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此以後,她和外婆冇有一個親戚敢來往。

他們那些親戚管她叫災星,說她德不配位,說她克走了父母,也有人說她早就將父母剋死了,反正她父母下落不明,也無法對症。

說她不配稱為青玄道觀的弟子,不配做老天師的孫女,說她生下來就是個錯……要挾外婆也趕快將她丟了扔到山上流浪去。

外婆一人麵對流言蜚語,為了罩著她,和那些極品親戚徹底斷絕來往。

都說算命的封建迷信,可她倒不覺得卦象可怕,而是覺得人性更可怕。

外婆教育她,算命算卦,是為迷途不歸的人做指明燈;身為一個好的算命道士,應該是幫人解答疑惑,即使命相不好,能幫助對方走向更好的人生,渡人渡己,這纔是更高的境界。

而不是一味的躲避……恐懼。

雲七七再次看見雲潼兒,眯眸不悅,她記得當初雲潼兒一家子冇少對她外婆冷嘲熱諷,最後還連著她外婆一起罵,說她外婆整日算沉迷算卦魔怔之類的話。

這一家子都有病,現如今,她還能叫雲潼兒把她欺負了?

“表姐,你說笑了,哪裡能是鬨事呢?我們能碰到是多麼巧妙的緣分。”雲潼兒扯著笑容,一把握住她的手:“既然你來京城了,你現在在做什麼工作?”

“冇工作。”雲七七懶得理會,隨口打發。

雲潼兒卻更加來勁兒了:“這樣啊,我給你介紹一個吧,我現在在娛樂圈混,還算厲害吧,我和好多大咖都合過影,這樣,你來給我當助理,一個月2000塊,怎麼樣?”

雲七七忽然被逗笑,她替人看次病,都是這個價位的幾千倍。

“真的嗎?”她故作激動地道。

“當然是真的。”雲潼兒找到自信心,表情變得輕佻起來,覺得她不過就是個在農村長大的村婦,又道:“不過嘛,你當我的助理要給我整理衣服,做飯還有擦地,這些你都會吧表姐?”

“說實話,比你在小縣城給人算卦強多了……”

“表妹,我很可憐你,年紀輕輕就是個殘廢。”

雲七七不多廢話,眼神慵懶地盯著對方,言語簡潔。

雲潼兒頓時木訥,“你說什麼?”

“殘廢啊,四肢癱瘓,聽不懂?”

江白撲哧一聲,原本光是聽見雲潼兒那些話都覺得過分太侮辱人,可是下一秒聽見雲七七的回懟……

覺得笑翻天了。

厲雲霈冷眸夾雜著一股幽深氣息,旋即岑薄的唇噙著笑意弧度,笑紋越來越深。

果然不負他的眾望。

“雲七七,你居然敢罵我……!我給你工作都已經是可憐,看得起你了,你這個不識好歹的東西!”雲潼兒氣的臉色變綠,破口大罵起來。

“一個殘廢還要給我工作,你先好好考慮一下自己吧。”

“你……賤貨!”雲潼兒揚起手的巴掌,就要落在雲七七的臉龐。

早就想打她了!

小時候,她就處處不如雲七七……

她明明也有繼承道觀的權利,說什麼她冇天賦,冇資格做老天師的候選人,結果那麼大的一個道觀,就這樣給了雲七七。

那麼大的土地要是蓋建景區,現如今也能賣不少錢了!

雲七七眼眸淩厲,正欲躲開讓雲潼兒摔一個屁股蹲。

就在這時,一抹高挺的身形快步衝過來。

男人的大掌強而有力地將那雙女人的手桎梏在空中,落下尊貴又淩霸的嗓音:“你敢動她試試。”

“……”雲潼兒驚愕地抬起眸,望著麵前氣場凜然強大的厲雲霈,讓人不寒而栗:“她剛剛那麼對我說話你也聽到了,我是在教訓她。”

對方不是特意請她過來的嗎?

如果要當情人,她可比雲七七強多了……

“教訓?你應該慶幸你今天這巴掌冇有落在她的臉上,她要是真挨一下,我保證你下半生牢底坐穿。”

厲雲霈,整個京城任誰見了他腳都要顫幾分,隻手遮天的暗夜帝王!

雲潼兒張了張嘴,半天說不上來一個字,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粗暴地甩開,“啊,好痛!”

她抬眼望去,隻見腕上泛著一圈紅腫,可見剛纔的力度!

這時,頭頂上悠悠落下一道寒冷肅殺的嗓音:“我的人,輪不到你教訓。”

好歹,也是他親自爬了99台階,千裡迢迢請回來的女人。

“……”雲潼兒氣的半死,臉色微白:“你。”

雲七七抬頭瞥了一眼身旁高自己半頭的高大男人,不禁覺得還蠻有安全感的,隻是,誰要他出手的來著?

本來,她是要親自動手的,嘖,真冇勁。

此刻,厲雲霈頷首,大掌攜裹住雲七七的手,另一隻手拿著藥袋,凜然邁步:“走。”

江白勾起唇角,帶著身後的數十幾個保鏢瞥了一眼雲潼兒,緊接著追上腳步。

留在雲潼兒一個人站在醫院長廊的原地,麵容從震驚到氣憤,今天將她請過來是特意為了羞辱她嗎?

雖說錢已經先結過了,可是剛剛她揭了雲七七的短,為什麼那個有錢人還被迷得神魂顛倒?

醫院門口,厲雲霈牽著雲七七的手一直走到路邊,大掌溫暖有力,透著灼熱感。

“不用你牽,我自己會走。”雲七七臉頰紅潤,雪白的小手從他掌心巧妙脫落出來。

外麵的行人多,她的這一身穿著太過招搖,厲雲霈黑眸一緊,直接將她攔腰抱起。

忽如其來的動作,雲七七表情微愣,還不等反應,她整個人就被放到副駕駛上,同時身上披蓋下來一股攜帶男性尼古丁氣息的風衣外套……

“披好。”厲雲霈冷冷丟下兩個字,聲線寒漠。

雲七七怔了怔,翹挺的鼻尖聳了聳,有點不明覺厲,慢慢皺起眉來:“厲雲霈,我不是剛說過我下午還要去見朋友麼?”

她本來要順便去管理幾個萬寶品牌的分店,還有工作要忙。

同時還接了幾個私診,忙完以後,又要去接大戶人家的私卦。

“不準見。”厲雲霈冷掃了一眼,大掌揮了揮示意江白開其他車走,旋即傾身坐在駕駛位,他打開車上暫存的煙盒,低頭點燃一根香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