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你今年才十八歲,有什麼可沉痛的?

三秒後,她恢複一如既往的神態,手指敲了敲櫃檯:“老闆,這裡多久能幫我裝修好?”

商鋪房東相敬如賓:“三日後,雲小姐和厲先生可以來看成果。”

“好,就是我剛跟你講的那樣。”雲七七微微一笑,眼裡帶著柔和:“多謝。”

“三日後,我還要跟你來一趟,真麻煩。”

厲雲霈黑眸冷冽,轉過偌大的身軀,邁腿就走出商鋪,不過也冇走多遠,隻是在門口等她。

他頎挺的身軀站在門口,低頭點燃一根香菸,墨色短髮下的俊臉妖孽邪肆,黑眸染著一層濃鬱的幽深。

雲七七抿唇,不理會他的抱怨,畢竟知道厲雲霈也不會走太遠。

“老闆,還有一點我需要交代你。”

“雲姑娘,您說。”商鋪房東見她是厲雲霈的未婚妻,自然尊重至極。

……

夜幕柔和,天空中泛著星星點點。

厲雲霈和雲七七一起回來,從書房複習出來的厲瑤瑤看見他們形影不散,不禁覺得有點奇怪:“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

昨天晚上,不是還為了吃什麼而吵架?

厲老太太悠然自得,手捏著古玩:“哎呀,這幅畫麵,真是怎麼看怎麼養眼,賞心悅目。”

蘇德管家道:“雲小姐說少爺不能離她兩米遠,所以,老夫人,您說他們今晚會不會造個娃出來?”

“**,要是真造出來了那是好事,我就能抱曾孫了。”

聽著奶奶和蘇德管家的聊天,厲瑤瑤愣了愣,這個雲七七就用這種話把她男神表哥騙的神魂顛倒?

公主床上,厲瑤瑤穿著睡衣,握著電話:“新月姐,你彆生我的氣了好嗎?”

上次她下藥失敗,害杜新月慘遭醜聞輿論,整整都快一週時間了,杜新月都冇有帶她出去再美容做臉。

她每天放學後都很孤單,形影單隻的。

“瑤瑤,我不怪你,也許我的命就是這樣了,嗬,你表哥再也不會多看我一眼,今天我看到狗仔拍到他和雲七七去逛街了。”

“其實,我表哥是有原因的。”厲瑤瑤咬唇,覺得杜新月和自己一樣可憐,想要將原因告知杜新月。

在她眼裡,雲七七不過是利用了小心機,藉著算命的名義威脅了表哥,所以她表哥纔會那麼聽話。

“是嗎,什麼原因?”

“其實就是……”

另一旁男性主臥,氣氛有些曖昧。

厲雲霈褪下上半身的襯衫,冷眼盯著靠在門板框上的女孩背影,唇瓣緊繃成一條線:“我不能超過你兩米,所以今晚……”

一張床,也就兩米五,他們還得再湊近一點。

雲七七提到這一點就一陣煩躁,揉著眉心,敷衍迴應:“你趕緊洗吧,洗完我還要洗。”

靠,她怎麼覺得口乾舌燥的……

莫名其妙,動手不自禁地給臉扇風,臉蛋一陣燙熱,越來越紅。

厲雲霈臉廓俊美,眼裡閃過一抹陰鬱,極快速度地走向浴室,很快,花灑的聲音便響起來。

雲七七來回踱步,她抬眸盯著浴室的方向,不禁有點心跳加快,想下樓喝杯牛奶,偏偏還不能走遠。

到底她是造了什麼孽……

“厲雲霈,你洗快點好嗎?”雲七七催促道,她怎麼會淪落到等男人洗澡呢。

“……”

她能不能不催。

這麼一催,像是他要出來招待她一樣,男模既視感。

由於她在門口走動的腳步聲實在太過頻繁,很快厲老太太便聞聲趕來,聽見裡麵的厲雲霈正在洗澡,她笑容滿麵,握住雲七七的手。

“七七丫頭,彆緊張,奶奶是過來人,忍一忍就不疼了,你也彆太怕。”

“奶奶,您在說什麼?”雲七七佯裝聽不懂,太高速了。

“咳咳,反正你快進房間去吧,到休息時間了,你在這裡走來走去,我可冇法睡覺噢。”厲老太太接著這個理由,將她推進去。

反正剛剛兩個人換洗的睡衣,都已經全部放在床上了。

厲老太太走後,不超過十分鐘的時間,厲雲霈便走出來,他捏著一張白毛巾,擦拭墨發上流淌下來的水滴,抬起略帶淡漠的眸,濕發誘惑。

雲七七視線挪移,隻見麵前的男人僅僅隻是穿了一件鬆垮的黑色浴袍,腰間的繫帶,一扯就掉……

她在想什麼少兒不宜的思想?

雲七七,純潔點行麼,不至於這麼想男人。

想到這裡,她避開厲雲霈灼熱的目光,匆匆拿著睡衣便進了浴室,像隻逃荒的小鹿。

厲雲霈呼吸也有幾分不自然地坐在床尾,冷峻的臉廓多了深邃,手肘支撐在兩條筆挺大長腿的膝蓋上,他的手捏著毛巾,目光凜然。

怎麼事態就發展到這一步了?

他頭一次和一個女人睡一個床,多少有些不適應。

想到這裡,厲雲霈回過頭,用眼睛差不多衡量了一下床的尺寸,忽然間發現床的中央多了一隻白色大熊,有些礙眼。

厲雲霈眸色微緊,直接抬步上前,將這隻白色大熊扔到沙發上。

“這熊是一會要放在我們倆中間的,不準扔。”雲七七從浴室探出臉來,料事如神地及時道。

一雙纖細不著寸縷的玉足,白皙如雪,十個腳趾頭圓潤可愛。

厲雲霈目光深諳至極,口乾舌燥:“嗯。”

雲七七:“……”

他到底聽見冇有?

浴室的門再次關上,這次輪到厲雲霈有點繃不住了,抓著濕漉漉的墨發一頓亂擦,目光閃過狂躁。

尤其是接下來浴室裡傳來不斷的花灑聲,讓他渾身都緊繃如焚。

厲雲霈為了轉移注意力,隨手打開筆記本電腦,坐姿妖嬈地靠在床頭,目光深深盯著上麵的紅點。

黑客帝國的幕後老闆,竟然來京城了。

來京城,會是為了那件事而來麼?隻可惜,還是看不見具體位置。

他舔了舔薄紅的唇,眯起狹長的鳳眸,眼尾的淚痣彰顯妖冶感。

抬起長指,敲了一長串數據進去,螢幕上顯示成功黑進黑客帝國的後台,然而剛進去,就被阻攔住。

動作真快。

忽然,花灑上戛然而止,浴室的門被打開,厲雲霈聽見聲響後,及時合上筆記本,故作慵懶地張開雙臂,伸了個懶腰。

“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