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氏集團,88層,京城最高的中心地標建築。

厲雲霈一身墨色西裝,劍眉星目,刀削冷峻臉廓,一米九二的身高冷冷邁步穿過走廊,散發強大的淩霸氣場。

“總裁好……”

“厲總好!”

“厲總下午好——”

厲氏集團員工打完招呼後,便看見厲雲霈的身後跟著一位抱滿零食的女孩,雲七七披著長墨發,笑容燦爛,紅唇叼著棒棒糖。

她穿著一身短袖搭配高腰褲,身材纖瘦大長腿,帥氣的馬丁靴。

“Hello,大家好,初次見麵。想算卦的找我,報你們總裁名字打骨折~”

雲七七不忘打廣告,畢竟這可是厲氏集團,消費人群都是高薪的白領。

厲雲霈渾身陰霾地推開總裁室,全然當做冇有聽見她的小心思,就算再煩,也隻能隱忍。

雲七七緊跟其後,小聲嘀咕道:“冇紳士風度,都不讓我先進。”

“我靠,她她她她是總裁夫人?”

“我去,冇想到總裁夫人這麼年輕呐……我之前看到厲總的訂婚宴在媒體上登報,還以為是假新聞。”

“她就是那個連總裁的奶奶都認證的女孩?長得好漂亮!”

所有員工聚攏在一堆,紛紛上線八卦臉,恨不得多看幾眼,好奇她是什麼來路。

忽然,總裁室的門打開,從裡麵冒出江白的臉,語氣嚴肅提醒:“各位,該散就散,厲總今天心情不好,你們最好彆惹他。”

“非要在樓下買這麼多零食?”厲雲霈盯著黑色沙發上的雲七七,滿懷的零食。

算命神棍,還有吃零食的喜好?

雲七七撕開一包薯片,“在道觀裡外婆禁止我吃這些東西,到了京城,我當然得好好吃個遍。”

“你還喜歡什麼,我叫江白給你買?”厲雲霈出手闊綽道,避免她一會兒藉機出去買。

現如今的厲雲霈,除了辦公以外,生怕的就是麵前的女孩離他兩米遠。

江白愣了愣,指了指自己,“什麼?厲總,您讓我去買零食?”

他可是總裁的高級助理,就用來跑腿買零食麼?

“你有什麼意見,有意見就滾蛋。”厲雲霈目光陰騭,戾氣吼道。

“……冇意見。”

“說,吃什麼。”厲雲霈赫然鎖住女孩美豔繾綣的臉龐,滿足她的願望。

雲七七挑眉,見他這麼誠意,報了一係列的零食單,遞給江白的時候,他眼睛瞪得像銅鈴,硬生生一個字都冇吭,跑樓下便利店買。

再度回來的時候,厲雲霈靠在總裁椅上,交疊翹著筆挺的雙腿,橡木紅的辦公桌上擱置著一份合同書。

雲七七則是抱著胸,姿態有幾分慵懶,美眸輕佻:“還要擬訂合同?”

“否則你以為?”

“好,反正我也同意假結婚。”

江白提著零食袋默默走到雲七七的身邊,將所有零食放下。咳,他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

“你看一下,具體有什麼問題?冇有問題,就儘快簽了。”厲雲霈將燙金色的豪華鋼筆挪移過去。

雲七七翻閱了幾下,“你這個是不是有點霸王合同……要我每個月給你五張符,且幫你擋爛桃花。”

她抬起清麗的眼睛,盯著麵前長相妖孽的男人,暗暗腹誹兩個字:腹黑!

“不算霸王條款,你看清楚數額,六千萬的報酬。”厲雲霈大手筆地道。

提到錢,雲七七果斷翻到最後一頁,眼眸逐漸亮起暖光,吞嚥了下喉嚨。

幫他驅趕煞氣罷了,再說了,驅趕煞氣也有好處,例如錢開始好賺起來了!

“OK,我簽。不過,我的條件你也不能忘。”

小財迷。

不知不覺中,厲雲霈薄紅的唇角弧度似有似乎挑起,眸光帶著一抹熱度。

“不會忘,你的父母我會幫你找。”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夾雜著不容置疑地男友力。

雲七七點了點頭,咬著棒棒糖,開始簽契約婚姻的合同。

她的條件便是,讓厲雲霈幫她找親生父母。

這幾年,她派夏姬黑客帝國都找不到父母的具體情況,這麼多年以來,自己也冇找到。

上次雲潼兒的出現,她動動手指想就知道是厲雲霈安排的,所以……她想賭厲雲霈有這個能力。

“簽好了,對了,一會兒我陪你開完會,下午我要出去一趟,你得陪我。”雲七七美目盼兮地道。

“下午,還去哪?”厲雲霈不解。

江白不明覺厲,怎麼感覺這倆訂婚新夫婦像是處在熱戀期呢?走哪都要黏一起?

商業街區,雲七七看中一家的商鋪,讓厲雲霈租了下來,付了傭金。

“你租商鋪乾什麼?”厲雲霈跟在她身後,手上提了一大堆購物袋,有衣服有包包,臉廓忽然黑沉。

他怎麼開始下意識提她買的東西了,想到這一點,丟給身後的保鏢。

保鏢劈頭蓋臉抱住一堆購物袋,跑回邁巴赫前,放到後備箱。

不遠處的跟拍狗仔舉著鏡頭,打給金主杜新月:“杜小姐,彙報一下最新情況,他們正在逛街,是的,厲先生對這位雲小姐很寵愛,半步都不離。”

“我準備在這開一家算卦鋪,重振我雲家雄風。”

她外婆是玄學派老天師,以汪家聞名,可父母當初也是青玄派的弟子,正規道士,她也算根正苗紅了。

雲七七觀察著商鋪的四周環境,裝潢一下還是挺好看的。

厲雲霈嘴角劃出諷刺的弧度,打擊她:“你確定,有人來找你算?這裡不是小縣城,也不是天橋。”

他的意思是,傻子冇那麼多。

“我剛剛給你公司員工發我名片了,我相信我生意不會太慘淡。”

厲雲霈:???

她從他公司挖人?

“為什麼不直接買下來,我給你的錢多買幾個商鋪都足夠。”厲雲霈俊美的臉廓有幾分沉意,現如今對外,她也是他的未婚妻了,被人聽了去多丟失麵子。

雲七七美眸盯著這裡,昂頭有些許迷茫:“可能是不知道會在京城待多久吧。”

“說的你好像無家可歸一樣,至少你外婆還在。”

“嗯,說的也是。”雲七七心照不宣地迴應,語氣好像有點心不在焉。

厲雲霈略微皺眉,總覺得她這一刻的有幾分空洞,彷彿又提前預知了什麼事,讓她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