另一個帖子。

一個貼主po了一張圖片出來。

圖片上,是禹睿宇到了學校之後,也一直跪在教室門口不起來的照片。

據說,他說什麼都不起來,還說要贖罪。

學校領導因此,也直接給禹睿宇的家長打了電話,並且再三覈實了轉校的原因,強製性執行退學。

禹睿宇的行為惡劣,京城將不再有一家高中會收留他。

厲瑤瑤興高采烈地走出房間,捧著手機:“嫂子,太神了,禹睿宇居然跟我道歉了!”

厲瑤瑤話音剛落,忽然就撞進了一個結實的胸膛中。

帶有淡淡溫度。

她揉著額頭,聲音有點不滿地嘟囔:“小葉子,你不是吧,走路就不能看著點嗎!”

剛抬起頭,下一秒便看見了一張超高顏值的男道士。

對方眉清目秀,一雙清澈的眼睛猶如古潭中的水,一眼萬年,深情至極。

再加上那張臉型,比男明星都要有韻味。

再加上他的道士服,有種莫名的禁慾感。

厲瑤瑤愣住了:“你,你是?!”

印勁楓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他有天生的潔癖,不喜歡小姑娘碰他。

但眼前的小姑娘這麼可愛,跟平日裡追著他的那群小迷妹們似乎很不一樣,他也就不計較了!

“我是印勁楓,我是你嫂子的徒弟,你就是厲家二小姐,厲瑤瑤吧?”印勁楓友好地伸出手掌來。

“我是厲瑤瑤……”

厲瑤瑤害羞地將手機握在心口出,差點被眼前的男色給迷的神魂顛倒。

她不可置信地問:“你真的是我嫂子的徒弟?”

之前她好像也聽說過有這麼一號人物來著。

“當然啦。”

印勁楓聲音很爽朗,像是鋼琴似的:“你不跟我握個手嗎,小妹妹?”

厲瑤瑤鬼使神差,本來都要伸出爪子,跟對方握一下了。

可突然間她醍醐灌頂。

不,不行!

上一個禹睿宇的教訓她都受夠了。

長得帥的男生,都具有迷惑性,越帥的男生越會騙人。

厲瑤瑤凶巴巴地拍了一下對方的手:“誰要跟你握手?喂,我一個女孩子哎,你懂不懂男女有彆,我纔不會被你的樣貌給迷惑。”

印勁楓手掌被拍的一疼。

他有點詫異之色,但很快變成了欣賞。

“喲,小妹妹很有自己的想法,防備心挺重的呀。”印勁楓咧唇一笑。

他都很久冇有遇到過這樣的女生了!

追到他山上的那群女生,都太過於奔放熱情,他雖然用清心寡慾的理由拒絕了她們,但實際上他骨子裡不喜歡太開放的,反而更喜歡有個性一點的。

厲瑤瑤正好是這種性格。

印勁楓對於厲瑤瑤的好感正在嗖嗖嗖上漲。

而厲瑤瑤對印勁楓的好感,則是嗖嗖嗖下降。

雲七七和厲雲霈從臥室走出來,雲七七穿著奶色絲綢質地的睡衣,她穿著毛絨拖鞋,正踮起腳給男人係領帶。

兩人的眼神中帶著繾綣不捨。

“你的領帶還是之前我送你的那條,要不然,我重新再給你買一條?”

雲七七發現厲雲霈去公司幾乎每天都寄的是之前送的那一款。

厲雲霈捏了捏她的鼻尖,“不用,我就喜歡這一條,這一條意義非凡,畢竟這是你送我的26歲生日禮物。”

雲七七點了點頭,笑容像吃了蜜糖一樣。

兩人最近是熱戀的高峰期。

沉浸在戀愛當中,無法自拔。

厲瑤瑤站在原地:“一大早上嫂子和表哥就在殺狗。”

印勁楓驚呆地道:“我還從來冇有見過我師父有這種狀態,像個小女生一樣,一點都冇有以前拿著柳木打我的潑辣樣。”

葉燃出現在兩人身後,睡眼惺忪,手撐在牆壁上,見怪不怪。

他評價道:“熱戀期就是兩人就算對視一眼,都能笑得跟花兒一樣,看來我這輩子是搞不懂了。”

他是不婚主義者。

這輩子都體驗不到,為什麼對視一眼,會笑得比花還燦爛。

“我記得你,葉先生,你是跟在我師父門下學醫的醫學大佬。”印勁楓轉過身,主動與葉燃握手。

葉燃纔是讓他真正佩服的人,本身醫學成就就已經達到了科學研究院級彆,可偏偏還要潛心學醫。

一個人,能做到功成名就之時,拋棄功名,不忘初心,重新深造,就證明他追求的東西遠遠不止。

這種精神,是印勁楓想要學習的,因為這一點他還做不到,

葉燃也認得他,點點頭:“好久不見。”

當初雲七七在X國的那段經曆,也是緣分讓他們聚在了一起。

印勁楓回想當初的美好時刻,本來想跟葉燃好好聚一聚,就在這時,葉燃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江白打來的電話。

葉燃莫名嘴角笑得跟花一樣,聲音故作高冷:“喂?大早上騷擾我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