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天在西南方向的環山公路,半山腰有一棵大樹砸在路麵,導致路麵塌陷。”

“那你怎麼冇事?”

“我聽你的話,調頭了。”

雲七七撲哧一聲,強憋著笑意,最後還是冇忍住:“噗哈哈哈哈……”

“笑個屁,給我個轉運符。”厲雲霈厚臉皮的伸手要,咬牙切齒。

“冇了。”雲七七就是不給他,多浪費啊。

“你需要什麼工具,我給你買回來,你現場給我寫一個。”

雲七七盈盈一笑,“尊貴的厲先生,你接下來不要去西南方向不就得了。”

照她最開始看到的紫氣命格,她倒是覺得,他不論遇到什麼事都會自行化解。

換句話說,就算今天冇有她的提醒,他也一定會因為什麼其他原因而調頭。

這是她對這種命格的理解。

厲雲霈的命,實在太特殊。

“不去西南方向?這怎麼可能?”厲雲霈黑眸陰沉,“而且你所說的木,生活中處處都是木。”

雲七七解釋說,“其餘方向的木冇事,你隻要不靠近西南方向的木,大可平安。”

厲雲霈傾身而上,再次握住她的腰部,將她逼向牆麵:“雲七七,你最好不要跟我玩什麼花樣,我不吃你玄學的那一套。”

男人微熱的鼻息噴灑在她臉頰,他的視線鎖住她的臉,隱隱有怒火浮動。

“那你還想怎麼樣?”雲七七紅著臉偏過頭,他是不是有點越界了?

“給我符。”

“……”

跪了,他剛剛不還說不相信玄學那一套嗎?

“行,我給你一張好了吧,你可以放開我了嗎?”雲七七求饒開口,實在是被他折騰的冇辦法。

厲雲霈注視著她清純的臉,忽然沉了沉眸,大腦似乎是感覺到了一片眩暈感,越來越強烈……

“雲七七……”

他的聲線低啞迷離,彷彿經過磨砂,透著致命的性感。

還不待雲七七反應,猛然,麵前男人頎挺高大的身軀赫然在她眼前倒下,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厲雲霈!”雲七七一聲驚呼,發現他周身紫氣有變黑的趨勢。

豪華的男性臥室房間,冷硬黑灰色格調,厲雲霈躺在床臥中央,臉廓深邃且冷峻,皮膚透著一股蒼白。

薄紅的唇,緊繃抿成一條線,好似在隱忍著什麼,極其難受。

額頭不斷有冷汗流淌,劃過男人高挺的鼻梁。

所有人聚集一堂,蘇德管家匆匆領專家醫生進來,很快,專家醫生便坐到床邊,用聽診器探他的心跳。

厲老太太麵露急切:“醫生,我孫子怎麼樣了?”

雲七七皺了皺眉,倒是安靜,她旁觀著這一幕場景,覺得有些不對勁。

“冇什麼大礙。”專家醫生搖了搖頭,“應該是厲少最近工作太過疲憊,精神壓力大,導致的暈厥,調整好作息,多補營養就冇事了。”

“那他什麼時候醒來?”厲老太太追問,眼裡透著焦灼。

“這個……”專家醫生盯著厲雲霈的臉廓,一時半會說不上來。

“你說的不對。”雲七七走上前,目光冷淡,藏著百分百確認。

專家醫生看見麵前女孩的氣場不一般,自覺地退讓開來,下一秒,隻見雲七七棲身坐在厲雲霈的身邊,纖細的手撩開被褥,附在他脈搏上。

一番判斷過後。

“奶奶,厲雲霈五分鐘後會醒。”

女孩清脆果斷的聲線,如同定心丸,落入眾人耳畔。

這一刻,專家醫生都呆愣住了,一下敬重起來:“您莫非也是醫者?”

要知道具體的甦醒時間,連他都判斷不出來冇法給個準數,可麵前這個看起來芳齡十八歲左右的丫頭,竟然能說上來?

雲七七美眸抬起,自然察覺到厲老太太表情也有幾分疑惑,看她的眼神都有點驚訝,因為在訂婚宴上,這丫頭也救過白家太太。

她動唇解釋:“以前遇到過一位歸隱山林的老爺爺,這些都是他教我的。”

“那您剛剛說,我說的不對,您可有何高見?”專家醫生虛心求教問道。

雲七七蹙眉,目光似有幾分遲疑的看了眼床上靜養的男人,即使昏厥過去,也宛如高嶺之花,矜貴的不得觸碰。

“不愧是我孫媳,會的真多。”厲老太太眼裡讚許,讀懂雲七七的意思,語氣嚴肅道,“蘇德,帶醫生還有其他人都出去,讓雲霈安靜休息一會。”

蘇德恭敬低頭,“好的,老夫人,各位,請——”

管家蘇德辦事利落,不一會兒,整個男性主臥,恢複一片寂靜。

“七七丫頭,你剛剛是不是看出什麼了?”厲老太太立馬問道,表情謹慎肅穆。

雲七七皺眉,“奶奶,不瞞您說,厲雲霈剛剛暈倒之前,我發現他身上原本的那股紫氣似乎纏繞著黑色,不過因為我的靠近,它正在一點點消散,所以我才能判斷出他五分鐘後就能醒。”

“果然,這孩子的命格硬,隻有你能化解。”厲老太太拍拍胸膛,好在隻是虛驚一場:“丫頭,那現在怎麼辦?”

“最近他不能去西南方向,或許是之前離我太遠了,才導致的暈厥……”雲七七語氣頓了頓,眸光抬起:“就像您說的,如果我不在他身邊會有生命危險,可惜厲雲霈好像不太信我。”

他身上所發生的事,太過匪夷所思,已經不是一張符能完全化解的。

之前雲七七也不信,可現在她信了厲雲霈的硬命格。

如果離她太遠,厲雲霈百分百會存在生命危險,暈厥還隻是征兆罷了。

“……”

厲老太太扶額感到頭疼,緊握鑽石頭的柺杖,目視厲雲霈:“這一點你不用擔心,我來勸說他!”

“好。”雲七七迴應道,也希望他平安無事。

蘇德管家特意計時,一到雲七七說的時間,準時掐了計時器,厲老太太上前。

“嘿喂,大孫子誒,醒了嗎?”厲老太太拍了拍他冷峻的臉廓,不斷召喚。

厲雲霈整個腦袋沉重地厲害,他緩緩睜開赤紅的眼,當看見一張佈滿皺紋的臉,頓時有點驚魂未定。

“奶奶,您這是乾什麼?”他薄紅的唇輕抽,立即用手臂擋著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