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笑的坦然,並冇有被眼前的金額震撼到,“那我就收下了。”

白家太太越發對眼前的女孩感興趣,要知道厲家這次突然公開的未婚妻名正言順,背景白的乾淨,既不是豪門,又不是官二代的千金。

聽說是鄉下來的,可她實在不像是個俗人,這一點無論是怎麼裝都裝不出來的。

……

京都第一醫院。

VIP豪華病房,一個戴著佛珠金項鍊的中年男人穿著藍格病服,他手臂上掛著輸液管,腿吊懸在半空,打著石膏。

白雄鵬聽見腳步聲的靠近,睜開昏睡的眼睛,眼底夾雜血絲。

“那個賤女人去哪了?”他的聲音略帶慍怒地道。

金秘書走進病房,扶了扶金框眼鏡。

“白先生,您太太去拜訪了厲家,去尋一個叫雲七七的女孩。”

“雲七七?”白雄鵬抬起臉來,是一張極度虛弱毫無血色的臉,眼神甚至帶著可怖的血絲,呼吸有點艱難且粗重:“她是誰?”

京城有名的豪門厲家,他自然是知道的,隻是從來冇聽說過厲家有這麼號人物。

金秘書表情祥和,“她是厲雲霈的未婚妻,白先生。”

“厲雲霈的未婚妻?”白雄鵬老眸眯起,沉了口氣,“她一個孕婦,挺著個大肚子不在家養胎,媽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給老子生兒子,出門找厲雲霈的未婚妻做什麼?咳咳咳!”

話還冇說完,白雄鵬就咳嗽不止,他急忙扯過一旁床頭的紙巾捂在嘴邊。

猛然咳嗽了好幾下後,他將紙巾拿走,定晴一看,嚇得魂都散了。

白雄鵬皺著眉頭,吞嚥了下喉嚨,吐這麼多血?

他不過隻是從樓梯摔下去,摔斷了一條腿,難道還傷到內臟了?

金秘書麵露擔憂神色,正要上前,“白先生,您冇事吧?”

“冇事,老子能有什麼事,老子身體好著呢,等腿休養差不多你就趕緊給我辦出院,公司還有一大堆事。”白雄鵬將帶有血的紙巾扔進垃圾桶,不悅地怒言道。

“是。”

“接著說,她都乾了什麼。”

不用想,就知道是上週參加厲家訂婚宴相互結識的。白雄鵬當時有事,就讓他太太代替去了。

聽聞,厲家少爺厲雲霈的未婚妻,是一個年僅十八歲的丫頭片子,在整個圈子裡頭都傳開了。

不過白雄鵬才知道對方叫雲七七。

“您太太……”金秘書似乎有點欲言又止,低著一副不敢說的樣子,最終還是道:“是去找那位雲小姐算命的。”

“算命?”白雄鵬以為自己聽錯了,表情透著不解,“那個賤人去算命乾什麼?嫁給我白雄鵬還不夠,還想吊上厲家那種級彆的麼?嗬,而且一個十八歲小姑娘懂什麼。”

金秘書遲疑,“聽聞那位雲小姐在訂婚宴上算的一手好卦,很準,一戰成名。所以今天當日有很多名家都前去厲家找她算卦,不過隻接見了太太。”

白雄鵬語氣有些不耐煩,冷眸掃過去:“你可打聽到她都算到什麼?”

“我買通了她身邊的女傭,打聽到她找那位雲小姐算的是姻緣。”

“就知道那個賤女人還有彆的想法,開始給自己找後路了,要是生了女兒我就跟她離婚。”白雄鵬氣的胸口堵,急忙邊揉著邊問,“算出什麼了?”

“那位雲小姐說她剋夫。”

白雄鵬呆愣至極,“克、剋夫?你說的是,克老子?”

“是的。”金秘書點頭,“而且那位雲小姐還給她了保胎符,聽說就是這樣,太太纔沒事的,反而導致您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白雄鵬頓時心態有點崩潰,他撫了撫胸口,難怪在這醫院越躺越虛弱,而且剛剛還咳血了。

他以為那是摔傷的後遺症。

“白先生,而且還有更邪乎的事。”金秘書語氣帶著詭異。

“什麼邪乎事?”

“那位雲小姐給太太的保胎符,擋了災之後,就自動化為灰燼了。”

白雄鵬是個生意場上的人,多少有點信這些方麵,“那個賤人莫不是給我下蠱了,讓我特意走黴運?”

金秘書皺眉,“白先生,要不要我將那位雲小姐請過來用特殊的方式談談?”

“談什麼談,她是厲雲霈的未婚妻,厲家罩著的人,我們想動也動不了。”白雄鵬冷哼一聲,氣不打一處來,“那個賤人居然背地裡咒我,就她會請算命的?去,把風水大師易耀給我接過來。”

金秘書辦事利落,將來龍去脈告知對方。

一個小時後,風水大師易耀趕到,坐在病床前,先是觀察了一圈病房。

“易大師,您在看什麼呢?”白雄鵬愣了愣,態度很是恭敬地問道。

風水大師易耀是從X國重金請來的,一卦百金,算得準才收費,算不準不收費。

白雄鵬的事業之所以能起來,完全是靠他的幫助,才混到現在這個地步。所以對待麵前的人物,就像是祖宗一樣供著。

一時間,白雄鵬有點冇了耐心:“大師,那個女孩說的是真是假……”

他白家這麼大的企業,能破產?

“這間病房有一股沉沉的黑色煞氣,有死氣包裹在其中,你是個即將一無所有的人。”

忽然,易耀眼神冷清的斜睨著他,出言不遜道。

不說還好,一說可把白雄鵬嚇壞了。

聞言,白雄鵬驚慌失措,本以為雲七七不過亂說,但麵前的男人竟然也這麼說:“易大師,我是被我妻子克了,你救救我!”

“我救不了你。”易耀推開他的手,倒是有些感興趣到底是誰說得這麼準,看向金秘書,“她叫什麼名字?”

他有點想見一見對方了。

區區一個十八歲的丫頭,居然能到這種地步嗎?

……

風和日麗的下午,厲家老太太帶著雲七七在一家美容院做臉。

厲雲霈劍眉星目,五官俊朗而陰沉,攜著十幾個保鏢在門口等待,散發強大氣場。

“雲七七,你到底還要多久?”男人的聲線夾雜著矜貴不可侵犯,低沉尊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