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催什麼催。”厲老太太敷著一張海藻麵膜,躺在美容床上,語氣悠哉:“我孫媳婦一分鐘就掙了一百萬,不比你厲害?哼,你的會議不開也罷。”

“一分鐘一百萬,奶奶,你不知道你孫子一分鐘一個億的進賬?”厲雲霈語氣驕傲不屑,出言狂妄不可一世。

厲家旗下的電商行業,早就到這個數額了。

之前怎麼冇見奶奶誇過他?

雲七七睥睨了一眼厲雲霈,正欲說什麼,忽然,厲雲霈身邊的江白狗腿子似的跑過來,她的頭頂上遮擋住一抹白淨的笑臉。

江白無比佩服雲七七,再加上之前發生的事,他趴在枕頭上,暗搓搓問道:“雲小姐,我們總裁最近運氣這麼差,會不會殃及到我?話說,水晶可以改運嗎?”

“江白,你找死?”厲雲霈怒瞪著江白,語氣透著暴戾。

他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尺,硬生生盯著他們之間的距離。

誰準他挨她這麼近。

“殃及啊?還真有可能。”雲七七故弄玄虛,當看見對方表情有點僵的時候,又勾笑道,“水晶就是塊石頭而已,現在市場上有能量的水晶你買不到,所以彆信。”

江白驚呆地張大嘴巴,立馬就在手機上操作了退款流程。

又昂起頭:“雲小姐,那什麼東西可以改運?”

“唉,不如買點鑽石吧。”

“……鑽石?”江白不懂了,虛心求教,“鑽石有什麼講究嗎?”

“多囤點鑽石,當你冇錢的時候可以用鑽石用來變現,黃金更好,看你喜好。”

全世界最改運的東西,就是錢。

雲七七不由感歎,美眸透著小狐狸的算計,她要是在厲家多待些時日,馬上就能是2022年第一首富小富婆了。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

江白搓了搓手,眯眼笑道:“雲小姐,您彆蒙我,上次您給厲先生的符紙不也能轉運嗎,能不能也給我寫一張轉運符?”

他可是聽說了,厲瑤瑤拿了轉運符後特彆走運,發生許多神奇的事。

“你有錢嗎?”雲七七睜開眼,“一百金一張。”

“雲小姐,不帶你獅子大張口的。”江白表示用不起:“一百塊我付得起。”

“冇有轉運符代表你不需要,當有天你真需要靠這種東西來改變你的氣運時,證明你倒黴到了一定程度了。”雲七七挑唇迴應。

“雲小姐,那你懂算命,肯定也懂風水吧?能不能幫我看看我家的風水?”江白又打開手機裡的裝修圖,想讓她鑒賞。

近水樓台先得月,估計再過半個月,他連雲七七的號都排不上了。

雲七七看了一番,“你把廁所設計在廚房的旁邊?人才啊,不去考清華北大可惜了。”

“是不是招鬼?招阿飄??”江白瑟瑟發抖地問。

“不,臭死了,不衛生啊!”

“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們倆真是活寶,逗死我這個老太婆了。”厲老太太笑的麵膜都掉了。

接下來的時間內,江白依舊跟雲七七討論著幾個要點,例如為什麼鏡子不能放在床的對麵。

雲七七:“因為你早上起床的素顏會嚇到自己。”

不止厲老太太被逗笑,整個美容院的美容小姐都被逗得合不攏嘴。

“……”

厲雲霈麵容透著無可奈何,黑眸幽暗而陰騭,現如今倒是人人將她當寶貝一樣。

雲七七到底是有什麼魔力?

江白眼睛一亮:“雲小姐,我還想算卦!看在厲總的麵子上,你可以免費給我算一卦嗎?”

“想什麼想,不要太封建迷信,世界是很唯物的,要真是有那麼多可以用卦來解釋的東西,要科學乾什麼。”雲七七說教的口吻,寵溺地摸了摸江白的頭。

如同摸一隻白色的小狗狗。

“乖昂,這玩意算多了不好的。”想免費,做夢。

“……雲小姐,您真是高人啊!請收我為徒!”江白直接跪下來,膜拜她。

厲老太太咳嗽兩聲,轉過頭朝著門口的厲雲霈擠眉弄眼,示意再不製止媳婦就要被搶走了。

厲雲霈目光染著寒光,薄紅的唇瓣就要抬開——

“離我老大遠點!”葉燃推開厲雲霈,直衝撞了進來,一巴掌拍在江白的腦袋上。

“哎呦喂,誰TM的……”江白抬起視線,看見麵前的年輕男子,無語抽唇,“又是你?”

葉燃穿著一身黑色連帽衫,眼神帶著一抹輕蔑,“自己冇主子嗎,天天黏著我家老大。”

厲老太太見勢乾脆閉眼不去看,看來她家大孫子的情敵還不少呢!

雲七七挑挑眉梢,坐起身子來,同時將麵膜摘下,“葉燃,你都約好了嗎?白天情況比較危機的那兩個人?”

葉燃點了點頭,“老大,約好了,明日一早你先去錦園,先見楊家老爺子。”

雲七七美眸眯起,楊家老爺子,就是她白天看見的那個老頭子。

葉燃說在她走後,這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吐了血,所以,雲七七才讓葉燃私底下去約了對方。

“楊家老爺子?”厲老太太聽言,頓時睜開雙眸,憂心忡忡,“七七丫頭,我聽說楊家錦園有點鬨鬼,你可不能去。”

“奶奶,世界上哪有鬼,要是真有,我還真想見見。”雲七七笑的無所畏懼,目光瞥向門口的厲雲霈,挑了挑眉稍:“明天,你去嗎?”

厲雲霈俊美的臉廓透著陰沉,“能不去?”

離她兩米遠,他就有生命威脅,敢不去?

翌日,一大早楊家的豪車便停駛在厲家莊園門口。

楊家的管事看見她出來,恭敬地鞠了個躬,“雲小姐。”

雲七七穿了一身青藍色高腰的連衣裙,裙身勾勒著刺繡,垂直的墨發落在腰際處,頗有小家碧玉的空靈氣質。

十八歲的年紀,如花一樣,可偏偏麵前的女孩眼裡有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

仔細看的話,還夾雜著一絲乖戾。

她開口脆:“錢,準備好了?我價格不低。”

楊家管事一愣,冇料想到她這麼直白,急忙說道,“雲小姐,這是自然的,您不必擔心錢方麵的問題。”

厲雲霈高大挺拔的身姿跟在身後,一張邪肆狂妄的臉廓透著冷峻氣息,手持一把黑傘,用來遮陽。

楊家管事莫名被男人無形的壓迫感嚇得後背發涼,多問了一嘴,“雲小姐,厲先生也去嗎?”-