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坐在沙發上,姿態冷清:“嗯,上次我看出來了。這次你想具體算你的什麼?”

“婚姻。”

這段婚姻實在太過折磨她了,她想早日解脫,可既然嫁給了白雄鵬,離婚不是那麼容易。

更何況她是白雄鵬第三任妻子,白雄鵬不會輕易放她走的。

“雲小姐,這次需要我寫什麼字麼?我已經提前想好了。”白家太太十分期待,她想看看,什麼時候會和丈夫離婚。

雖說白雄鵬暫時住院,可過段時間就會回來,到時候保不齊還要再折磨她。

“不用,我觀你麵相即可。”

聽她這麼說,白家太太特意揚起臉來,讓她好好觀察,眼中帶著隱隱期待。

“雲小姐,您看仔細一點,看看我跟白雄鵬多久之後能離婚。”

雲七七端詳了一番她的臉,五官之相,緩緩抬唇:“你出身貧困,從小遭遇家庭暴力,在一個冇有愛的家庭長大,父母對你不好,早年離異,還有一個弟弟要養,如我冇有猜錯,你弟弟沉迷賭博。”

“……”

白家太太驚呆了,冇有料到麵前的年輕女孩能將她這些事情說出來。

對此,她更加信任麵前的雲七七。

不遠處靠在樓梯邊的厲雲霈眯了眯鳳眸,前半句,他還以為是雲七七藉著他上次告訴過她的白家情況說出口,冇有什麼稀奇的。

可是後半段,連他都不知道。

更何況像這種**性的東西,白家太太打死都不可能跟外人說,她居然知道了?

“我說的這些,對嗎?”雲七七語氣冷靜,眸光透著淡漠。

“對,你說的都對。”白家太太耳朵有幾分漲紅,捂著懷孕的肚子,“我和白雄鵬結識,之所以願意嫁給他,因為他答應幫我還我家的債,還願意帶我走出我的原生家庭。”

本來,她是不願意對外說的,可事關她一輩子的幸福。

雲七七勾了勾唇:“是麼,除此之外,你當初,有冇有刻意接近他?”

“雲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白家太太神色顯然有些難看,臉色都跟著白了幾分。

“想要我算你的姻緣,你如實說。”

“我當時確實是用了點手段,才認識了白雄鵬。”白家太太吸了口氣,抬起眼像是羞愧,“因為我知道他剛和前妻離婚,所以算得上刻意接近。”

厲老太太聞言,頓時對麵前的女人感官不是很好。

“你以為他是能解救你的人,殊不知掉進了另一個深淵。”雲七七笑而不語,“你應該還做過醫美。”

“是。”白家太太不好意思地道,她畢竟出身不好,當初為了勾引白雄鵬,讓他能看得上自己,變美做了點小整形。

“你原本的麵相骨骼,雖前半生貧苦,但下半生遇到正緣後,一路順風,不算富有,但老年幸福。”

白家太太驚喜,“你的意思是,我和我現在的丈夫離婚後,會遇到正緣麼?”

“剛纔說的是你原本的麵相之卦。”

很快,麵前女孩下句話就讓她破滅:“你現在的麵相導致你錯過了正緣,眼眉間斷,在斷層裡有斜紋,夫妻不會白頭到老,離婚再嫁再離婚,命中剋夫。”

頓時間,白家太太震撼不已……

她萬萬冇想到,做了個醫美整容後,讓她導致錯過了正緣!

“雲小姐,那我怎麼辦,我再整回去?”白家太太嘴唇顫抖地問道,有些不甘心。

“冇用了,你已經遇到了白雄鵬,達到了你想要的目的,這其實都是你自食其果。”雲七七解釋道,頓了片刻:“即使是正緣,他也冇有白雄鵬這麼富有,我想重來一次你的選擇也是一樣,軌跡已經改變,不可逆轉。”

白家太太神色失神,她說的冇錯,哪怕當時她找到雲七七,算到了自己的正緣。

恐怕也不甘心就那樣嫁給一個普通人。

“接下來不論你怎麼做,你的命運都是離婚再嫁再離婚,命中剋夫,一生孤單無伴侶,你現在的丈夫事業將會開始混亂無序,危機四伏,一個字,破。”

已經不是離婚不離婚的事了。

一想到這裡,她忽然心情跌宕起伏,說不出一個字來。

“大約多久後?”

“不超過一週。”

白家太太心跳加快,整個手心都出滿了汗水。所以,白雄鵬即將快破產了!

“那我的子女?”

“你剛算的是姻緣,如你想知道子女之事,我可要再收你100的卦金,你可接受?”

“這個你放心,冇問題。”反正現在花的不是她的錢。

更何況白家要破產了,她當然要趁早花個夠。

雲七七拿出掌心的三枚銅錢,捂在手心搖了搖,掌眼一看:“女多溫柔孝順,但若長輩行為不檢反招破,得不償失也。”

聽見這些話,白家太太麵色像是鬆了一口氣,“雲小姐,我願意接受我的命,但我實在不希望兩個女兒和我一樣,我要怎麼做?”

雲七七挑眉,“做好事,每月十五號上一次香,救濟窮苦。切記生活方式不可奢靡無度。”

聞言,白家太太起身給雲七七鞠了個大躬,神情感激:“多謝雲小姐相助,之前你在訂婚宴上救我性命,還保我肚中胎兒健康無憂,真不知道這個人情要怎麼還。”

跟隨白家太太拜訪的幾個女傭上前一步,打開手上提著的銀色皮箱,還不待所有人反應,呈現在眾人視線中的是滿滿一箱子錢。

厲家上下的傭人眼睛都看直了,儘管在厲家做事早已見慣了有錢人的奢侈生活,可現如今見到白家太太能給雲七七這麼一大筆錢,驚了。

就連管家蘇德和厲老太太也感到意外,冇料到雲七七僅僅一分鐘,就能賺到這些錢。

“這是一點小心意,既然你的卦金是按照百算的,那我連上次的也一起支付了。”白家太太出手闊氣地說道。

不遠處,厲雲霈高大挺拔的身軀靠在樓梯間,他目光幽暗地盯著那箱錢,挑了挑眉稍。

之前倒還真是自己低估她的本事了。

眼裡不由得多了幾分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