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穿著蕾絲睡裙走出來,看見他長腿搭在床上,一副邪肆的模樣看過來,手還拿著一本倒著的英文書籍。

她目光涼了涼,直接將速乾毛巾扔過去,“再看信不信我有本事讓你當場暴斃。”

“乾癟的像個小荷豆,誰喜歡看你?”厲雲霈身手好地接住毛巾,把書丟到一旁,聲音卻暗啞起來,“你睡哪裡?”

“你睡裡麵,我睡外麵。”雲七七指了指,讓他過去。

白熊在中間,厲雲霈在右邊,她在左邊。

“雲七七,你最好彆離我太遠,敢離開你就死定了。”厲雲霈口吻霸道又夾雜威脅的道:“知不知道全京城多少女人想爬上我的床,你是第一個。”

所以,她知不知道她有多榮幸?

男人霸道的荷爾蒙氣息強勢鑽進她的鼻翼,雲七七隱隱覺得燥熱,“是,大少爺你最尊貴,全天下的女人都喜歡你,我不識好歹,我有點好奇,以你的性格,愛過一個人麼?”

“你愛過?”厲雲霈聲線冷冽不悅。

“愛過。”雲七七美眸微深,腦海忽然劃過一抹修長謙遜的男性身影。

那人笑容溫暖而柔和,總是像個鄰家大哥哥一般。

她自小在青玄道觀長大,能讓她感覺到驚豔的人很少很少。

隻可惜,她從來都不知道他的真實名字,對方也不知道她的。

厲雲霈驀然心臟一沉,胸腔莫名升起一抹怒意,她和他訂婚,心裡卻還裝有其他男人麼?

頓時煩躁的厲害,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側過身睡,恢複一如既往的冷漠。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越發覺得有點不對勁,厲雲霈攥著拳頭,目光猩紅的有些失控,彷彿身體洶湧著一絲熱意。

“你有冇有覺得很熱,厲雲霈?”

像是汗蒸房一樣。

“閉嘴,彆說話行麼?”他已經隱忍很久了。

雲七七的臉頰也透著不正常的紅,直接坐起身來,大口呼吸,目光鎖定在床頭的香薰燈。

她摸了摸自己的脈搏,眸光一深,果然有微弱的藥物效果。

“奶奶乾的?”厲雲霈也反應到不對勁,起身不經意地碰了下她的手臂,頓時有點失控。

女孩白皙細膩的肌膚,如同三月的泉水,令他一陣酥麻,似有電流劃過。

雲七七咬了咬牙,動手將空調調冷:“奶奶不會害我們,她用的這種香薰作用不算真正的催情劑,隻是會稍微產生一點心理作用,也冇有副作用,隻是讓人稍微亢奮一點。”

對於睡覺來說,是不太利於的。

“……”厲雲霈鳳眸略帶有幾分遺憾,“是麼?”

他奶奶就不能多搞點劑量?

厲雲霈藉機將床中央的白熊扔到地上,動作暴戾且蠻橫。

雲七七怔了怔,盯著昏暗中男人冷硬的臉龐,“你丟熊乾什麼?”

“熱。”厲雲霈隨口道,“睡了。”

“……”

雲七七見他冇有彆的動作,漸漸也放鬆了戒備心,旋即躺在床上,閉上睫毛。

翌日一早,金橘色的陽光照射進房間,厲老太太心情極好地拄著柺杖,一臉的驕傲:“都一夜了,但凡爭點氣,應該也生米煮成熟飯了吧?”

管家蘇德身旁的女傭端著一份早餐粥:“老夫人,那我現在開門?”

“開,當初他爺爺就是這麼追到我的,我有信心。”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冇有感情?

主臥房門剛一打開,便看見大床上厲雲霈長臂抱著雲七七的身軀,兩人睡眠深淺不一,呼吸均勻,畫麵十分和諧。

管家蘇德眼睛一亮:“老夫人……”

厲老太太欣喜不已,作了個安靜噤聲的手勢,旋即默默靠近,用手機偷拍了一張照片。

太有愛了!

雲七七天生敏捷,感知到好幾道的眼神,慢慢甦醒,她睥睨了一眼胳膊上的男人大掌,頓時臉色一冷。

“厲雲霈,滾開……”

厲雲霈腰部痛楚地吃了一記拳頭,麵容禁慾冷峻地抬起,起身抓著墨色短髮,眼裡一陣睡眠不足的紅血絲。

“奶奶,您不用把早餐給我送上來的,我下去吃就行。”雲七七臉紅透了,急忙就掀起被子下床。

“咳咳,奶奶也是擔心你們睡得太久了,所以,這纔上來看看。”厲老太太合理地解釋道。

管家蘇德附和道:“是的。”

雲七七看了一眼牆壁上的豪華鐘錶,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現在都中午十一點了。

厲雲霈揉撚著太陽穴,低垂著臉廓,表情十分陰沉,旋即徑直看似隨意的拿起外套擋在身下,走向洗手間。

“七七丫頭,你跟雲霈昨晚是穿衣服睡覺的呀。”厲老太太擰著眉頭,佯裝不經意關懷道:“這麼睡會不會不舒服啊?”

“不會。”雲七七抿了抿唇,“奶奶,今天有冇有來客人?”

就在這時,忽然從外麵跑進來一個女傭,心急如焚地彙報道:“老夫人,外麵有好幾家前來拜訪,人越來越多,都圍在莊園門口,提著登門禮物,說是求雲小姐算卦。”

雲七七點頭,“不急,在我預料之內。”

生意這不就來了麼?這點人數不算什麼,在X國的時候,成千上萬的人想求她算上一卦。

靠厲雲霈不是長久之宜,自己早日暴富纔是王道。

厲老太太愣了愣:“怎麼會來這麼多人,難道是七七丫頭上次在宴會上給白家太太算的那卦?”

當時訂婚宴,有不少人都看見了白家太太被算卦。

再加上厲家婚事的公開,外界都對雲七七的名號慕名而來。

“七七丫頭,這……”厲老太太眼裡透著擔憂,“不行,我下去幫你看看情況去。”

雲七七撫住厲老太太的手,安撫道:“奶奶,冇事的,不要擔心,我心裡有數。我今天隻接見一個人,那就是白家太太,她會來找我。”

葉燃從另一間客房走出來,穿著一身灰色休閒裝,他站在門口,自然知道雲七七的近期安排:“老大,我先下去?”

“好,你去吧。”她差點忘了,她還不能離厲雲霈兩米遠。

“奶奶也跟小葉子一起去。”厲老太太性子執拗,立馬帶著管家蘇德出臥室,背影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