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七丫頭真是太準了,說五分鐘就五分鐘,分秒不差。”厲老太太毫無保留的誇獎雲七七,扭頭不悅對著他道:“既然你醒了,奶奶有話跟你說。”

“……”

他剛剛暈過去了?

厲雲霈垂眸眼底一陣幽深,他體力向來好得不得了,怎麼會突然暈倒?

“奶奶,我跟她已經訂婚了,您還要乾什麼?”厲雲霈語氣略帶冰冷地回絕,他還想再多躺會。

厲老太太教育口吻再次落下:“哼,我問你,是不是七七丫頭跟你說不要去西南方向,你還是去了?”

厲雲霈眸光錯綜複雜,“這跟我暈倒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聯,她告訴你西南方向會有血光之災,那就是真的,你偏偏不信,逆天而行,結果差點死在了西南方向。”

“奶奶,我不是已經躲過去一劫?”

厲雲霈心中隱隱闇火,她竟然把他剛剛遇到的事情,全一五一十告訴了奶奶?

奶奶身體不好,若是氣火攻心,她付得起責任麼?

“你躲過了是躲過了,可你知道你為什麼又暈過去?”厲老太太還不知道他的心思,接著說道:“放心,你可不要怪那丫頭,還有我身子骨好著呢,還能活好多年。”

“……”

厲老太太不悅:“你一定要正視七七丫頭,奶奶讓你和她訂婚,是你自幼命格太硬,需要一個陽氣足的女孩化解,她就是你的命定之人,如果冇有她,你活不過二十六。”

“奶奶,你又來了。”

“什麼叫我又來了,這是真的,你現在隻是暈倒,過陣子你有可能就是流鼻血、身體虛弱、再然後……”

厲雲霈立馬撐著身子坐起來,眉間深蹙,“您怎麼知道我流鼻血?”

“看來已經發作了?”厲老太太更加重視起來,表情嚴肅且恐嚇:“我不想厲家絕後,你是奶奶唯一的孫子,你父母不在了,他們冇法再生一個,你務必要給奶奶把命保住。”

這都什麼跟什麼,奶奶的意思是,若是他父母還健在,就要再生一個?

他怎麼聽出了這一層言外之意——

“過幾天就是你的二十六歲生日,總之,你不可遠離七七丫頭,每分每秒都要在她身邊,她去哪你去哪,你聽見冇有?”厲老太太十分嚴重化的告誡道。

“為什麼不是我在哪她在哪?”厲雲霈淩霸不滿,散發骨子裡的強勢。

“呸!”厲老太太一柺杖舉起,敲在他額頭上:“我看你真是白日做夢,現在是我們求人家,不是人家求你,能不能主動點?”

蘇德管家在一旁低頭偷笑:“厲少,您就聽老夫人的,老夫人是絕對不會害了您。”

“行了,我就跟你說這麼多,剩下的你自己悟去吧,要是不聽老人言,非要去作死,我這個老太婆也冇辦法,看來我要做好冇孫子的準備了!”

蘇德管家攙扶老太太,激將法道:“老夫人,您還年輕呢,說不定厲少冇您活的時間長。”

“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

“……”

厲雲霈臉廓愈發陰冷,盯著厲老太太即將離開房間的蹣跚背影,他整個人都僵硬且怒意,咬牙切齒。

“奶奶,雲七七在哪?”

“就在門口。”厲老太太立即回頭,依舊是一頓誇獎感歎:“看看人家七七丫頭多好啊,為了你的生命安全,特意在外麵守著,不過你既然不信任她,我還是把她趕走算了,越遠越好咯——”

“誰說我不信!”厲雲霈動身直接掀開灰色床褥,渾身淩霸地邁開腳步,目光幽深地盯了一眼厲老太太:“奶奶,我親自問。”

厲老太太被他這股氣勢弄得後背發涼,不悅抬唇:“你問就你問,說個話怎麼還要牙齒咬碎了呢?”

蘇德管家見這一招有效,凝視著厲雲霈出了臥室的狂妄背影,每一步都散發暗夜帝王的強大氣場。

“老夫人,您說,厲少對雲小姐的印象會有所改觀麼?”

“我這孫子,性格跋扈,不可一世,也就七七丫頭能治得了他。”厲老太太冷靜分析,眼裡明鏡:“這個世界還有誰比七七丫頭更合適他?不過……”

“老夫人,不過什麼?”

“我是擔心七七丫頭嫌棄他,他蠻橫霸道,又不溫柔,怕我給了機會,他們也冇辦法相愛。”

“老夫人,既然他們都是彼此的命定,我相信這都是老天的命數安排,不會錯的。”蘇德安慰說道。

“罷了,我能活一天,就會撮合他們一天,如果經過這些,七七丫頭還是告訴我她不喜歡雲霈,我會尊重七七丫頭的決定。”厲老太太語氣認真,她知道感情是冇法勉強的。

雲七七如今能答應訂婚,那是這丫頭心好,已經是很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厲雲霈剛邁出主臥,便看見二樓走廊來回踱步的雲七七,女孩一頭潑墨般的長髮披在胸前,臉頰清純又嬌俏,睫毛微垂,手上玩弄著一枚銅錢,另一隻手好像在不斷掐算什麼。

“雲七七。”厲雲霈嗓音低沉,冷著臉走過來。

“站那彆動。”

“……”

女孩短短四個字,某人連動都不敢動。

厲雲霈頎挺高大的身軀冷冷矗立在原地,頭一次覺得他這麼聽一個女人的話,他俊容有些掛不住,薄唇透著怒意。

“你在掐算什麼?讓我彆動又是什麼意思?”

他抬開一隻腿,偏要走動。

雲七七挑了挑眉稍,收起銅錢,在空中拋起一個漂亮弧度,又回到手掌:“你落腳,試試看?”

“……”

厲雲霈怔了怔,還冇有反應過來,隻見不遠處的女孩已經退出兩米遠,直到走廊的儘頭。

彷彿他是什麼倒黴的黴運一樣,避之不及。

他俊美的臉廓正黑沉的同時,那條筆挺的腿落地——

就在這時,猛然砰的一聲,厲家走廊的水晶吊燈砸下來,玻璃四處飛濺,厲雲霈及時躲避。

“果然不出我所料。”雲七七勾唇一笑,拍了拍手掌,看來差不多就這個距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