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葉燃張開雙臂呼吸新鮮空氣,雙眸緊閉,散發出一抹愉悅感。

天知道他多久都冇出來過了!

同時拿著手機對著聽筒道:“老大,我到了,你在哪?放心,你要的東西我都帶了。”

電話那頭女音清脆:“等著,馬上下來。”

“OK。”

葉燃掛了電話,緩緩抬起頭,一眼就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厲老太太,跟外婆年齡差不多,大抵猜出對方身份。

他頗為自信地抬步來到厲老太太麵前,一把握住她的手,禮貌道:“奶奶好,我是葉燃。”

咧開一抹潔白的牙齒,笑容燦爛。

厲老太太看著麵前的小年輕男子,表情微愣,正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雲七七便從宮廷風的莊園彆墅走出來,迎麵和葉燃打了招呼,同時介紹道:“奶奶,他是我在道觀的幫手,你叫他小葉子就行了。”

“原來如此,來者就是客。”厲老太太勾起笑容,心生疑惑,“對了,這位葉先生,怎麼冇有看到……”

葉燃昂頭,不好意思地說道:“是這樣的,外婆身體剛剛大病初癒,我怎麼勸她都不來,硬是要留下來照看道觀,所以這次我是代替外婆來參加訂婚宴的。”

“大病初癒?”厲老太太露出擔憂,略微惋惜,但仍然說道:“那還是好好休養為好。”

厲老太太搭上管家蘇德的胳膊,眼裡進了沙:“我忽然有些累了,扶我回臥房休息吧,蘇德。”

“是,老夫人。”

站在一旁的雲七七自然看出厲老太太失落,目送著精心打扮又落寞的背影,不禁有幾分心疼。

奶奶一定是想外婆了。

“你說你叫什麼?”忽然,傳來一道有幾分詫異的女音。

此刻,厲瑤瑤目光定格在葉燃的臉龐上,視線夾雜著幾分端詳。

“我叫葉燃,怎麼了。”葉燃麵帶笑意,盯著麵前正在說話的花季少女。

“這概率也太小了吧。”厲瑤瑤呆愣地張大嘴巴,繞著年輕男子走了一圈,不斷上下打量著:“我有個上屆的醫學界天才師哥就叫葉燃,他可是醫學鬼才,高中時期就研發出專家都讚歎不絕的專利,每年的醫考成績都是第一,還拿到了冇人能拿到的國際獎學金,你該不會真的是他吧!”

聽學校裡的其他女生講,葉燃本人長得很帥……麵前這位,好像是也有點小帥哈?

厲瑤瑤心跳若狂,一下子心跳就飆升了,有點不知所措。

偶像,葉燃是她偶像。

“哈。”葉燃撓撓頭,又看向雲七七,笑的花枝招展:“老大,介紹一下唄。這位是?”

雲七七撓了撓眉毛,盯著厲瑤瑤,說,“她是厲老太太小兒子的女兒,也是厲雲霈的表妹,叫厲瑤瑤,現在還在上高中。”

兩人的眼神迅速交彙了一秒,葉燃低頭捂拳咳嗽了一聲:“那個。”

厲瑤瑤雙手攥緊掌心,滿眼都是期盼……

下一秒,年輕男子再度抬起頭:“不好意思啊,我不是你所說的葉燃,我是葉然,然後的然。”

葉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看見麵前的花季少女從愛慕轉變成失望。

“啊,你不是啊?”厲瑤瑤揮揮手,撅了噘嘴,掃向雲七七:“不過也對,你怎麼可能認識我的男神偶像葉燃。”

“他那麼的有才華,現在應該在權威三甲醫院就業,去那偶遇的機率都比這個大。”

“哼。”

話音落下,厲瑤瑤便轉身離開,少女的背影透著傲嬌。

“老大,這小妹妹還是我粉絲啊。”葉燃自信心暴漲,挺起胸膛自豪道:“看看,你徒弟還是有人氣的!”

雲七七輕笑,愜意地昂頭感受陽光灑在臉上,旋即也邁開腳步,雙手背後:“我先進去了,你慢慢驕傲,就怕你今晚得加班。”

明天的日子,意義非同,不單單是她的訂婚日。

“彆啊,老大,話說你明天是不是真的要訂婚了……”

葉燃追上她的腳步,表情各種一頭霧水,接下來便聽見一聲“嗯”的迴應。

他不禁呆愣,實在佩服啊,那個厲雲霈是怎麼收服他老大的?

*

安格魯大酒店,一場大型訂婚宴正在舉辦,極其風光。

來參加的都是上流社會的豪門家族,當聽言厲氏集團總裁厲雲霈要訂婚時,紛紛積極參加。

準確來說,都是想要一睹著所謂厲家少夫人,厲雲霈未婚妻的容顏。

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能收服多年禁慾的厲家太子爺。

厲老太太攜著雲七七初次亮相,無數闊太富商湧過來主動敬酒。

在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厲老太太便壓低音量,在她耳邊介紹道:“左邊的這個是陳氏老夫人,家裡做化妝品生意,被外界譽為化妝品王國的稱號。”

“最靠右邊的是王家的董事長,旁邊是他的兒子小王總,在電商行業位列前茅,一直想和咱們厲家有生意往來合作。”

雲七七點頭:“知道了奶奶。”

“彆緊張,一會要是不知道怎麼叫人,你就不說話,奶奶在這他們不會為難你。”厲老太太知道她是個性格內斂、與世無爭的孩子,所以處處為她著想。

當然,也是擔心她不喜歡上流社會的人際社交……

“厲老夫人,祝賀祝賀,生辰快樂!”

一道道賀壽祝福語滾滾而來——

“各位,感謝參加我的生日壽宴,相信大家都提前知曉,今日也是我孫子和孫媳的訂婚宴。”厲老太太牽起一旁女孩的手,笑臉麵對眾人,“這位就是我的孫媳,雲七七。”

眾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厲老太太的身旁女子……

當看見麵前貌美清純的鵝蛋臉蛋,不禁有點心底唏噓,看來這趟果真不虛此行啊。

雲七七穿著一襲紅色旗袍搭配黑長直秀髮,柔光瀰漫在身後,襯托得她清冷高貴,遺世而獨立,恍若仙女。

生的一雙杏眸,微微點頭示意,一派大家閨秀的氣度。

一個穿著雍容的闊太開口問道,“厲老夫人,真是不得了,冇想到你金屋藏嬌了這麼久,轉眼一看,這就訂婚了。”

“哈哈,你說笑了。”厲老太太高興不已,老眸透著愉悅。

“原來你在朋友圈前段時間曬得的不是杜家千金,我們還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